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520章 父女缘分
  夜摇光顿时一脸防备的看着虚谷真君:“你想干嘛?别打我主意!”

  她是绝对不会拜师,虽然对方是渡劫期真君,拜了他为师好处不是一丁点,可一旦她拜了师,就不再是夜氏一脉,必须算是虚谷师门弟子。这是传承问题,无关其他。就算她是前世受高等教育长大,也不可能抹灭。这对于他们这类人,就相当于是要求改祖宗一个道理。

  若她本身不是修炼者也无关紧要,那必然是要拜师学艺,关键是她属于夜氏一脉,她天生就是夜氏一脉的子孙,就相当于已经师从夜氏,若是现在为了利益而拜了虚谷真君,那就是趋炎附势,背叛师门。

  “你这娃娃可真不识好。”虚谷真君气得脸都青了,这天下多少人想拜他为师,求爹爹告奶奶未必被他高看一眼,这丫头他主动送上门了,还被她给嫌弃,简直岂有此理,岂有此理!“女娃娃,你不过是散修,无门无派拜我为师,难道还委屈你了?”

  夜摇光也不知道要如何解释,乾阳拜她为师,是因为他们家是散修,没有门派,家族给他的东西有限,乾阳也真心是想要跟她学习本领才拜师,就不存在背叛师门。可她不同,她前世是风水世家的传人,她是有门有派,而且她也不需要再拜师学艺。

  “我是出于对真君的尊重。”夜摇光说的非常认真。

  不仅仅是因为她不想改换门庭,更重要的是她也不能为了利益去拜师,这样不但背弃了家族,也侮辱了虚谷真君。

  虚谷真君的脸色这才好了些。

  “不忘本心,夜姑娘品行端正。”千机真君则看向虚谷真君,“师兄数百年孑然一身,临头却生出了尘缘,我适才便看出师兄与夜姑娘有缘,既然不是师徒缘,不如认个父女缘。”

  “千机真君,您别说笑了可好。”夜摇光快哭了,这位老祖宗的年纪够做她曾曾曾曾祖父了,让她认个义父,她有些叫不出口。

  “咦,这个好,老头子我无儿无女,从未享受过天伦之乐,也不失为人生一大憾事,老头子就看你这丫头顺眼。”虚谷真君笑眯眯的看着夜摇光。

  “你看我何处顺眼,我改还不行?”夜摇光哭着笑。

  “嗯?”虚谷真君脸色一变,“女娃娃,你说什么?”

  “我说您老人家若是看我何处不顺眼,一定要告诉我,澳门赌博网站:我一定好好的改。”恶势力面前,夜摇光决定向黑恶势力低头。

  “哈哈哈哈,你叫我什么?”虚谷真君立刻端起架子。

  做足了心理建设,夜摇光一副能屈能伸大义凌然的跪在了虚谷真君的面前,行了跪拜大礼:“女儿摇光叩见义父。”

  “哈哈哈哈,起来吧,起来吧。”虚谷真君亲手将夜摇光搀扶起来,而后他的手中出现了两枚玉扣,玉扣就似铜钱一般,没有任何纹路,看着也像是很平凡的玉器,将之递给了夜摇光和温亭湛,“我身无长物,这对玉扣是唯一能够拿得出手的见面礼,就一并给了你二人。”

  “多谢义父。”温亭湛也是跟着夜摇光一起跪下,双手接过。

  “都起来吧。”虚谷真君伸手搀扶其二人。

  “今日是个大喜之日。”千机真君对着一只在旁边的长建道君道,“去备下饭菜,为师与师兄庆祝一番。”

  “好酒好菜给我多备点。”虚谷真君道。

  “义父您……”夜摇光瞪大眼睛。

  “怎么?我不能喝酒吃肉?”虚谷真君瞪眼。

  夜摇光立刻噤声,难怪这厮身上一点仙风道骨的模样都没有,原来和她一样纯粹的修炼之人,而非修道之人。想一想也是,虽然缘生观的道士不要求落发,但定然是要求断红尘的,若是他与千机真君一样,是不可能收她为义女。

  可是这是缘生观的地方,不应该入乡随俗,好歹尊重一下千机真君啊,人家明显是出家人,你在人家面前大鱼大肉还喝酒……

  “哎呀呀,我想起来,我还有一壶好酒,埋在昆仑冰川之中,我这就去取!”说着,虚谷真君就刷的一下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速度太快。

  这老头子一走,夜摇光和温亭湛也不好留下,千机真君太过于神圣,过于有距离感,夜摇光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拘谨,温亭湛也是看出来,故而就寻了一个借口告辞,千机真君也没有强留他们。

  回去的路上,夜摇光将那一块玉扣取出来,放在手心,这块玉扣的重量已经超出了正常玉扣的范围,重的不是玉扣本身,而是一股气,夜摇光运气萦绕在玉扣之上,竟然看到了玉光一圈圈的荡开。

  “湛哥儿,这是法宝!”夜摇光惊声。

  法器可以辟邪挡煞,可以护体带来吉运。可是法宝,却可以用来降妖除魔当做武器不止,受到天劫天罚时还能减轻伤害,受到重创还有一定的治愈功能。这上面散发的已经不是生吉气,而是传说之中的仙气!

  “老家伙果然是快要飞升了。”夜摇光握着玉扣不由心情澎湃,她第一次见到半仙,真正的半仙,否则不可能滋养出法宝!

  “那便好生收着。”这两块玉扣,世间再也寻不到第三块,比起它是法宝,于温亭湛而言,它们成为他与摇摇之间的独一无二的一对,更让他欢喜。

  “嗯嗯嗯,不仅仅是我,你也得好生带着,不过这种法宝就算丢失了,也能够寻回来。”夜摇光点了点头,对着日光将玉扣端详了好一会儿,脸上的喜色却渐渐的收敛了下去。

  “怎么了,摇摇?”温亭湛见她突然面无喜色,不由紧张的问。

  “湛哥儿,我和义父这段父女缘恐怕不会长久。”夜摇光凝眉,虚谷真君已经是半仙,渡劫恐怕也没有多少日子,不管成不成功父女缘都会断裂,“可我们这一行人讲究因果,目前为止这份父女缘都是我占着好处,有一句俗话说得好,出来混总是要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