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485章 分头行动
  萧士睿等人并没有睡,澳门赌博网站:都在书房内,夜摇光因为烤了东西,觉得自己一身油烟味,要去洗澡,故而就不参与他们的讨论。有什么需要的她的,温亭湛也会单独与她说。

  “允禾,明日到底要如何做?”第一次干这么大的事儿,不要说秦敦他们,就连萧士睿和闻游都有些紧张,于是需要深夜商议好,可千万不要出了差错。

  “何以如此不安?”温亭湛坐下淡声道,“明日午膳后,我会乔装成士睿去郭府。你们什么都无需多做,等到窦刑动手时,牵扯住窦刑,我以金子作为提示,你们看到金子之后,就可以让窦刑动手了,其余之事我自有安排。”

  这倒不是不信任他们,而是他们现在需要多学多看。

  “好。”闻游等人慎重的点头。

  “都早些歇息。”温亭湛,“我有事单独说与士睿。”

  大家也没有异议,都走了,等到房里只剩下两人之后,温亭湛低声在士睿的耳边交代了一些话,才又送走了萧士睿,然后去取了干净的衣袍,他也需要沐浴,等他沐浴完毕之后,夜摇光已经躺在榻上。

  “这么晚了,你有事儿?”见着披散着一瀑长发走进来的温亭湛,夜摇光立刻翻身坐起。

  在榻沿紧挨着她坐下:“明日用了午膳,你便独自寻个机会,不要让人知晓离开府衙,去郭家外等我。”

  “好。”这对于夜摇光而言,非常的简单。

  第二天,萧士睿带着温亭湛等人去向窦刑辞行,窦刑自然挽留,面上依然恭敬有加,萧士睿去意坚定,窦刑便中午设宴款待萧士睿。

  吃完饭之后,萧士睿散席离开时便问:“允禾,明儿一早启程,我今日可以出去游玩么,上次你带我去听书的地方,我还想去。”

  也准备离开的窦刑和窦英度突然顿住了脚步,他们的眉头一蹙。皇长孙这语气……像个被管束的孩子!

  “殿下不可贪玩,今日我身子不适,不能陪伴殿下,殿下不如多温书。”温亭湛的话带着强硬。

  “可我……”

  “殿下。”

  “知晓了。”

  “要不,我和萧归陪着殿下出去……”

  “嗯?”温亭湛似笑非笑的看了陆永恬一眼。

  陆永恬立刻条件反射的缩了缩脖子:“我陪殿下去午休。”

  看着几人远去的背影,窦英度惊骇,在他们面前盛气凌人的皇长孙,竟然被另外一个人管得死死的,而且不但不怒,反而心甘情愿……

  “父亲,皇长孙他……”

  窦英度正要说什么,却被窦刑给拦截下来,他的目光深远的看着闻游等人的脸色,看着他们行走的秩序,这才发现他们一群少年,竟然不是以萧士睿为首,而是以温亭湛为首。而且其他几个少年,对于温亭湛对萧士睿这样强硬的态度,竟然是面不改色。虽然他不曾多关注几个少年,但吃过几次饭,如他这样的人,只需要几句话就看得出这几个人的大概性格。他们的习以为常绝对不是伪装,那便是这才是他们平日里相处的方式,这个一直低低调调的少年,不但把长孙殿下管着,就连扬州督司嫡孙竟然会被他的一个眼神吓退……

  两父子在深思的时候,温亭湛和萧士睿离开了他们的视线,对视了一眼,然后他们回了院子,几人都进了温亭湛的屋子,温亭湛当着几人的面取出了一张人皮面具,这是仲尧凡准备的,是为了萧士睿的安全考虑,紧要时刻有人能够易容成萧士睿顶替萧士睿冒险。

  温亭湛把自己易容成萧士睿的模样,两人身高相差只有一丁点,互相换了衣袍:“你自己要随机应变,萧归我要带走,四周我都安插了暗卫,必要时受点小伤无妨。”

  “我省的。”萧士睿点头。

  “你们要时刻保持警惕。”温亭湛对闻游等人吩咐。

  得到众人的回应之后,温亭湛就带着众人离开了房间,房内只剩下萧士睿一人,他回到了萧士睿的房间。没过一会儿,他又出来,将萧士睿的言行举止学得十足,对着萧归招了招手,然后就带着萧归离开院子,院子外面自然免不了碰到府衙的差役。

  温亭湛还逮着一个差役问道:“府衙可有后门?”

  “有。”

  “带本殿去。”温亭湛吩咐。

  然后就从后门带着萧归离开了府衙,进了当地一个小的茶楼,茶楼有一位妙趣的先生正在激情高昂的说着书,温亭湛寻了一个临窗的雅间,房间内原本还有一个人谁也不知道,温亭湛将人皮面具撕下来,从新给这个人贴上,换了衣服,将萧归也留下,自己从窗户一跃而下,迅速的离开了茶楼。

  他先去了郭府对夜摇光轻声叮嘱了一些事儿,再去了直隶总督署。

  和温亭湛分别之后,夜摇光展开了温亭湛给她的图纸,快速的寻到了郭宵冈的书房,郭宵冈果然在书房,并且趴在案几上睡着了。夜摇光躲过守门的小厮,潜入进去,翻身到了房梁之上,看着案几上缭绕的香,夜摇光不由了然,这一个计划,温亭湛究竟动用了多少人,只怕其中少不得宣麟的帮忙,才能够这么周详精密。

  从怀里掏出聚魂鼎:“郭媛,你入他的梦,告诉他你的惨死,告诉他窦氏和聂启恒偷情。”

  在聚魂鼎之内,郭媛看着趴在案几之上的郭宵冈,眼神非常的复杂,她有恨意也有对父亲的怜悯。

  夜摇光指尖凝气,将聚魂鼎送到郭宵冈的头顶,悬浮其上。

  一缕缕凡人看不到的阴煞之气灌入了郭宵冈的大脑之中。

  有那么一瞬间,郭媛真的想要将她的生父吸尽阳气。这是她的亲生父亲,若是他肯多关心她一分,她何至于落到如今的地步,怎么会遭人侮辱致死在荒郊野外。

  “郭媛,不可生邪念!”通过聚魂鼎,感觉到郭媛的心思浮动,以及强烈的恨意,夜摇光连忙用神识出声提醒。

  郭媛这才猛然惊醒,做了鬼有时候真的忍不住恶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