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528章 不按常理出牌
  第二日,澳门赌博网站:是一个非常紧张且紧要的时刻,对于每一个人而言。因为站了队,就怕自己站错,到时候好东西分不到最好的给他们。另外,全部是合体期,大乘期的修炼者斗法比拼也是极难一见,能够凑上这一个热闹也是足够许多人津津乐道一段时日。

  萧士睿几个依然在缘生观乐此不彼的游玩,夜摇光也不拦着,温亭湛则是与夜摇光一道来了观星台,他们都站在虚谷真君的身后。虚谷真君看着温亭湛的目光就似恨不能将他一掌给打成灰,温亭湛依然非常恭敬有礼不慌不忙的站在夜摇光的身侧。

  “今日一场切磋,点到即止。”千机真君只说了这么一句话,便宣布比试开始,“虚谷师兄修为至高,便由虚谷师兄先派人。”

  这算是给云笠等人一个好处,毕竟后派人的一方可以根据先派人的一方更改战略。

  “真君,不如第一场便让弟子应战。”陌钦的二叔陌荻开口道。

  他的实力算他们这边中间的一位,他先来,若是云笠或者潘骜,那就算用一局打落他们一个大乘期,输也是输的有价值,如果云笠二人不准备应战,云笠那方再无人能够胜得过他,也就赢了一局。

  无论从哪一个角度,陌荻打第一场都绝对是最佳选择。

  虚谷真君自然也是想让陌荻打一战,可夜摇光拉着他的衣袖,不断的扯着,满脸的讨好之意,虚谷又是气不打一处来。又看了看老神在在的温亭湛,他犹豫了片刻,算了算了,他活了一辈子什么看不淡,输赢也没什么大不了,就当让女儿一笑。终究还是顺从了两个孩子的心意:“急什么?云笠娃娃不是说老头子不懂服众,这冲锋陷阵之事,老头子自然要身先士卒。”

  “真君!”

  陌荻等人都是惊愕非凡,就连云笠那一边的人也都惊呆了。要知道虚谷可是他们的王牌,这样至关重要的一张牌,轻易就不应该打出去。至少也得废了对付一个大乘期,这会儿虚谷站出去,云笠脑子有病才会自己或者让潘骜上……

  “老夫自有成算。”虚谷真君难得目光一沉,拿出不容质疑的态度。

  陌荻等人对视一眼,沉默的退下去。

  虚谷真君走到观星台被千机真君划出来的比试场地,看着对面的云笠:“云小子,派人吧。”

  云笠一时间也被虚谷真君的不按常理出牌弄得一阵莫名,他犹豫了片刻,和潘骜商议了一会儿,才对虚谷真君行礼:“真君,我等都不是您的对手,按情理弟子应当亲自应战,可事关胜负,且容弟子不敬一回,弟子派葛峣长老向真君讨教。”

  云笠说完行了礼退回去,一位老者便走上前:“有生之年,能得真君指教,是弟子之幸。”

  “少啰嗦,出招吧。”虚谷真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得罪了,真君。”葛峣长老行了礼,他浑身一股实质的五行之气缭绕而起,其中蓝白二色的光芒格外的强盛。

  这就是合体期巅峰的实力,已经炼出实质的五行之气,蓝代表着五行之水,白是五行之金。这样强盛浑厚的气息,若是在其他地方,只怕要引得山摇地晃,观星台却一点反应也没有,甚至夜摇光连感应都感应不到压抑,这不是葛峣长老实力不够,只能说观星台的万象星辉大阵太可怕,恐怕除了渡劫期的真君没有人可以轻易的撼动观星台。

  就见葛峣长老几乎是倾尽全力的一击,朝着虚谷真君袭来,他本身都好似化作了五行之金水二气,融入了那一束蓝白相间的光芒之中,如一颗从天上砸下来,携带者雷霆万钧之势的陨石,明明距离并不远,可是他强盛的力量依然犹如划过浩渺的星空一般气势磅礴。

  夜摇光就见他们家老头子学着她的样子翻了老大一个白眼,然后他就伸出了一指,他的指尖凝聚的一圈一圈的光芒,完全没有绚丽的颜色,更似透明的气流,却如一股劲风,众人都感觉到那一瞬间观星台的气流似乎静止了片刻,他们似乎呼吸不到空气,感觉最为明显的就是凡胎**的温亭湛,他竟然有一股窒息晕眩的感觉。

  夜摇光伸手握住他的手,一点五行之气流入他的体内。

  就在这个瞬间,她听到了一声砰然巨响,等她抬起头时,就见葛峣长老已经被击飞了出去,不,不是击飞了出去。她家老头子根本没有出手,葛峣长老是被自己的力量给反弹回去。

  云笠立刻一个纵身接住葛峣长老,然而那一股冲劲儿,竟然震得他手麻,两人都被余波力量砸出了好远,险些摔下观星台,还是千机真君的手虚空之中挽一把,两人才转了一个圈安然落地。

  云笠心神俱震,他作为缥邈仙宗的第一长老,除了宗主外的第一人,平日里也就他能够和宗主陪练,固然有宗主手下留情的缘故,可和虚谷比起来,那差距真的是天壤之别,难怪宗主一再警告他们遇上虚谷要谦和恭敬,这是云笠第一次深刻的体验到虚谷的修为到底有多深。

  二人向虚谷和千机行了礼,虚谷的实力已经深深的震撼了他们。

  “第一局,师兄胜。”千机真君颔首,“胜者出人。”

  胜利的是虚谷,派人自然是虚谷,这是为了公平起见,如此一来也就相当于虚谷真君自己打头阵是让了云笠两步。

  “苏钵娃娃,你去。”不等陌荻再说话,虚谷真君完全按照温亭湛的意思派人。

  所有人又是一愣,虚谷真君这是要把他们这边的人按照从高到低一路派出去,田忌赛马谁都明白,这样一来岂不是直接让云笠做了田忌,把赢面彻底为他们打开?

  不仅仅是虚谷这边的人,就连云笠那边的人也都心里嘀咕,但是心里犹自被方才虚谷的实力所震撼,都不敢开口说什么。

  苏钵虽然觉得虚谷真君这个打法不妥,但既然他推举了虚谷,自然听虚谷的话,于是走到中央:“请云长老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