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541章 湛哥破阵
  “你要去破阵?”虚谷看着两人的互动,顿时就明白了温亭湛的想法,他沉声问道。

  “不,我并非去破阵,而是去寻机关。”温亭湛相信这个地方也是有机关,只不过应该不像以往在他们这一方,而是在石台的另一方,“我并非修炼之人,我身体之内没有灵与气,这个散灵阵于我而言并没有妨害,我只需小心谨慎的绕过去便是。”

  温亭湛的话让众人一阵沉默,大多数心中都是怀着一些期待,他们也不想被困死在这里,这个石台应该是被散开的灵气所催动,若是温亭湛体内没有灵气散开,就催动不了这个石台,也就是有可能绕过这个阵法,若是后面真的有机关,能够让石台不受灵气催动,那就是他们唯一的生机。

  但他们也都还不确定这个石台到底是不是被入阵人散去的灵气所催动,若是只要有人进入,石台就会自行触发,那么温亭湛就必死无疑。所以,没有人开口让温亭湛去,这是他们对温亭湛生命的尊重。

  “去吧,我信你。”所有人都沉默,打破沉默的却是夜摇光。

  如今之计,已经没有任何退路,这是唯一的办法。

  既然如此,她就从容面对,若是他有个万一,那么她也随他便是。

  温亭湛缓步走到夜摇光的面前,他蹲下身,低头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吻:“我尚未娶你为妻,岂敢将命舍去?”

  伸手将身上所有蕴含五行之气的东西取下来,全部递给了夜摇光,而后温亭湛就干净利落的站起身,再没有一丝儿女情长的模样。

  他站在十尺宽的水池前,回头深深凝望了夜摇光一眼,而后就缓步站上了水池之上,其实他这几日反复琢磨了很久,这个想法已经盘绕在他的脑海许久,若非夜摇光一直没有苏醒,他早就已经付诸行动。

  他要确认她的无事,才能够心无旁驽。

  所有人看着温亭湛一步越过十尺流动的水,站到了水池的另外一边,纷纷心都提到嗓子眼,这关乎到他们能不能走过去。而这一关,他们这些修炼者却完全没有一丁点能力辅助他,也是这一刻所有人都生出了一种想法,原来这世间很多事并非是实力强悍就能够做到。

  经此一行,今日进入地宫离开之后的人,心性都大有转变,这是后话。

  站在水池另一端的温亭湛并没有犹豫多久,他就缓缓的轻轻的迈出了脚,踏入了中心范围,他动作虽然缓慢,但却异常的坚定。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脚上,一颗心就高高的悬着,直到温亭湛的脚步落定,另一只脚也伸了下去,并且好端端的站在那里,石台没有任何异动,大家都激动得想要高声,却又不得不憋着,害怕惊扰着那个背影挺拔的少年。

  虽然没有任何如同虚谷三人闯入时,那种失重的无力感,石台也没有快速的流转,它喷溅的液体也没有飞散开来,但只有温亭湛自己心里清楚他的双腿仿佛被灌了铅,似乎有千斤重,每一步都非常的吃力。

  他虽然不是修炼者,可他的身体乃是龙涎液重塑,根骨甚至灵魂都蕴含着灵气,只不过这些在内,散灵阵只能影响,却不能拆开温亭湛的骨头和灵魂,饶是这一点影响也让才走了五六步的温亭湛就心脏越发的剧烈跳动,甚至隐隐有着分裂的丝丝疼痛。

  才走了一半的路,温亭湛已经感觉到头脑发晕,大脑不听使唤,脚下越发的没有力气,似乎陷在了泥沼内,怎么拔都拔不出来。

  大家都是修炼之人,如何看不出温亭湛的脸色已经发白,大汗淋漓,甚至在又迈出一步之后身子晃了晃,就要朝着石台那边倒去。所有人的心都在那一瞬间紧绷住,好在温亭湛及时的稳住了身体,大家才齐齐松了一口气,这一条路,温亭湛是带着所有人的心一道在走。

  因为温亭湛绕过了半个圆,夜摇光的视线被巨大的喷泉石台所遮挡,她立刻站起身,脚步却是一软,身侧不远的陌钦眼疾手快的扶住她,甚至比戈无音还快了一步。

  “谢谢陌大哥。”夜摇光说了一句话,就松开了陌钦,然后绕过半个石台,目光追逐着温亭湛的身影。

  甩了甩越发昏沉的头,温亭湛似有所感的回过头看向夜摇光,冲着她温柔一笑,漆黑明亮的眼眸依然流转着珍珠般内敛的光华。

  夜摇光顿时心一疼,她咬着唇,不敢发出声音,深吸一口气,她紧紧握着拳头,对他回以鼓励一笑。

  那笑容努力做到阳光般明媚,可他依然在她泛着水光的桃花双眸之中看到了满满的疼惜。顿时心一揪,他如何能够让她露出这样的眼神,他只想倾尽一切,给她幸福、安康、欢乐与喜悦。

  一时间,温亭湛浑身萦绕起无尽的力量,他沉到麻木没有知觉的双腿,再一次提起来,往前走了数歩,就在所有人都欣喜于温亭湛的突然爆发,却不知道他完全没有感觉不听使唤只是根据本能向前冲的双腿竟然绊在了池边的石槛上,整个身子就往约莫有十尺宽的池子里一头栽倒下去。

  就差一点点,池子里全然是银白色的黄泉水,这要是栽倒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湛哥儿——”夜摇光爆发出了一道尖锐的叫声,她迅速手一挥,神丝长绫飞射而出,顾不得会不会激发散灵阵,夜摇光运了一股气在长绫之上,将长绫脱手。

  上苍听到了她的祈求,神丝长绫在千钧一发之际将温亭湛的身体一拦,他双手按在了池沿之上,不过一缕长发垂了下去,浸入银白色水中的头发瞬间就被腐蚀的一干二净,骇得温亭湛不得不迅速抬起头。

  “湛哥儿快跑!”

  就在这时,夜摇光又是一阵高喊,原来石台果然是被人灵气所催动,夜摇光长绫因为蕴含的灵气不是很深厚反而飞了过去,这一点点的力依然散开了不少,就见石台已经开始扭转,顿时生出无数的小孔,其中一道直直的喷向温亭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