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559章 一时失言
  “行一行能够爱一行,才能掌握其精髓,那我就要麻烦苍宗主一次。”夜摇光转而问道,“不知道锽铁用来锻造什么兵器较好?”

  夜摇光知道锽铁锻造兵器是好东西,却并不擅长这一行业,所以想要听一听专业的意见。

  “夜姑娘有锽铁?”苍廉矗和苍珺玥不由相视一笑。苍廉矗便问道,“夜姑娘的锽铁有多大。”

  “大概这么大,有五个。”夜摇光比划了一下。

  苍廉矗顿时一惊,苍珺玥噗嗤一声笑出来:“夜姑娘,你可算找对人了,若是你口中那般大一块锽铁,这世间能够将之熔炼之人恐怕不出三个,而我父亲恰好是其中一个。”

  “是么?”夜摇光眼睛亮了亮。

  “珺玥说的没错。”戈无音点了头。

  “真是太好了,苍宗主您说我该炼制什么武器?”夜摇光急忙问。

  “夜姑娘似乎不炼丹。”苍廉矗想了想,“这锽铁可塑性极强,是所有炼器师最喜欢的材料,因为一旦熔炼出来,要韧则韧,要锋则锋,刚柔全在炼器师手中,夜姑娘有这般多的锽铁实属难见,若是炼制一个精巧的丹炉当真是绝妙。”

  “丹炉?”夜摇光用不着,但是陌钦用的着啊,“丹炉需要多少锽铁。”

  “爹,你和夜姑娘坐下说话,女儿去沏一壶茶。”不等苍廉矗说话,苍珺玥见他们似乎有长聊的打算,就连忙招呼着在旁边院子里的石凳坐下,转身就走了。

  夜摇光不得不承认,苍珺玥真的是一个细心周到的女子,这种女子娶了就是一生的福,可惜陌大哥对人家无心,也不知道陌大哥喜欢什么样的女子,连戈无音和苍珺玥都入不了他的眼。

  “若是按照夜姑娘比划的大小,两块锽铁足够。”丹炉不需要太大,也不可能全用锽铁,只不过是主料,而后苍廉矗比划了一个普通火炉大小,“可以炼出这般大小的丹炉,乃是炼丹之人最向往的大小。”

  “好的,苍宗主你就帮我炼制一个炼丹炉,不用给我送来,炼制好之后直接命人送到九陌宗就好。”夜摇光点了点头。

  而后耳边就响起了茶杯被撞的清脆声,几人抬头望去,就见苍珺玥端着托盘,托盘上面有一个杯子倒了,水流了一托盘,对上众人的目光,苍珺玥笑的很自然,“一时晃神,没有看着脚下的门槛,绊了一下,失礼了,我再去沏一壶。”

  夜摇光有点想要拍自己一巴掌,因为她心怀坦荡,所以才会这么直接的说出来,却忘了苍珺玥对陌钦有着不一样的情愫,这会儿指不定是以为她也对陌钦有心。

  苍廉矗倒是没有多想,而是点头,继而又问:“夜姑娘除此以外可还有想要打造之物?”

  “有有有,可以炼制丹炉,也可以炼制香炉吧?”夜摇光可没有忘记温亭湛,“还有我想用神丝做扇面,然后用锽铁做扇骨,打造一把扇子,最后再炼制一柄柔韧无比的软剑。”

  说完之后,夜摇光才讪然,她的要求是不是太多,材料会不会不够。

  苍廉矗并不是一个粗心之人,他不理会自己女儿的事情,不是没有明白,而是他是个明白之人,与其让女儿一直执着,不如早些知难而退,因为陌钦对自己女儿根本没有情意。

  所以他一下子就看出夜摇光的尴尬,于是笑着说道:“夜姑娘,不打紧,你的锽铁紧够,可还有其他需求?”

  “没有了。”夜摇光也不好意思再开口。

  苍廉矗点了点头,而后沉思了片刻才道:“不瞒夜姑娘,老夫需要炼制一物,正好需要锽铁,夜姑娘的锽铁就算锻造了这四样也还有剩余,夜姑娘就将所有锽铁给老夫,剩余的老夫就拿去用,当做是给老夫的酬劳。若还有剩余,老夫再琢磨着能够炼制些什么,就随心给夜姑娘炼制。”

  “苍宗主,您不必如此客气,我们按照规矩来……”夜摇光觉得苍廉矗这个恩情大发了。

  “哈哈哈哈,这世间哪有什么规矩,老夫又不是做买卖,锽铁如今极难寻到,老夫并不吃亏,再则炼器也是老夫一大闲余乐趣,故而老夫不吃亏,夜姑娘无需如此。”苍廉矗解释道。

  “既然苍师叔都如此说了,你就别扭扭捏捏。”戈无音直接劝夜摇光。

  夜摇光想了想便对苍廉矗行了一个礼:“那就厚颜多谢苍宗主。”

  “夜姑娘无须客气,老夫今日便要启程,夜姑娘的锽铁在何处?是否需要老夫派人亲自去取。”苍廉矗纯属是为夜摇光着想。

  夜摇光感激道:“就在缘生观,我这就回去让人送来。”

  和苍廉矗说好之后,夜摇光就带着戈无音急冲冲的跑回去,虽然锽铁对于凡人而言非常的重,但是对于他们而言并没有什么分量,夜摇光不放心放在青海,害怕暴露给留守的人招来杀身之祸,就一路带着,一直让乾阳做苦力。

  回到院子,就把乾阳给叫回来,戈戊这个时候恰好来寻戈无音,夜摇光就带着乾阳两人将锽铁给送到苍廉矗的院子里,再一次道谢之后,就和乾阳打算离开,刚刚走出院子,就见到等待已久的苍珺玥。

  “夜姑娘,我可否与你单独说说话。”苍珺玥要求道。

  夜摇光给乾阳使了一个眼色,就点了点头,跟着苍珺玥走了另外一个方向,沿着两旁青草的青石阶梯缓步而上。

  苍珺玥却傍晌不开口,夜摇光虽然知晓她是为了陌钦的事儿,但也不能主动说,这一说出去,不就是意味着她已经看穿了苍珺玥对陌钦的心思,这会让苍珺玥感觉到尴尬。

  两人转了一个弯,走入了一个花丛中的石亭内,苍珺玥站在石亭边缘好一会儿,才似乎鼓起了勇气,目光明亮的看着夜摇光:“夜姑娘,你和钦哥是如何相识,可否告知我?”

  “陌大哥啊,我们是在客栈……”夜摇光丝毫没有隐瞒,她和陌钦之间没有不可对人言之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