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491章 龙吟声
  在八月最后一日,他们终于抵达了青海。

  古木参天,芳草没膝,山花烂漫,鸟雀啾啾,溪水潺潺,景色秀丽,气候宜人。有碧蓝无垠的天空,有青黄广阔的草原,有澄澈净明的湖面,还有延绵万里的群山……

  “这里真的好美。”秦敦看着眼前的风景,不由心中感叹。

  “看惯了亭台楼阁,自然向往空茫草原。”夜摇光笑道,“其实每个地方都很美,缺少的是发现美得心罢了。”

  “小枢所言极是。”闻游点头。

  “此处地处复杂,你们可要谨慎。”温亭湛不由叮嘱一句。

  大家心里都明白,这里汇聚汉、藏、回、蒙古、哈萨克等民族。虽则现在吐蕃已经灭亡,此处也已经归顺天朝,但由于民族文化的多元性,语言的不通,很容易出现误会和冲撞。和后世不同,现在的藏民也很好客,但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冲突,基本是不会太欢迎汉人。

  “都是语言惹的祸,若是大家言语相通,哪里会有这么多误会。”夜摇光不由叹气道,“这世间从来没有不想安宁度日之人。”

  夜摇光的话让温亭湛和萧士睿陷入了沉思。

  “没事,左不过我们明儿就进入昆仑山,日后都要在深山里度过,能碰上的并不多,趁着今晚你们还能住在客栈,好生享受一番。”夜摇光笑道。

  “好啊好啊,我最喜欢住山里。”乾阳一脸期待无比的神情。

  “嗯,你终于有了归属感,我们都懂。”夜摇光拉着温亭湛就走。

  晚上夜摇光和温亭湛还挺忙的,因为她要充分准备接下来行程的东西,大部分她都备好,只是查漏补缺。顺便带着温亭湛去打听缘生观。为什么要带着温亭湛呢,因为从他们打算到青海之后,温亭湛就开始学习藏语,虽然才学了半年,说不上精通,但日常交流绝对没有问题,打听了好久,才打听出缘生观的位置。

  而且还是在一个藏民的口中打听到,然而缘生观的位置距离他们竟然还有一千多里,让她有些心塞。

  等到夜摇光和温亭湛回去之后,就见萧士睿和闻游脸色有些不好。便问道:“怎么了,这是?”

  “方才在坊市转了一圈,发现藏民和汉人拿着同样的皮毛去贩卖,价格相差非常之大,他们都在打压藏民的价格。”秦敦将事情简单说了一遍,“不仅如此,很多东西贩卖也是两个价格。”

  “这也是沉珂,现在我们知道就行,日后有能力再言其他。”温亭湛淡声道,“用膳吧。”

  这一顿饭吃的非常沉默,萧士睿等人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场面,温亭湛还好,其实民族歧视与贫富歧视没有什么差别,这些东西他早就看透,吃完之后,各自也无言。

  夜摇光用眼神示意他要不要去开导他们一番,温亭湛却摇了摇头。深的道理上他愿意提点,这些浅显的问题要靠他们自己去想明白。

  既然温亭湛是这个态度,夜摇光也就不操心,她痛痛快快的洗了个澡,进入了深山要洗澡就不那么方便,然后美美的躺在床榻上。

  正当她有了点睡意的时候,朦朦胧胧之中听到了龙吟声。

  “龙吟声!”从床榻一跃而起,夜摇光快速的披上衣衫,箭一般冲出去,几乎是同一时间乾阳也出了门。

  “师傅,是龙吟声。”乾阳道。

  “嗯,我们去看看。”夜摇光点了点头,就见温亭湛的房间也被拉开了房门,就对温亭湛道,“我和小阳出去一趟,你留在这里,此处不安全,士睿身边不能没人。”

  “嗯。”温亭湛自然听不见龙吟声,虽然听到了乾阳的话,却没有多问,他看着夜摇光和乾阳的身影快速的消失,然后径直进了萧士睿的房内。

  夜摇光和乾阳快速的朝着龙吟声传来的方向飞奔,越靠近她就越发觉得这声音非常的痛苦,仿若受了重伤的巨龙。

  但龙是神物,若是有实质的龙,那就是神了,没有任何力量波动,也没有漂浮的灵气,怎么可能有神仙打架,神仙打架他们这些凡人就是修炼之人也没有资格看得到听得到。

  所以,绝对不是真正的龙,那就只有可能是龙脉!

  果然两人追到了一个山脉之下,这是一座并不大的山脉,也许是被昆仑山所滋润的情况下,竟然形成了活龙。但凡有山脉的地方定然有龙脉,只不过这个龙脉有没有灵却未必,倒是可能影响阴宅,护住死人。但要庇佑活人就只能像夜摇光寻龙涎液的那一条龙脉。

  而这座山脉的龙脉是有灵的。

  “师傅,这条龙脉被腰斩了。”乾阳的目光直直的看着山脉。

  “腰斩?”夜摇光一把将他拎过来,“你能看到龙脉?”

  “只要有灵的龙脉我都能看的。”乾阳点点头。

  “卧槽!”夜摇光怒,她咋没有这么强悍的本事,不然当初也不会费了那么多的周折。

  “你可知龙脉因何被腰斩?”夜摇光不由皱眉。

  断龙脉,那是非常缺阴德之事,行这种事儿的人必遭天谴,懂得怎么断龙脉的人必须就懂得要付出的代价,可饶是如此他依然做了,夜摇光想不明白好好的龙脉怎么就得罪了人,还是有人要利用龙脉行恶事。

  这条龙脉还没有到腾飞之时,尚在胎腹之中,龙脉胎死腹中,那就会演化出巨大的龙怨,山川恶化,荼毒一方恶灵不止,可比鬼怨要可怕太多。

  “不知道,不过我看到它被伤之处,我们去看看。”乾阳指着一个方向。

  “恐怕有危险。”夜摇光没有立刻奔上前,她在凝眉沉思,能够对龙脉动手脚的绝非凡人,修为高与低谁也不知晓。

  但是这是龙脉,她对不为恶的活人尚且做不到见死不救,对龙脉就更不可能,衡量了片刻,夜摇光对乾阳道:“我们见机行事,你一会儿紧跟着我,无论发生何事,都要听我话。”

  若不是她自己去寻,颇费周折,她才不想带着他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