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534章 谋得封号
  “你是说那年……”

  夜摇光乍然想到了那一年陌钦请戈无音来给她疗伤,而后她给戈无音起了一卦,乃是棺椁之杀。

  当时她初来乍到,对这个时代的宗门都不了解,只当是门派之间的仇杀,如今接触得多了,才发现这个时代的修炼之人是真的一心问道,他们对于俗世之中的事情不喜欢参与,也不喜欢制造杀伐,更没有俗世江湖之中的动刀动枪,大多都是冷漠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戈无音又身在那样的门派,按理说是不可能有人吃饱了没事儿做去截杀戈无音,如今才知道那一场主谋竟然是这位……

  “嗯。”戈无音淡淡的颔首。

  “我有些想不明白。”夜摇光眉头一蹙,“她要针对也应该针对你娘……为何要处处针对你?”

  “不,她是针对所有和我母亲有关之人。”戈无音冷嘲,“鼠目寸光,她只当若是没有我母亲,她就可以和戈裔重成双成对,是我母亲横刀夺爱,才指使她有那样的结局,一切都是我母亲害的她。”

  夜摇光:……

  要么那女人心理有病,要么就是柿子挑软的捏。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去怨怪戈无音的母亲,就算不是戈无音的母亲,也会是其他女人。虽然他们都是人,但一个修炼者和一个无法修炼的平凡女子,哪里能够有什么好结果?若是戈裔重是平常的散修,或者戈裔重身份地位普通倒也无妨,可戈裔重那时候身负戈雾海的继承,为了整个戈雾海以及子嗣传承着想,戈无音的祖父不选择那女人也是情理当中。

  “无音,日后莫再冲动,她是故意在激怒你。”夜摇光叹了一口气道,“她在挑拨你们之间的关系,我不知如何来形容她给我的感觉,我素来不认为妖就是妖,可她给我的感觉真的有妖的冷血,你要当心。”

  “以后不会了。”戈无音目光空濛的说道。

  她还会被激怒,是因为她还在乎那个曾经喊了二十多年的父亲,即便是上一次险些丧命在他的手中,毕竟二十多年的骨血亲情,并非一朝一夕能够割断,可还未复原的伤口,又再一次被血淋淋的撕开,且狠狠的在同一个地方捅了一刀,这一次再也没有复原的可能。

  她戈无音,从此以后,便是一个没有父亲之人!

  夜摇光明白了戈无音的抉择,其实站在道义上没有人会去劝父女彼此视为陌路人,可如今的局势,夜摇光认为,若是戈无音不早些放下对戈裔重那一点渴望与眷恋,迟早会栽在这上面。

  一时间,夜摇光也不知道跟戈无音说些什么,她觉得应该给戈无音一些冷静的时间与空间,所以她悄无声息的离开屋子,转而去了温亭湛的房内。

  “你都不歇息一会儿?”推开房门,就见温亭湛伏案写写画画,夜摇光凑近一看,几乎全是围绕着紫微垣局,也就没有了兴致。

  “不累。”温亭湛冲她温和一笑,“你若是累了,便在我这里休息片刻,我守着你。”

  “你知道了?”若不是知道了什么,怎么会知道她好好的无缘无故却不在自己的房内歇息。

  “你与戈姑娘一道。”温亭湛停下笔,抬首看着她,“而我明明听到你二人一道回来,既然你此刻过来,又愁眉不展,想来是戈姑娘出了事儿,你是为她之事忧心,自然不好去打扰她,可对?”

  “对对对,你什么都是对的。”夜摇光连连点头,然后就朝着榻上躺,道观内的房间可不讲究,因着都是道士的缘故,一人一间屋子,连个屏风都没有,书桌与床榻隔着五六步的距离,躺在榻上夜摇光侧首看着温亭湛,“湛哥儿,明日就要去地宫。”

  “唔。”温亭湛一边下笔,一边点头。

  “心口莫名有些紧张。”双手交叠垫在脸下,夜摇光声音很轻。

  “你把地宫想得太可怕,可怕的不是地宫,是你的心。”温亭湛无奈一笑。

  睁着眼睛想了想,夜摇光点了点头,然后不说话翻身朝内,背对着温亭湛,她的鼻息间是温亭湛在枕头上留下的他独有的发丝清香,伸手拽着枕头,夜摇光唇角一弯,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等到夜摇光呼吸均匀了,温亭湛才看到她竟然连被子也没有搭上,虽则她身体键朗,冷热不惧,但到底是女儿家,仔细些总是没有错,于是轻手轻脚的上前为她盖好了被褥,才又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房间很静,只有窗外清风吹动廊下竹牌的声音,伴随着室内纸笔刷刷声。

  夜摇光这一觉睡到了黄昏,是被温亭湛推醒,不由不耐烦的推开温亭湛嘟囔:“你干嘛,我还没睡够。”

  “用膳了,你不饿?”温亭湛好脾气的说道。

  “饿。”夜摇光瞌睡立刻就醒了。

  温亭湛已经给她准备好了热水让她洗漱,然后亲自将被褥叠好,再将书桌上的东西整理妥当,夜摇光也就弄完了自己的事儿,两人一道去了他们院子里,所有人都已经落座,萧士睿等人围着戈无音叽叽喳喳。

  “师傅,你可来了。”乾阳一副快饿死的模样。

  夜摇光瞅了他一眼,然后坐在戈无音的旁边:“你们几个坏小子,可别打无音的主意。”

  “我们哪敢!”几个人连连罢手,虽说青春慕少艾,戈无音又是人间一绝色,可他们对戈无音当真只有仰望加崇拜,绝无半点不该有的心思。

  夜摇光冷哼一声,大家就一起吃斋饭,吃完之后,温亭湛接到了几分传信,就把萧士睿给拉到房间,两人嘀嘀咕咕说了一刻钟,萧士睿就春风得意的走了出来。

  “发生何事,士睿那般高兴?”夜摇光不由好奇。

  “今年年底,陛下要封士睿为王。”温亭湛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夜摇光。

  原来湖广布政使空出来,加上温亭湛暗中使坏,还真的引得永安王几位明争暗斗了许久,兴华帝一直按住自己的人选不公布,就看他们争成什么模样,却没有想到几位王爷真是不负温亭湛所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