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519章 护妻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澳门赌博网站:难道虚谷真君少年时不曾为颜色而倾心?”她就不信,这世间还有不为容颜迷倒之人,即便是短暂的惊艳那也是人之常情,虽然不是人人都会爱恋,但人人都会惊叹。

  夜摇光的话让虚谷真君眸光微微一阵波动,不过转瞬即逝,即便是夜摇光都没有捕捉到,只见虚谷真君不以为意:“老人家若是那般肤浅之人,何来今日修为?”

  “哎呦喂,当真以为我修为低就是外门汉?”夜摇光学着虚谷真君的表情,“往往巨大的成就背后就意味着巨大的磨砺与艰辛。”

  “女娃娃牙尖嘴利。”虚谷真君冷哼一声。

  “师兄与夜姑娘有缘。”千机真君突然笑道。

  如果这话不是千机真君说出来,夜摇光指定当即爆出孽缘二字。但是既然是千机真君所言,夜摇光也就一笑置之。

  “千机真君。”夜摇光和温亭湛上前,纷纷行礼,不同的是夜摇光都不搭理虚谷真君,而温亭湛同样给虚谷真君行了礼。

  “不知温居士寻贫道所为何事?”千机真君等到温亭湛坐下之后才开口询问。

  “千机真君乃是半仙之人,小子心中所想定然瞒不过千机真君法眼。”温亭湛谦和有礼。

  “半仙之人实则为人,人岂能无所不知?否则那地宫之谜,贫道也不会至今未破解。”千机真君笑道。

  “小娃娃别打哈哈,有话直说吧。”虚谷真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破解地宫,不过是机缘巧合。”温亭湛对着虚谷真君有礼的颔首,而后道,“实不相瞒,小子与未婚妻前来此地,拜访贵观只为女娲石。”

  “女娲石云家势在必得。”虚谷真君目光在夜摇光和温亭湛身上溜了一圈,“云家此次除了云酉道君前来,还有一位大乘真人。”

  “不知虚谷真君又想于地宫得到何物?”夜摇光尚且没有开口,温亭湛便出声问道。

  “哟,小子你鬼主意打到千机师弟身上不止,连老头子也不放过?”虚谷真君扬了扬雪白的眉毛。

  “真君乃是得道高人,何以如此锱铢必较,真君想来是不稀罕那一颗破石头,小子与摇摇也无需真君护我们周全,真君若是能助我们得到女娲石,小子自然为真君打开地宫大门,不过各取所需。”温亭湛不紧不慢的说道。

  “你……”被温亭湛用自己的原话堵了回来,虚谷真君气得白胡子直飞,伸手指着温亭湛,“你小子护这丫头之心,老头子我五百年还是平生首见!”

  不过就是说了这丫头两句不好,这小子护犊子似的挤兑他!

  “男儿在世,若是连妻子都护不住,有何颜面苟活于世?”温亭湛说的很坦然,他承认他就是个小气之人,谁说他心中挚爱一句不好,他定然会如数奉还。

  坐在温亭湛旁边的夜摇光不由脸一热。

  “哼,老头子我若是不应,你要如何?”虚谷真君冷哼道。

  温亭湛依然带着温和谦恭尔雅的笑容:“真君见过人世百态,只怕比千机真君更超脱于世,千机真君尚且要为缘生观所累,真君却是孑然一身,便是十方宝器也是任其来去,万事随缘。如真君这般不拘于世俗之人,却对地宫如此执着,不惜纡尊降贵主动现身于我二人面前,想来这地宫之行,于真君而言势在必行。且容小子大胆一想,这世间还能够引动真君之事应当唯有渡劫飞仙,不知渡劫真君寿数几何?真君当真还能够等得起?”

  夜摇光心里竖起大拇指,这攻心攻的好,其实大多数把修炼者想得太过于长寿,若是真的那般长寿修炼一途也不会到了前世几乎凋零殆尽,固然也有五行之气越来越匮乏的缘故。但其实一个金丹期也不过在原有的寿数上增加二十五年,元婴期是五十年,化神期一百年,练虚期二百年,分神期三百年,以此类推下去,渡劫期也就是在原有的寿数上增加了六百年,这还不算期间为了逆天之事折损的寿元,虚谷真君已经五百多岁接近六百岁,大限已经不远,而且他进入渡劫期只怕已经许久,应该有了要飞升的可能,才会如此迫切的想要进入地宫。

  “不愧是……”

  “温居士慧眼如炬。”虚谷真君正要说什么,却被千机真君给拦截下来,“温居士已经将局势分析的如此透彻,不如说说温居士有何高见?”

  温亭湛已经点出千机真君被缘生观所累,缘生观是千机真君的责任,他自然不会让缘生观毁掉,也不打算迁走缘生观,那么就不能让地宫被毁。

  “地宫之大,实属不可估量,宝物之多也足以令九宗十门理智全无,而地宫危机四伏,步步杀机。若是群龙无首,必伤昆仑根基。”温亭湛敛眉认真道,“九宗十门素来以缥邈仙宗为首,千年的习惯,极难更改。”

  “温居士以为群龙之首何人堪当重任?”千机真君已经明白温亭湛这是不赞同由缥邈仙宗为首。

  “千机真君有言在前,缘生观不涉足此次地宫之行,大任自然是能者居之,既然虚谷真君对地宫甚是向往,可担此重任。”温亭湛道。

  “小娃娃打的一手好算盘。”虚谷真君眼珠子一转,“你要知晓财帛动人心,既然地宫珍宝无数,届时老头子也未必镇得住他们。”

  “不听话之人,吃了苦头自然会学乖。”温亭湛内敛一笑,“小子虽则不是修炼之人,但进了地宫,自然可以为真君分忧,掌控大局。”

  他说的非常平缓,声音不疾不徐,可却依然有一种天下在握的气势。

  “好气魄。”虚谷真君眼露赞赏之意,目光收敛之时却又快速划过一缕叹息,不过很快就掩饰下去,“你们这样利用我老头子,老头子却不能说个不字,老头子这辈子还是几百年前在师傅面前如此憋屈过……”说着,虚谷真君顿了顿,目光直溜溜的落在了夜摇光的身上,“就算他们屈服老头子我的淫威,这名不正言不顺,老头子我如何替你们从云笠手中争强女娲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