|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560章 度化郭媛
  夜摇光索性就将她和陌钦所有的交集都一一道出。

  苍珺玥听得很仔细,夜摇光发现每一次她一听到陌钦,苍珺玥的目光就会格外的明亮,璀璨的仿若高悬夜空的星子。

  说完之后,夜摇光摊摊手:“就这些啦。”

  “夜姑娘,多谢你。”苍珺玥目露感激之色,而后她站起身,“耽搁你这么久,实在不好意思,我便不打扰夜姑娘了。”

  夜摇光一愣,这就啥都不问了,心里这样想着夜摇光也直接问了出来:“苍姑娘确然不再问一问别的?”

  “问什么?”苍珺玥笑了,“问夜姑娘与钦哥之间的关系?”

  夜摇光理所当然的点头,这不就是苍珺玥的目的么?

  “夜姑娘说的这般坦然,我若还需问出口,岂不是太傻?”苍珺玥笑道,“夜姑娘,谢谢你,我想知道的已经知晓。”

  好聪明的姑娘,好坦荡的姑娘。

  夜摇光自然没有什么好再说,于是就和苍珺玥两人站起身,离开小亭子的路上,两人还说了一些话,彼此还能聊得来,直到分开。

  夜摇光回到院子里的时候,陌钦和温亭湛正在院子里说话,见到夜摇光走回来,陌钦才站起身:“今日过来是与你道别,我和二叔打算今日便启程。”

  “陌大哥为何这般赶时间?”夜摇光担心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发生。

  “从你那里得了几味药材,我早些带回去,储存妥当。”陌钦说着顿了顿,“这次回去,我恐怕要闭关一段时日,你在外面要多加小心。”

  “知道了陌大哥,我现在靠山多着呢,你就不用为我担心。”夜摇光笑道,

  却没有看到因为她这一句话,陌钦的眼底划过一道黯然:“嗯,不过若是有事,依然可以让小乖乖传信于我。”

  “好,一定会。”夜摇光保证道,“陌大哥也要照顾好自己。”

  不知道是不是受暗道所伤的缘故,夜摇光觉得自从暗道里面出来,陌钦就变得格外的沉默,并且总有一种他在强自硬撑的错觉。

  “我会的。”笑着看了看夜摇光,又看了看温亭湛,“我先走了。”

  “好。”

  目送着陌钦走远并且消失,夜摇光突然惆怅了起来。

  “怎么叹气了?”温亭湛笑问,“等到明年修课,我们可以去寻陌大哥,我已经知晓陌大哥家住何处。”

  “明年哪里有假?”夜摇光瞅了温亭湛一眼,明年是最累的一年只有年假,大过年的谁到处跑啊?秋收的时候就放那么十天半个月,想跑也跑不远,后年又有文赛,大后年温亭湛就该下场。

  “只要想,总会有。”温亭湛道。

  “湛哥儿,虽说你可以自学成才,但也不必把上学的时间用来迁就我,带我出去游玩。”其实温亭湛骨子里是个并不太喜欢到处跑的人,相比较起来,他更喜欢呆在藏书楼,夜摇光都知道。

  “摇摇,趁我现在还是自由之身,我想陪你去你所有想去的地方。”温亭湛拉着夜摇光的手,往房间走。

  等到他为官之后,就再也没有这个时间,虽说他可以谋划自己调配的地方,但在其位谋其政,就不能这样随心所欲的陪着她。反倒是要她日后不辞辛劳的陪着他,他好怕她会厌倦那样的生活。

  在他的眼里,她就像一只翱翔在天际的鸟儿,广阔无垠的天空才是她的向往,想去何处就飞往何处,不问归期,只言欢乐。

  日后会有几十年的岁月,她会被他所束缚,希望到时候她能够念及他今日的好,不会对他生出怨怼之心。

  “那有什么,日后你不一样要四处外放,到时候我也当做是到处游乐啊,只不过你就可怜了,只能天天坐在官衙里,不过我每日都会把我发现的好玩的地方告诉你,要不我也给你画漫画?”夜摇光的目光放远,她在想日后的岁月。

  “摇摇这就在想着抛下我,独自享受。”温亭湛做出一副受伤的表情,

  “湛哥儿,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不?”夜摇光笑的贼兮兮。

  “像什么?”直觉告诉温亭湛,夜摇光嘴里蹦不出什么好话。

  “像深闺怨男。”夜摇光说着就跑远。

  温亭湛提步就去追:“夫人,闺怨都是夫妻一方冷落一方而来,你难道不应该为此而自省?”

  “我省,我省,你快长大,我一定天天临幸你。”夜摇光从墙角探查脑袋,调笑着温亭湛,“我昨日可是看到了,你还太小……”

  说着,目光就往温亭湛两腿之间瞟过去。

  论无耻没有下限,温亭湛绝对不是夜摇光的对手。

  看着温亭湛有黑化的趋势,夜摇光感觉脚底抹油跑了。

  好在后来温亭湛又被新传来的事情给缠住,才没有找夜摇光算账。

  到了天黑用完膳之后,夜摇光又要办正事儿,她在观星台设了法坛,然后将郭媛放出来:“媛姐儿,余长安秋闱成绩极佳,不出意外他定然能够金榜题名,我只能送你到这里。”

  “灼华,能够遇见你,是我一生之幸。”郭媛笑道,“我本不该有所求,但还是请你日后若能够看顾,便看顾一下他。”

  他,指的是余长安。

  “好,我尽量。”夜摇光颔首,“你可还有什么要交代,可有话要留给余长安?”

  “缘来缘去缘自散,花开花落有定时,既然缘分已断,便从此尘归尘,土归土,两相安。”郭媛摇了摇头。

  夜摇光便不再多说什么,她施法开始超度郭媛,将郭媛送入她该去的地方,看着郭媛的身影在观星台化作一缕缕星光消散,最后一颗飘然落入夜摇光的腰间,她收了手,站在观星台,目光深远。

  这个给她留了不少记忆的地方,也不知她可还有缘分再来。

  “我明日也要走了。”一直站在一旁的戈无音收了聚魂鼎开口。

  “你要去何处?”夜摇光不由问道。

  “自然是回家啊。”戈无音笑道,“我又不是无家可归之人。”

  “无音……”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与你保证,我再不会冲动行事。”戈无音连忙竖起手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