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549章 紫微斗数
  “咦,那塔上的光竟然在变色。”就在这个时候,戈无音突然惊奇的指着宝塔顶端讶然道。

  其实不用抬头,宝塔上的宝石之光折射出来的投影夜摇光已经看到,它原本是幽绿色,这会儿变成了赤红色。

  霍然抬起头,几乎是同一时间,所有人都想到了一点,纷纷将目光投向了宝塔。大家都没有说话,而是紧紧的盯着宝塔,很快赤红色光消失,再一次变成了深蓝色之光射出来,等到蓝色的光芒消失,又是紫色的光芒射出来,而后便又是绿色,开始重复循环。

  “女娲石!”这一刻,所有人都笃定,在宝塔之中的是女娲石。

  “难道有两块女娲石?”苏钵长老看着两座相连的宝塔,塔顶都在散发出同样的光芒。

  “有可能。”陌荻点头。

  这两块女娲石,根本就不是从新凝聚,而是上古遗留,否则不可能在塔内,上古遗留的女娲石,就算是用不着,像虚谷说的拿回去当摆设一般放在窝里,那也是一种无上的殊荣。

  众人心里都有些激动,但是看了看虚谷,也都没有开口说话。

  虚谷站在宝塔之下,这两座塔约莫只有两丈高,虽然不是模型,但也不是人可以进入塔内的屋子,夜摇光也搞不懂这个族人为何要建立两座宝塔出来,宝塔顶端还有粗硕的铁链子迁到石壁之上,做的非常惟妙惟肖的是,每一个链子都在壁画之中一个人物手上。

  就好似壁画之中的八个人,拉着这两座宝塔一般。

  虚谷面前,什么都没有,但是他却似乎被什么挡住,当他运气之后,众人才看到虚空之中似乎有一层柔韧的屏障,虚谷的力道打出去,就出现了一个形状,但是却没有打破。

  虚谷试了五六次,都没有打破,苏钵、陌荻还有戈戊三人也飞进围栏宝塔之中,四个人一个人一个方向,四人对视了一眼,同时运气,同时从四个方向打入那一层屏障。

  那一层屏障不知道是怎么形成,没有一丁点响动,这四个人合力足可将一座山脉给夷为平地,愣是撼动不了那一层屏障半分。

  温亭湛见此,他回过头好生看着壁画,目光顺着一根根铁链看过来。

  “湛哥儿,你在看什么?”夜摇光凑到温亭湛的身边。

  “摇摇,你把罗盘取出来给我看看。”温亭湛对夜摇光道。

  夜摇光没有犹豫将罗盘取出,放在温亭湛的掌心:“你要这个做什么?”

  “摇摇,你飞到高处去看,那两塔的铁链分割出来的图形像不像八卦图。”温亭湛对夜摇光莞尔。

  夜摇光看了看铁链子,然后当真一个纵身而起,站在了最高处,看下来,由于整个宫殿是圆形,八根铁链,恰好分割出来了八部份,与八卦图一般无二。

  她飘然落在了温亭湛的身边,脑子里似乎有了什么,但是一时间又没有想明白,总有似乎隔着一层迷雾,不由拳头抵唇深思了起来。

  “紫微垣局的中心乃是紫微宫。”温亭湛不要呢喃了一句。

  夜摇光的目光突然一动,因为三十九局根本没有按照正常的紫微垣局来排列,比如夜摇光他们从洞府进入的地宫,第一重就是女史,女史的位置实际上很靠近中心,所以夜摇光并没有按照这个规律来想。

  这会儿,夜摇光听到了温亭湛无意识的一句话,立刻对虚谷喊道:“老头子,不要强攻。”

  其实虚谷等人也已经打算收手,再这样下去只是浪费功力。恰好听到夜摇光高喊,就一个纵身飞跃了回来:“丫头,你发现了什么?”

  “紫微斗数。”夜摇光说着,又拉着虚谷看着壁画上的图,“老头子,塔前的气根本没有任何攻击性,只能说明它是一种纯粹的保护作用,你们看这幅壁画,在这个少女消失的地方,这座山像不像一座塔,还有这一幅画,这个少女又横空出世救下了她的族人,她飞来的地方像不像一座塔,如果我没有猜错,这两座塔内保护的就是这个族的神女,也就是这个少女,所以要打开这一层保护屏障,必须排出这个女子的星命盘。”

  “星命盘?”几人想了想,都觉得夜摇光可能说的没错,但是问题来了,最擅长星象的苏钵长老为难道,“夜姑娘,这星命盘必然需要知晓本人的生辰八字,否则如何排盘?”

  “她生于申年。”温亭湛突然道。

  众人一惊,纷纷看向温亭湛。

  温亭湛指着一幅壁画:“她出生之时,旁边有一只侯,后来他们迁徙之后,后世子孙才会用猴像辟邪,还有宝塔的顶盖,都足以证明她生于申年。”

  宝塔顶盖蹲着一只猴子。

  夜摇光想了想,也觉得**不离十,其他也赞同。

  “再找找,看看能不能找出更多一点的线索。”虚谷连忙发动大家。

  但是众人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出一样有价值的线索,唯有温亭湛又在一幅壁画的面前停促良久,夜摇光第七次路过他身旁的时候,终于忍不住问道:“湛哥儿,这幅画有何奇妙之处?”

  这幅画,上面一句话,距今两千年整,但是他们不知道这幅画画的是什么时候。

  “摇摇,你看这里的壁画,讲诉的都是这个部落关于这个女子的一切,可唯独这一幅画空空如也,没有一个人,全然是景物。”温亭湛指着壁画说道。

  “可这幅画只有一轮月亮,一条小河,明月照渠沟么?”夜摇光不由哭笑不得。

  温亭湛的手指移到与之相连的壁画,他指着落款,距今两千年整处两副画相连的地方:“摇摇,是同一条河流。”

  夜摇光看了看,点点头虽然衔接处不太协调,但可以看出画的是同一个地方。温亭湛又往旁边挪了挪,手在第二幅画的四分之一处虚空一划:“摇摇你仔细看,将这一幅画从此处断开,与前一幅画相连,又是如何一幅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