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494章 无所不能的湛哥
  “别急,我已经让小乖乖传信给源恩大师,源恩大师交友甚广,若是在这里得不到答案,三日之内小乖乖也会赶回来。”温亭湛早就做了两手准备。

  “有你在,我便不担心。”夜摇光点头,心里的一点担心也被他温暖的目光所融化。

  吃完饭之后,几人包括乾阳这只猪都不摊床上,而是和他们一起去游览寺庙的风光,海塔寺与中原的佛寺建筑非常的不同,几个人看得都是兴趣盎然,还有寺中的沙弥对他们讲解一些佛像的故事,这里的沙弥许多都会汉语,所以交流起来并不困难。

  一直到天完全黑下去,几人才回到禅房各自洗漱睡觉。

  夜摇光和温亭湛是同一个禅房,见夜摇光半晌睡不着,温亭湛伸手覆盖在她的眼睛上:“睡吧,一切有我在。”

  这句话似乎能够催眠,夜摇光就真的很快进入了梦乡。

  等到夜摇光熟睡了之后,温亭湛才轻手轻脚起来研磨铺纸,沉默了片刻才提笔开始抒写,与往日不同,他写的格外的缓慢,有时候甚至要搁笔想了想才知道,写到了深夜在将几张纸叠好,而后轻手轻脚的歇下。

  第二日夜摇光起来修炼,温亭湛照样起了身,大家一起吃了早膳。

  刚刚吃完,就有一个小沙弥走了进来:“温施主,主持长老派小僧来请施主。”

  几人都惊讶不已,这老和尚竟然一晚就改变了注意,他们纷纷将目光投向温亭湛,很想知道他是怎么办到的!

  “我可否带一人同去。”温亭湛问。

  “可。”小沙弥似乎早就知道温亭湛要问,很痛快的点头。

  温亭湛自然是要带着夜摇光一道去,拉着温亭湛落在后头,夜摇光低声问道:“你做了什么,怎么这么快就见到了益西长老?”

  昨夜他们在寺庙之内游览,澳门赌博网站:听到了很多关于益西长老的事迹,他可是被如今整个藏传佛教称之为‘活佛’的人物,就算是达官显贵都不轻易接见,据说还给戈无音的老爹吃了闭门羹,这样的人昨天表明了态度不愿见他们,睡了一觉就答应见,这一见就意味着他答应插手。

  “送了点东西贿赂他。”温亭湛说的一本正经。

  “切~~”夜摇光斜了他一眼,“他是那么好贿赂的?”

  “傻摇摇,这世间只要是活人,就有**,即便是修道出家之人也不例外,只不过执着的东西不一样罢了,投其所好自然是神仙都请得动。”温亭湛伸手捏了捏夜摇光的脸。

  “他的好你都能投,不愧是我湛哥!”夜摇光心里是一个大写的服字。

  “二位请进。”这时候益西长老的禅房终于到了,小沙弥打开房门,站在门口对他们摆出请的姿势。

  夜摇光和温亭湛进入禅房,益西长老着黄色袍子袈裟,没有戴僧帽坐在那里,见夜摇光和温亭湛来了,就行了一个佛礼:“请坐。”

  说的是标准的汉语,是夜摇光进入青海,除了遇上的汉人以外,汉语最标准的一人。

  “益西长老。”二人同时行了礼,才各自坐下。

  “温施主可否告知我,这本《奥义书》从何而得来?”益西长老的面前摆着的正是温亭湛昨夜熬夜写的几张纸。

  夜摇光看了看上面的文字竟然是梵文,当然她仅限于知晓那是梵文,并不知内容是什么,一个字都不认得。

  “机缘巧合而来,便将之默出赠予贵寺。”温亭湛笑道。

  “温施主当真要将之赠予本寺?”益西长老显得非常的激动。

  夜摇光就诧异了,这世间竟然还有让益西长老这样的高僧激动的东西,不由纳闷这《奥义书》到底是何物。

  “正是。”温亭湛很肯定的回答,“此书已被毁去,是我在毁去之前有幸看过,故而将之默下来,还望长老不弃。”

  “不嫌弃,不嫌弃,我要代海塔寺感谢温施主的馈赠。”说着,益西长老站起身对温亭湛行了一个礼。

  吓得夜摇光眉心一跳,藏传僧人一直要比汉和尚随意,这一点从益西长老的自称就可以看出来,但是他竟然代表海塔寺向温亭湛行了大礼,让夜摇光有那么一丁点惊悚,就好比哪日缥邈仙宗的宗主向她行大礼是一个道理。

  “益西长老,我可否问一问这是什么《奥义书》?”夜摇光问道。

  “此乃《吠陀经》之《摩诃那罗延奥义书》,是我佛门至宝,《吠陀经》我寺中收藏并不完整,此书正是缺失的其中一本。”益西长老并没有害怕他们所求,而有所保留,将《吠陀经》详细的说出来。

  原来是古印度至高经典,佛教就是从印度传进来,可想而知这部书的重要性,也能够明白益西长老为何如此激动。

  说完之后,益西长老犹自非常爱护的摸了摸那几页纸,才对温亭湛和夜摇光道:“你们所求之事,我已知晓,三日之内我定然为你们解除顾虑。”

  夜摇光大喜,没有想到益西长老竟然是打算亲自出手,佛法修炼的等级夜摇光不清楚,但是源恩要换作修道之人,怎么也是大乘期上下的修为,这位益西长老和源恩给她的感觉差不多,有了他的承诺,夜摇光顿时就放心了。

  “多谢益西长老。”夜摇光连忙感谢。

  益西长老又与温亭湛说了一会儿话,才亲自将他们送禅房,那绝对是帝王到了他这里才有的待遇,让夜摇光颇有些受宠若惊。

  离开了益西长老的院子,夜摇光才问道:“那什么《吠陀经》的奥义书,你是从哪里得到?”

  绝对不是在永安寺,温亭湛不会做这样的事情,这么高逼格的东西也不可能是在某个书院。

  “寻金芯的时候我就是靠着假装懂它接近复执。”温亭湛笑道。

  原来就是那一本梵文,没有想到当时完全不懂梵文的温亭湛竟然将之全部背了下来,今日以此换得益西长老这么大的相助,她有预感就算益西长老今日帮了他们的忙,他日再有困难,益西长老也不会推辞。

  “湛哥儿,你说,还有什么是你做的不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