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527章 摇摇必胜
  尤其是他们都担心一个问题,那就是虚谷真君,若是真的在地宫飞升,那么他们要如何安然无恙的全身而退?

  “虚谷真君修为高深,由真君带领,我等性命无忧。”第一个开口的竟然是百里门,夜摇光侧首正好对上凌朗的目光,他对着夜摇光有礼的颔首。

  “我星宿宗也推举虚谷真君。”又有人发言。

  “虚谷真君到底不问俗世太久,地宫形势复杂,若是各大门派有个磕磕碰碰,真君难道要强行压制?缥邈仙宗素来是我们九宗十门之首,我坤和宗推举云笠真人。”坤和宗的长老潘趔出声道。

  夜摇光心里一点也不诧异,坤和宗就算没有了潘卓这个纽带,在云酉毫不徇私的处置了云科父子,依然还是同气连枝。

  有了坤和宗的人支持,自然很多宗门也陆陆续续支持云笠,云笠也没有谦让,似乎对于这个领头之人势在必得。

  最后支持者一方一半,澳门赌博网站:局面就僵持了下来。

  长延道尊这个时候开口:“地宫杀机起伏,实力不可忽视,云酉长老顾虑也在情理之中。既如此,便比试一决高下如何?”

  “如何比试?”云酉问道。

  “我见双方各持己见,各有道理,难于抉择,我缘生观既不参与,自然无定论之权,故而不如明日双方各派五人,权当切磋修为,五局三胜。”长延道尊对云酉道,“如此,云酉长老可有他想?”

  “长延道尊,我等便是一道也抵不上虚谷真君一人。”云酉皱眉。

  “自然是一人战一局。”长延道尊道。

  云酉和云笠商量了一番,最后看了看他们这边的人,又看了看虚谷真君那边的人,地宫之行不能耽误,再僵持下去也没有意义,他们不答应缘生观也不会同意他们进入地宫,而且五局三胜,与他们而言未必没有赢的局面。

  “缥邈仙宗全听千机真君吩咐。”云笠立刻表面态度。

  “既然诸位已经定计,那便明日一决胜负。”千机真君颔首,“诸位可留下赏月,老道先行一步。”

  “丫头,跟爹爹走。”虚谷抓着夜摇光就气势汹汹的朝着夜摇光的屋子而去。

  “老头子,你哪里吃错药了?”夜摇光觉得这家伙似乎在发怒。

  虚谷真君没有说话,而是拎着夜摇光就到了温亭湛的房间,身上的气直接将门给推开,然后盯着温亭湛:“小子,你一肚子坏主意,这是要老头子当着众人的面丢脸么?”

  “义父何出此言?”温亭湛已经从案几前站起身恭恭敬敬的行了礼,然后走到夜摇光的面前,用眼神询问夜摇光。

  夜摇光摊了摊手,她也不知道对方抽了什么疯。

  “哼,你出的馊主意,你可知云笠一方,大乘期有二人,合体期巅峰有三人,云笠的狡诈定然会派合体期之人与老夫对阵,届时必输无疑。老头子的脸面要在各大门派面前丢光。”虚谷真君非常的不爽。

  “若是云笠为了胜算而派来一个合体期,反而更好。”温亭湛清浅一笑。

  “更好?”虚谷气得白胡子一飞,瞪着温亭湛。

  “义父且息怒,您先看看这个。”温亭湛递上一张纸,“这上方是孩儿与陌少宗主商议过后圈出来之人,您看看是否有出入。”

  上面写着双方可能出战的人,虚谷顿时一愣,温亭湛丝毫不入宗门,所料想的人竟然一点问题都没有,看来他早早就知道那些人会支持缥邈仙宗,那些人会支持他们,所以将双方修为最高的人都给罗列出来。

  “想来是没有出入。”温亭湛谦和一笑,“云笠和坤和宗潘骜乃是大乘期,我们这边除了义父之外没有大乘期,但除去您和他们二人以外,实力以星宿宗大长老苏钵为最,故而我猜想云笠会自己或潘骜对阵苏钵长老,此阵必败,也就与义父必胜之局拉平,他们还剩一个大乘期的真人,剩下三局,我们还有陌荻长老,陌荻长老的修为也仅仅低于苏钵长老。”

  “陌荻不是云笠或潘骜的对手。”虚谷脸色更臭。

  “他们没有第三个大乘高手。”温亭湛笑意加深,“他们用一个合体期来应付义父,我们自然要以牙还牙。”

  “你什么意思?”虚谷活了五百岁没有听懂温亭湛的意思。

  “因为摇摇要挑战云笠或潘骜其中一人。”温亭湛语不惊人死不休。

  他们用了合体期应付虚谷,不尊重在前,这个时候夜摇光挑战云笠或者潘骜他们才没有拒绝的余地。

  “你小子疯了!”虚谷瞪直了眼睛。

  古往今来,哪里有元婴跨了无数个等级挑战大乘期,而且温亭湛的意思夜摇光还能够赢,这不是疯了是什么?

  “摇摇必胜他们其中一人。”温亭湛说的非常笃定。

  “你……”虚谷胸膛剧烈起伏。

  “义父,我信湛哥儿。”夜摇光出声道。

  “你也跟着他发疯?”虚谷险些一口气提不上来晕了过去。

  温亭湛不是修炼之人,不知深浅也就算了,夜摇光还不知道她那点修为,在大乘期的真人面前就是连气都凝聚不上来,别说过招了!

  “义父,摇摇是我今生最重要之人,我岂能害她,置她于险境?”温亭湛连忙解释,“义父,摇摇她有必胜之力,您且信我一回,明日之战,我们必然会胜出。”

  虚谷看了看不知天高地厚的温亭湛,又看了看盲目信任温亭湛的夜摇光,觉得他再待下去,只怕不用等飞升了,直接被这两人气死。于是一拂袖,就走了。

  “义父他真生气了。”夜摇光追到了门口,见到虚谷的身影消失不见,回过神对温亭湛道。

  “明日便好。”温亭湛温和一笑。

  “你是现在告诉我如何取胜,还是明日再告诉我?”夜摇光一脸期待的看着温亭湛。

  对于夜摇光全身心的信任,温亭湛的心暖融融一片,他走到她的面前,低头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为了怕你高兴的一夜难眠,你好生歇息,明日我再告知你如何取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