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487章 拿下直隶总督
  面前这个谈笑间便翻云覆雨的少年,让曾经在马上杀人无数的郭建廷都不禁内心发寒,这个上门来给他讲故事的少年。将他如何一步步的把一个高居正三品,手握一方政权的大臣逼入了死地娓娓道来。他虽然是武官,但他活了五十多年,一步步做到今日的封疆大吏之首,经历的官场纷争何其多,但让他冒冷汗的这绝对是第一次。

  “淇奧公子,本官听闻陛下钦封之时,尚且不明何意,只当是陛下爱屋及乌,今日一见,果不愧为淇奧公子!”郭建廷声音铿锵有力,他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温亭湛,“公子寒门出生,可知本官身为一家之主,姻亲便是两姓之好,这个时候你想本官因着窦家不义而落井下石,是否太过异想天开?”

  “呵呵呵……”温亭湛低低的笑出声,“郭大人,您别无选择。”

  “是么?”郭建廷倏地的站起身,对外高喊,“来人啊!”

  这时候两排穿着统一,一个个精神抖擞的士兵佩刀跑进来,而同时郭家的大总管也脸色惨白的跑了进来,看到温亭湛顿了顿,才凑到郭建廷耳边,低声说着话。

  郭建廷脸上迅速血色尽褪,他僵硬着身体转过头看着依然不动声色饮茶的温亭湛,若是方才他还极力隐忍着害怕,此刻惊骇之色已经掩饰不住。

  细长如玉的手指搁了茶杯,温亭湛施施然的站起身:“郭大人,我来直隶,是因为我查清了郭姑娘的死因,我方才给郭大人讲了我的故事,现在不妨给郭大人讲讲郭姑娘的故事……”

  随着温亭湛平淡的叙述,郭建廷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最后一双虎目都充了血。

  “郭大人,是我欺人太甚,还是窦家欺你太甚?这样的姻亲,你还要守望相助?”温亭湛依然面带浅笑。

  “小儿杀了聂启恒。”郭建廷冷声道,“这是本官唯一的嫡子。”

  “郭大人,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温亭湛淡声道,“聂启恒谁说是小郭大人所杀,有长孙殿下作证,是窦英度所杀,谁还能怀疑?现如今,郭大人你要做的,是带人去府衙,擒拿刺杀长孙殿下,企图谋逆的乱臣贼子窦刑。”

  郭建廷深深的看着温亭湛,他眼中的惧意已经成了实质,他对温亭湛重重一抱拳,就一挥手带着两排士兵往府衙而去。

  温亭湛露出浅浅的一笑,他缓步走出总督府,回到了茶楼。

  茶楼里窦英度正在和他眼中的萧士睿套话,萧士睿一直保持着要听书,对他一脸不耐烦的模样,每次他一说话,萧士睿就挥手让他喝茶,茶水喝多了就有些内急,刚刚开始还能忍住,很快就忍不住,但是又怕他不在萧士睿突然跑回去坏了父亲的大计,于是让自己的人留着,自己去了茅房,出恭完毕一出来,就被人敲晕。

  温亭湛拖着窦英度快速的离开了茶楼,去了郭府,和夜摇光汇合。

  “小郭大人,这个凶手你可得好生利用。”直接把窦英度扔给了两眼无神的郭宵冈,然后带着夜摇光离开了郭府。

  “他此刻都吓傻了,你把人交给他,不会出纰漏吧?”夜摇光有些不放心。

  “杀了中书令的嫡子,被吓到是常事。”温亭湛解释道,“是人,便有求生意志,他想活着,就不会出纰漏,这是郭家,他若是连这点事都办不好,我要他何用?”

  夜摇光便没有话可说:“我们现在是回府衙?”

  “府衙的事情有郭建廷和士睿在,不会有意外。”温亭湛摇头。

  “那我们去哪儿?”夜摇光看着方向既不是府衙,也不是他们的宅子,不由好奇的问道。

  “明光今日要回家,我们去送一送他。”于是温亭湛拉着夜摇光去了城门,在城门口众目睽睽之下,将宣麟送走。

  “你这是故意的。”夜摇光顿时明白了。

  窦刑怎么说是三品大员,下狱之后必然要彻查,而且还有人会为他周旋,到时候窦刑口口声声咬着温亭湛不放,毕竟那房间的的确确是温亭湛的房间,这是一个漏洞。所以,这个时间有更多的人来给温亭湛作证,他的的确确在外面送别友人。这个时候再有一个窦家人出来作证……

  “窦英和!”夜摇光抬眼看向温亭湛,“窦英和如何会被策反?窦家没有了,他的女儿就没有依靠。”

  “这人啊,都是自私的人,窦英和若是知晓他父亲其实是被窦刑给害死,为的就是窦家的权势呢?”

  夜摇光想了想,如果她的亲生父母是被亲叔叔因为家族权利害死,而他从小还要寄人篱下看亲叔叔的脸色行事,好不容易熬出了一点头,又要为了家族去牺牲,他放过窦刑就是放过杀父仇人,这样的恨意是无论如何都止不住,他会痛恨窦家,痛恨窦刑,他会是最想毁了窦家的人!

  夜摇光不由侧首看着温亭湛,夕阳西下,金色的余晖打在他的脸上,路边的垂柳飞絮都成了他的陪衬,他伟岸的身躯那样的高大挺拔,有一种将乾坤掌握在手中,气吞山河的威仪。

  “走吧,我们去看看窦英和。”

  夜摇光他们去府衙大牢的时候,府衙外面已经被重兵把守,只有郭建廷才有这个本事调动这么多的兵马,把守的人是郭建廷的亲信,他似乎得到了叮嘱,完全不阻拦温亭湛进去。

  夜摇光没有跟进去,她在外面等着温亭湛,温亭湛不知道对窦英和说了什么,只是一盏茶的功夫,温亭湛就面色如常的走了出来。

  这件事最后的结果便是,窦英和亲耳听到窦刑和窦英度合谋要刺杀皇长孙,他不甘为伍,故而窦刑就将当年窦刑指使他欺君罔上的事儿翻出来诬赖他,并且他府中寿宴的花胶汤也是窦刑所为。又有郭建廷作证,亲眼看到窦刑行刺皇长孙,若非他及时赶到,皇长孙只怕凶多吉少。

  铁证如山,加上痛失爱子的中书令暗中做手脚,谁都不敢帮窦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