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502章 这是师娘
  是的,源自于她的善良。

  万事都有因果回报,她可以不理会龙脉的困境,恶果与她无关。在对方明明修为比她高的情况下,她依然想尽办法去求得益西长老的帮助。明明她也可以不理会连山,但她想到了连山这样的人能够被利用一次,就定然有第二次。她可以在龙脉攻击连山的时候,置之不理。但是她还是冲了过去,也许在很多人看来这是傻,这是愚不可及。

  但她只是不愿愧对本心。

  她做不到前一刻还口口声声对外说,连山是她的徒儿,下一刻面临危险的时候,因为对手太过强大,就对连山置之不理,这样她会活下来,却永远也看不上自己。

  这世间,很多人都明白这个道理,但是真正生死抉择的时候,绝对没有几个人能够如她一般果断,毫不犹豫的冲上前。

  龙脉毕竟只是一股气,它没有思维,它未必会救她。但是她对龙脉的真心也换来同等的回报,所以她能够得到这些,郭媛除了羡慕,却无法嫉妒,这是夜摇光用生命为代价换来的回报。

  若非夜摇光的善良,将她带到了这里,在聂家的时候就将她度化,她也未必能够在这一刻帮助到夜摇光。

  “你快别夸我,等我出去,指不定湛哥儿要给我好看。”想到这一茬,夜摇光顿时蔫了,她可以不可以就窝在这里不出去?

  答案,当然是不可以!

  就在等了三天,温亭湛快等疯之后,夜摇光终于迎着日光,从山脉之中飞了出来,众人听到那一声砰然响动,就看到那一袭男装的少女,她在明媚的日光下,飘然犹如踏云而来,浑身萦绕着一股子说不出的仙风,她的容颜美得毫无瑕疵,眼眸盈光流动,直教人看得心跳加速。

  “我滴娘,小枢这是去了天宫一圈回来了?”几个人都是傻了。

  温亭湛箭一般的奔上前,双手握住她的肩膀,确定不是他眼花,才一把将她揽入怀中。

  夜摇光伸出双手环抱,将头搁在他的肩膀上:“对不起,湛哥儿,让你担心了。”

  “你平安就好。”他的声音带着一股子如释重负的沙哑。

  没有责骂,没有恼怒,没有怨怪,有的完全只是一颗放松的心。

  他不是没有怒火,不是没有想过等到她回来之后,一定要斥责她。可真的看到她的那一瞬间,他发现所有的情绪全部化作了思念。

  和失去她比起来,什么都不值得恐惧。

  反而是这样,夜摇光的心一阵阵的疼,她紧紧的抱着温亭湛。

  同为修炼者,曾经有个人一再的说她有颗圣母心,早晚有一天被自己害死,可如今紧紧拥抱她的人,却不曾对她说一句重话。

  什么才是爱,她这一刻才明白。

  这一刻,除了紧紧的拥抱着他,她什么都不想做。

  然而,总有不和谐的声音响起来。

  “咕噜噜……”

  夜摇光赶忙推开温亭湛,还以为是自己的肚子叫了,却见乾阳撇着嘴上前,哀婉道:“师傅,我快饿死了。”

  萧士睿等人不忍直视的转过头,好在不是他们收了这么一个徒弟,否则他们真的想要将之给掐死。

  “吃吃吃,就知道吃。”夜摇光没有好气的说了一句,“走走走,我们去旁边的镇上吃。”

  夜摇光也是饿死了,不过她不会说。

  “小枢,你还是先去看看那个大块头。”秦敦指着还跪着的连山道,“他已经跪了三日。”

  “你们就让他跪着!”夜摇光瞪了秦敦一眼。

  秦敦表示很委屈,他有劝过啊,他根本拉不起来好吧。

  “连山,快起来。”夜摇光走到连山的面前,指尖五行之气溢出,将连山给硬生生的拉起来,然后用五行之气替他疏通三日长跪的关节,见着连山一个大块头低头沉默不语,夜摇光道,“我要收你为徒,你是我的徒儿,我作为师傅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徒儿有难?你师傅我不也没事,不许自责,修炼者切忌有心结。你若是不能好好修炼,我可不要你。”

  连山大块头身体一僵,又扑通一声跪下,对着夜摇光砰砰砰磕了三个头:“师傅。”

  “起来吧,正式拜师还需要挑日子。”夜摇光笑着伸手将他扶起来,然后指着乾阳,“这是大师兄。”

  “师兄。”连山乖乖的喊。

  “我做师兄了!”乾阳非常的高兴。

  温亭湛目光似笑非笑的看着夜摇光:“我呢?”

  夜摇光顿时一噎,刚想说句名不正,却见到温亭湛的眼白上布满血丝,眼圈也是青黑,不由心一疼,轻咳了两声:“这是师娘。”

  说完,夜摇光赶快脚底抹油跑了。

  然后她的身后爆发了一阵惊天笑声。

  “哈哈哈哈,师娘……”

  这不能怪夜摇光,因为她是女子,在古代师者一般都是男性,为女性的基本都是尼姑,尼姑是没有老公的好吧。有些人会误把师傅的老公叫做师公,其实师公是师傅的师傅。

  其实有人会叫师丈,但是师丈也有对和尚称为师丈的时候。最没有歧义的称呼,那就是师爹,可夜摇光觉得这个称呼怎么叫怎么别扭。

  直到坐到了饭桌上,夜摇光都能够感觉到温亭湛偶尔投来的目光,那眼神这么说呢,反正不恼不怒,却很碜人。

  夜摇光乖乖的闭着嘴吧吃东西,她是真的饿了,饿的就差一点和乾阳一样肚子叫,其他几人也很饿,这几天都在担心她,基本都没有怎么吃,加上连山和乾阳两个饭桶,他们足足吃了三桌席面,吃了整个客栈一整天的米饭销量,惹来掌柜和小二频频注视。

  等到吃了饭,夜摇光决定就在这家客栈休息一宿,她需要洗个澡,然后美美的睡上一觉。等到夜摇光洗完澡,前脚进入房间,后脚一个人就堵了进来,一把拉住她,将她翻身抵在房门上,那一双漆黑幽深内敛的眼眸紧紧的盯着她。

  “湛哥儿,淡定,你别点火,我会把你吃掉的!”夜摇光对上那一双危险的眼眸,语无伦次道。

  “师娘嗯?”温亭湛眯了眯眼就俯下身,狠狠的亲上这张让他恼怒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