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529章 三个大乘期
  云笠深吸一口气,他的目光落在潘骜的身上,无声的颔首。

  果然如同温亭湛所言,五局三胜,这个关键时刻,云笠不像再输一局,影响士气也恐出个意外,要知道连输两局是个非常危险的数字,故而派了潘骜上场。

  潘骜是大乘期,而苏钵却还是合体期巅峰,两人的实力看似只差一个门槛,其实相差很远。不过苏钵乃是星宿宗的长老,于星象阵法格外的精通,他一上场就借助了观星台的万象星辉大阵将潘骜给束缚。

  如此一来,两人的实力竟然拉近了不少。

  潘骜陷入了苏钵化为己用的万象星辉大阵,眼前就是一片漆黑,仿佛突然进入了奥妙无穷的宇宙,四周都是零星的星光在闪烁,偶尔有一颗两颗流星划过,真是的令他自己都怀疑这是飞入了星辰之中。

  越是如此,他越发的小心谨慎,到了他这个修为,能够困得住他的阵法实在是太少,一旦能够困住他,就不能小窥。

  这个时候,他的前方出现了一个黑洞,这个黑洞翻搅着无数的星辉,带着一股劲猛的罡气,令他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而他这一步的退后,感觉脚步一滞,低头一看脚下竟然也是一个黑洞如同巨兽的口正在吞噬着他的腿,目光一凝,他迅速凝气,谁知道这一股气竟然带动了他幻象之内整个星空都在扭转,那扭转的夜幕,好似一只巨大的鬼爪,在他的眼前不断的旋转舞动。

  随着他越发的运气,夜幕竟然一寸寸的缩小,似乎有将他给困死在里面的架势。这是缘生观曾经的真君所布下的万象星辉大阵,他绝对没有抗衡的能力。所以,他必须挣脱这个幻境。

  在外面的人看来,两人浑身都包裹着雄浑的五行之气,苏钵的双手不断变化着手诀,而潘骜则是踟蹰不前,可他身上萦绕的气息在受到撞击,他们看不到幻境,但都是修炼之人,自然并没有发生了什么。

  只能说虚谷真君好运,苏钵长老偏偏选择了支持虚谷真君,这观星台的万象星辉大阵苏钵长老能够借用,澳门赌博网站:也是苏钵长老的本事,这不能说是舞弊,反倒是云笠隐隐有了些担忧。

  “你不会是早就料想到这一点吧?”夜摇光没有想到苏钵长老竟然还有赢面,不由侧耳对温亭湛道。

  “意外之喜。”温亭湛哪里想到这一点,在他的计划中,苏钵已经是输的那一位,不论输赢都影响不了大局,但若是能够赢,夜摇光就不用上场。

  就在这时,观星台的中央,两股刚猛的力量同时爆发,就见潘骜和苏钵二人同时被震飞出来,两人都被各自的门人扶住。

  “平局。”千机真君道。

  “潘骜长老承让。”苏钵对这个结果非常的高兴,就连星宿宗也是抑制着兴奋,他们的长老以合体期对阵大乘期打了一个平局,能不兴奋么?

  潘骜对着千机真君行了礼,就退回去,一脸愧疚的看着云笠,云笠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苏钵本身实力不弱,又占了地利这样的结果并不算什么,他知道潘骜已经尽力。

  “陌荻娃娃,现在轮到你了。”虚谷这边赢了,自然还是他派人,他果然是按照修为的高低派人。

  这下云笠那一方反而有些被动,除了他谁都不是陌荻的对手。这一局,已经不能再输,云笠犹豫了片刻,正待亲自上阵时,一人走了出来:“云笠长老,这一局就由我来代为迎战。”

  是苍珺玥的父亲苍廉矗。

  云笠有些迟疑,潘骜在他的耳边说了些什么,最后他点头。

  虽然苍廉矗支持了云笠,但苍琅宗和九陌宗一直是世交,苍廉矗和陌荻也算是多有交情的朋友,两人即便是敌对,依然相视一笑。

  “陌二弟我昨日刚好突破合体期,你要当心。”苍廉矗是一个光明磊落之人,所以他直言道。

  虚谷这边的人一惊,他们都没有想到这个时候云笠那边竟然出现了三位大乘期,要知道苍廉矗的修为一直低于陌荻,苍琅宗虽然是宗门,但算是宗门排尾,这一下子他竟然比陌荻还先突破合体期。

  “多谢提醒,苍大哥也要当心。”陌荻很坦然的点头。

  苍廉矗既然昨日才突破,那么定然来不及巩固修为,不过到了他们这个等级,风险已经小了很多,但是对上近乎同等修为的高手,也未必一定能赢得了。

  两人浑身五行之气萦绕而起,竟然都是五行之水土,从五行之气的浓郁来看进入了大乘期的苍廉矗明显要比陌荻雄厚,但是却隐隐不稳,两人都没有亮兵器,并且非常默契的决定一招定胜负,都是运足全部的气凝聚成了实质的一柄短剑。

  那一柄短剑气韵惊人,似乎有开山辟地之力。

  两人的短剑同时脱手而出,于半空之中相碰,用五行之气凝聚出来的剑在半空之中拼杀绞缠搏斗,刺目的剑花每一次碰撞,都好似下了一场箭雨,夜摇光看久了,顿觉眼睛泛疼。

  虚谷突然身体一动,挡在了夜摇光的面前:“丫头,提防被剑气所伤。”

  夜摇光心一惊,这就是所谓高手的对决,如同她这样的修为其实连看的资格都没有,所谓剑气是凝成剑的气,这些飞溅的剑花其实是迸溅开来的两位高手的气,追逐久了自然会被扩散来开的余劲所伤。

  温亭湛伸手握了握夜摇光的手,夜摇光看不见,很快这一场交锋也落下了帷幕,最后的结果是陌荻败了。

  陌荻走上前,对虚谷行了一个礼:“有负所托。”

  “无妨,尽力即可。”虚谷挥了挥手。

  云笠终于舒了一口气,这一局是他们赢了,现在局面打平,他依然坚持将自己留在追后,于是他派出了另外一位合体期之人。

  虚谷这边修为最高的还剩下戈雾海的长老——戈戊,也就是当日阻拦戈无音给戈裔重难堪的那位长老,所以没得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