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533章 夺命丝
  “贱人。”戈无音低声一喝,她一个纵身,朝着二人飞跃而去,同一时间一条细长的银白色鞭子凭空出现,有力的划破长空,朝着二人中间劈去。

  就在戈无音气势的那一瞬间,似乎已经料想到戈无音要爆发,会如何爆发,夜摇光看得清清楚楚,那女子身子一软,仿佛被什么绊了一跤,戈裔重连忙伸手去搀扶她,这个时候就正好看到戈无音飞来一鞭,狠厉没有任何余地的鞭子狠狠的朝着他甩下来。

  原本戈裔重现在修为就不如戈无音,否则也不会此刻才发现戈无音的存在,看到戈无音这一鞭时,本能的要将他身边的女子推开,岂料那女子竟然反身挡在了他的面前,狠狠的一鞭直直的抽在那女子的背上。

  那女子当即吐出了一口血,她的血竟然是纯绿色。

  夜摇光想,这女子应该就是戈裔重的真爱,那个小妖精。

  “箐箐,箐箐!”紧紧的抱着杨箐箐,戈裔重的面色大变,侧首看向戈无音的目光充血,仿佛不是自己亲生的女儿,而是杀父仇人,“孽障!”

  一声厉喝,戈裔重手腕一转,一条细长的银丝蛇一般飞出来、那银丝一出,戈无音脸色一沉,她迅速的一个飞身而起,而那一根银丝仿佛有自己的意识,在戈裔重的指尖翻转间直追戈无音。

  那银丝不知道是何物,刁钻、灵活、还蕴含着强劲的力道,戈裔重的修为现在根本没有戈无音高,却被这一根银丝逼的完全没有地方躲。

  尤其是当戈无音一鞭挥在那一根银丝之上,那银丝竟然瞬间将戈无音的武器给搅碎,看得夜摇光心一沉。

  被搅碎武器的戈无音手腕似乎受到了重创,无力的垂下,那银丝划破长空挥来,戈无音另一手运气,那银丝竟然直接搅碎了戈无音的内气,直奔向戈无音的面门。

  夜摇光目光一冷,她迅速一个旋身,水色长陵飞旋而出,紧紧的裹住那一根银丝,这时候夜摇光才感觉到了那一根银丝雄浑刚猛的力道,她毫不怀疑若非她手中的是无坚不摧最柔韧的神丝编出来的长绫,只怕也和戈无音的鞭子是一个下场。

  可饶是如此,那一根银丝被长绫裹住也顺着长绫如一条最灵活的蛇一般缠上来,直奔夜摇光的心脉。夜摇光目光一凛,另一手掌心运气一把抓住长绫的顶端,本想以此遏制住银丝缠绕而上,却发现那银丝锋利如刀刃,蕴含的气更是强劲的她无法控制,整个手腕都在颤抖发麻。

  那一股力道与她持续相对,一股钻心的刺痛从心口蔓延而出,最后夜摇光手掌一阵麻木的剧痛,她双手一松,那一股银丝飞射而出,在夜摇光的瞳孔之中放大。

  “摇光!”

  银丝距离夜摇光的眉心只有一寸的时候,停止了下来,四周的空气仿佛都僵住,夜摇光侧首就看到一抹身影似乎凭空般出现在她面前。

  虚谷真君目光一沉,但见他宽大的道袍一挥,那一根银丝便着了火,瞬间在虚空之中化作了灰烬,虚谷真君侧首目光森然的看着戈裔重:“是谁给戈雾海的胆子,敢动老头子的女儿?”

  戈裔重脸色一白,他此次来缘生观并不是为了论道大会,他现在的修为也没有那个本事,他来只为了寻求一样东西,可以将他心爱之人身上的妖气给驱除的法宝,所以他并没有去参加论道大会,也不知道夜摇光和虚谷的关系。

  就这一会儿,许多人都被引了过来,戈戊也是急急的跑过来,见到这一番场景,恼怒的瞪了戈裔重一眼,才对虚谷真君行礼:“真君恕罪。”

  “老头子,我没事。”夜摇光虽然很看不上戈裔重,但到底是戈无音的生父,也不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前,让戈雾海下不来台,而且戈戊还帮他们赢了一场比赛,怎么也要给这个脸面。

  “缘生观何等重地,你们戈雾海竟然带着一只妖孽入内。”云笠看到戈雾海身边的树妖,顿时脸色一变,他对妖物格外的憎恨。

  “我会亲自去寻千机真君请罪。”戈戊也没有想到戈裔重竟然带着这个妖精,澳门赌博网站:顿时连看都不想再看戈裔重一眼,心里也怒不可遏,但就算他们戈雾海有百般不是,也轮不到缥邈仙宗来发落。

  云笠顿时一噎,脸色不好的拂袖离开。

  “无音,你可有事?”夜摇光握住戈无音的手,发现她的手还在颤抖,这不是受伤,而是一种克制的恨意。

  夜摇光看了看戈裔重,她的目光冷冷的落在那妖精身上:“夜路走多了,总会遇上鬼。兴风作浪,早晚自食恶果。”

  而后就拉着戈无音走了。

  “你这丫头,分不清轻重,那是夺命丝,就算是化神期也未必应付得了,你区区一个元婴期也敢挺身而上。”虚谷不由呵斥。

  “我错了。”夜摇光赶紧认错,她可真不知道那玩意会那么厉害,若是虚谷不及时赶到,只怕她不死也得残。

  “你这丫头……”虚谷想说什么,最后看了看沉默的戈无音,索性一甩袖走了。

  夜摇光则带着戈无音回了他们的房间,煮了一壶雪菊茶给戈无音:“无音……”

  戈无音愣愣的接过茶杯,她忽而凄凉一笑:“我只当上一次他是一时糊涂,如今才知,我这个亲生女儿在他心中连那妖精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这世间竟然有亲生父亲对女儿用夺命丝,呵呵呵呵……”

  夜摇光轻叹了一口气,她不知道要如何来劝说,戈无音原本下手就很有分寸,虽然是用了全力,但是朝着二人中间,只要两人推开彼此,就自然能够闪开,可那女子……

  “无音,无情则无恨,无痴则无伤,无爱则无痛。”夜摇光伸手拍了拍戈无音的肩膀,她也曾经是被家人抛弃的人,学会不去在意,就不会痛苦。

  “你以为是我不计较,那贱人就会放过我?”戈无音冷嘲,“她还未化形就有本事寻人截杀我,我与她已经是不能共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