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488章 居家旅行必备
  刺杀未遂,萧士睿受了轻伤,皇帝依然很震怒,加上郭建廷联合湖广布政使查出了窦刑不少的罪行,窦刑和窦英度父子被判斩首,窦英和反而因为最后将当初欺君罔上的事情推到了窦刑的身上而免了死罪,不过是罢免了官职,念在他及时醒悟,有他暗中传信才阴差阳错让皇长孙及时转危为安,只判了家产充公。

  屹立与湖广之巅的窦家轰然倾塌,陛下的处置很公允,窦家其他人不论是否还有在朝为官都没有追究,只不过窦刑一房三代不能入仕。

  当消息传来的时候,夜摇光和温亭湛还有萧士睿等人已经抵达青海的边境,延绵五千余里的昆仑山已经可以看到轮廓,一年最酷暑的时刻,却不曾想这里竟然清凉得要穿上夹衣。

  “快喝药吧。”夜摇光将熬好的药递给秦敦。

  秦敦前日远远看到昆仑山的轮廓,当天夜里他们所住的客栈,秦敦的房内看到景色优美,就忍不住推开窗户提笔作画,画完才感觉到自己身子不适,昨日到了半路上发起热,偏偏他们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好在有夜摇光和温亭湛在,夜摇光用五行之气给他退了热,温亭湛亲自去山林里采了几味药给秦敦治病,现在已经好的差不多,但药不能停。

  “多谢小枢。”药非常的苦,秦敦端过来,捏着鼻子一口饮下。

  “好在我们是跟着小枢和允禾。”闻游不由感叹,就像夜摇光自己所说的那般,他们两是居家旅行必带品。

  “现在知道跟我们一起多幸福了吧。”夜摇光从秦敦手中接过空碗,从乾阳那里抠了一块糖糕递给秦敦,“甜甜嘴。”

  “早就知道了,我这不为了跟着你们,连皇爷爷的命都反抗。”萧士睿一边和温亭湛翻烤着野兔一边笑道。

  “你就不怕回去被你皇爷爷修整?”夜摇光睇了他一眼。

  郭建廷的事儿完美落幕,萧士睿受伤,皇帝自然是连忙传信让他回去,原本这一次他们出游皇帝就不允许,萧士睿阳奉阴违的硬要跟着,好在皇帝比较英明,没有认准是他们给蛊惑的,不然他们也要跟着倒霉。

  “安啦,摇姐姐。”萧士睿不知不觉也染上了夜摇光不少口头禅,“皇爷爷传我回宫,也不过是做做样子,他比谁都希望我在外面多走走、多看看、”

  “总算开窍。”温亭湛点头。

  “为什么?”其实夜摇光到现在都不明白,陛下怎么会舍得他的宝贝疙瘩到处跑。原本他们这次出游,她都没有打算带上萧士睿,因为猜想他不可能跟着他们。

  闻游和萧士睿还有温亭湛相视一笑,闻游道:“因为陛下是明君。”

  夜摇光坐在三人的面前,隔着火堆,看着三人一副我们都懂的表情,看看秦敦和陆永恬还有……算了,这个吃货不提也罢。顿时觉得她似乎沦落为陆永恬之流,心里非常的不爽。她认真的想着,可是怎么也想不明白,不由鼓着腮帮子不说话。

  温亭湛见此,便轻声解释道:“陛下也是无奈之举。”

  这话一出,萧士睿的脸色就变得有些伤感,夜摇光误以为牵扯到什么敏感话题,于是摆了摆手:“得了得了,我不爱听你们那些是是非非。”

  萧士睿也算是了解夜摇光的人了,一下子就懂夜摇光的用心,不由心里一暖,便代替温亭湛道:“皇爷爷是个有大智慧之人,皇曾祖是个高寿之人,皇爷爷接手的江山已经是千疮百孔,若非皇爷爷在,我萧家的江山只怕已经走到尽头,皇爷爷登基太晚,登基这二十年都在补皇曾祖挖出的窟窿,也只是维持了盛世太平的表象,横梁内已经是蛀虫无数。皇爷爷年事已高,近年越发的力不从心,我几位叔叔并非没有大才者,反之他们个个都有大才,但他们私心太重,拉帮结派将原本就已经岌岌可危的屋子又往下拉了一把。我在帝都皇爷爷还要分出心神护着我,澳门赌博网站:于我而言在帝都与在外面一样危险,与其将我护在身侧依然防不胜防,不然让我出来闯一闯,一则可以锻炼我,二则我也到了可以大婚的年纪,也防止有人拿着我的婚事动手脚。”

  夜摇光想想也是这么回事儿,蓦然间她又想到了一件事,不由四周看了看:“你的暗卫里,就没有皇上的人?”

  这不合常理,但是有皇上的人,他们这些人背地里干的事儿不都被皇帝给知晓了?

  “自然有,但是我都知道是哪些,该让他们知道什么,不该让他们知道什么,我自小就在琢磨,这会儿已经炉火纯青。”萧士睿笑道。

  “算我问了个白痴的问题。”夜摇光翻白眼。

  这小子其实是个扮猪吃老虎的货,皇帝肯定很小就在他身边安插了人,他依然能够在皇帝面前这么纯良如小羔羊,自然有自己一套手法。

  “熟了。”温亭湛将手中的一条烤鱼递给夜摇光,“尝尝我的手艺。”

  夜摇光眉眼一弯,伸手接过,闻了闻然后点了点头,撕了一块尝了尝味道:“不错,可以出师了!”

  自从踏上青海的路上时,他们露宿深山的时日就越发的多,温亭湛也不舍得每次都是夜摇光动手,就发动所有人开始学,美其名曰,日后他们总是要分开,到时候没有了他们夫妻两,难道这几日就不吃不喝了?几人想想也是,日后总有用得上的时候,尤其是陆永恬他可是要带兵打仗的人,他觉得非常有必要多学习野外技能,就非常努力的跟着温亭湛学习,包括这次给秦敦采药,他也去学一些基本药材。夜摇光见他这样努力,也教他如何观天色,判断天气。

  虽然,智商没有提高,但是肯努力,陆永恬的技能还是见长。

  “我一直不明白,为何中书令大人就完全相信了郭大人的话。”吃完饭,秦敦伸手用木棍掏了掏火堆,将苦恼了好几天的问题问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