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514章 打开大门
  “如芒在背。”走了好远的距离,夜摇光竟然还有这样的感觉。

  “无妨,他们不敢。”温亭湛伸手握着夜摇光的手。

  “我知晓,千机真君的缘故。”夜摇光对那位千机真君非常的好奇。

  她记得争夺龙涎液的时候,就听说缥邈仙宗的宗主已经是渡劫期,想要龙涎液增加渡劫的把握,可如今缘生观依然这样不将缥邈仙宗放在眼里,而缥邈仙宗只能忍气吞声,那就只能说明一个事实,千机真君的修为在缥邈仙宗宗主之上。

  这就是绝对的实力面前意味着绝对的话语权。

  “何时,我才能有这样的高度。”渡劫期啊,那是多么遥远,前世她听都没有听说过渡劫期的存在,大乘期的真人都是凤毛麟角。

  “总有那一日。”温亭湛对着夜摇光。

  夜摇光冲他笑了笑,没有再说话,很快他们就来到了洞府前,白日里看得更加清晰,地面上脚印非常的错乱,气息混杂,夜摇光一进去就知道这两日只怕又有不少人来过,等他们再进入洞府之后,竟然发现虚谷真人的尸骸不见了。

  “我滴乖乖,这些人连尸骨都不放过。”夜摇光不由瞪眼,目光在光溜溜的洞府一转,又落在图案上,“图案被人动过。”

  上面附着了很多道气息。

  “却无人解透。”温亭湛笑道。

  “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妖……”对上温亭湛投来的意味深长的目光,夜摇光非常识时务的改口,“聪慧无双!”

  温亭湛这才轻轻笑开。

  夜摇光趁着他看不到的时候,迅速的做了个鬼脸,然后靠在石壁之上:“聪慧无双的淇奧公子,请问这个图案如何破开?”

  虽然她知道这是紫微垣局的星象图,但是也不知道该怎么来破局。

  温亭湛伸出手指摸了摸,敲了敲,好一会儿才眼露笑意的看着夜摇光:“我能打开。”

  “真的?快快快。”夜摇光迫不及待的搓着手。

  温亭湛却不动:“我有何好处?”

  脸上的笑意一僵,夜摇光蓦然想到当初她问他宣麟的棋局时,他也这样问她,当时她给了他一个大白眼,可现在……

  夜摇光双手挠墙,她真的要牺牲色相么?嘤嘤嘤……

  最后,某女终于下定决心,做出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伸手捧住温亭湛的脸,俯下去就是一吻,唇瓣却贴在了温亭湛的掌心,一把推开温亭湛,她怒:“温亭湛,你几个意思?”

  “诸如此类亲密之事,还是我主动更好。”

  对她绽开迷人一笑,将她拉入怀中,唇瓣就压了下去。

  他的吻温柔而缠绵,让人忍不住沉迷眷恋。

  第一次,她在他的亲吻之中迷醉,情不自禁的闭上了眼睛。

  她那么温顺的在他的怀里,任他予取予求这是第一次,若非时机场合不对,他真的很想将这个吻化作天荒地老,最终还是恋恋不舍的推开了她,压下心口的燥热。

  双手伸出,温亭湛很快在平整的图案上找出了八个点,分别用八根手指轻轻的暗住,指尖动了动,似乎在寻找什么,或者调节位置,很快他便运气,将真气注入指尖,指尖微微的移动。

  “嚓嚓嚓……”石头与石头之间强烈的摩擦声在夜摇光的耳边响起,这声音明显是里面传过来。

  夜摇光看着温亭湛的手指下,什么变化都没有,依然还是平面的墙壁,就连图案也没有变化,可是就是有声音已经通过厚重的石门传来。

  等到温亭湛的指尖似乎将几个位置挪了一下停了下来,又寻了七个位置如法炮制,等到他的手再一次停下来,石门轰隆隆的升了上去,澳门赌博网站:修整平滑的地面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夜摇光愣愣的被温亭湛拉了进去,而后石门又重重的落下,石门砸落的声音将夜摇光惊醒,她转头看向石门的位置,与外面不同,从内看是很明显的门框,而且石门上有很明显的机关,有十五个凸起的圆柱形东西,夜摇光用手碰了碰。

  “这是磁石!”

  “嗯,磁石。”温亭湛点头,“我袖中有笛中剑,那夜我便发现这背后有磁石,这些磁石应该是开启大门的关键,直到昨日解开了图案,我又翻阅了不少相关书籍,心里有了猜想,故而今日来试一试,果然与我所想一般无二,这十五个磁石就是锁,这里面有一个锁道,将十五个锁顺着锁道强行滑入锁孔的位置,大门自然会打开。”

  “你怎么知晓锁道和锁孔?”夜摇光仔细看了看。

  “这十五个位置其实是紫薇垣局内东、西两藩十五颗星。”温亭湛笑道,“那夜,我便试探过磁石的数量和范围,当时并不确定,昨夜你告诉我这图背后藏着紫微垣局之后,我反复对照了图案十五颗星的位置,藏在背后的十五个点与十五颗星的位置并不符合,才有了这个大胆的推测。”

  夜摇光真的不知道说什么了,脑子好使的人什么都是一点就通。

  “走吧,我们进去看看。”温亭湛牵着夜摇光的手往前走。

  小心翼翼穿过明亮宽敞的通道,他们的面前出现了一个约莫有一百多平米的长方形大堂,大堂的两侧有着雕琢精美的六个人佣,都是侍女的装扮,她们个个栩栩如生,若非没有一丁点生气,夜摇光会觉得这是活人。

  正中间是印着金色复杂花纹的红毯,一直通往正前方。

  夜摇光指尖凝气,五行之气飘散而去,没有任何五行之气波动反弹回来,就是没有阵法,她侧首对温亭湛道:“当心些。”

  下了三步阶梯,夜摇光在前方,她一只脚才刚刚踩在地毯上,就感觉到脚下仿佛踩空了一般,低下头却又是实实在在的地板,不由快速的将脚给伸回来。好在她浑身渡着五行之气,否则这一脚踩下去,只怕要倒大霉。

  “怎么了摇摇?”温亭湛问道。

  “路下有机关。”夜摇光道。

  温亭湛闻言目光锐利的四周扫了一遍,目光一闪,他站在阶梯之上,走到左边第一个人佣看了看,又去右边看了看,最后再回到左边,伸手抽走了人佣手中拿着的长条形的东西。

  这时几个人佣快速的交换了位置,下方铺着红毯的地板迅速的塌陷,一条极其窄的闪电形状的路出现在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