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484章 两个妖孽
  于是乎,夜摇光就看到温亭湛提笔蘸墨,取了一张不大不小的玉水纸,然后从第一张结尾的那一个字连起来写了一张,写到最后一个字,又与柳家老爷子第二张的第一个字练成了一句话,古人是没有标点符号,就算是太祖的蝴蝶的翅膀也没有煽出来,一个字串联性比前世要大太多,等到温亭湛写完,墨迹干了之后,夜摇光将四张纸拿起来读了一遍,无论是语气,还是通篇的连贯性,风格,完全找不出任何破绽。

  在夜摇光惊骇的目光下,温亭湛将自己写的那一张递给了宣麟。

  宣麟又拿起一张纸,按照温亭湛的内容临摹了一遍,宣麟的字竟然和其他三张完全一样,就连细微处的停顿收拢,一笔一划仿佛力度都分毫不差,夜摇光看着温亭湛看着宣麟,这两只妖孽。

  等到宣麟写完之后,被宣麟打发下去的阿奇回来了,他的手中一个刻好的章还有一个信封,信封和柳老爷子的信封也一般无二,宣麟又在上面写了原信封的字,这才把变成了四张的信纸按照原来的方法折好,为了让厚度也没有问题,宣麟还特意将信纸用东西压了压。

  最后是蜡封,宣麟看似非常随意的将熬好的蜡油抬起了一个高度,倾倒了几滴,而后从阿奇的手中接过印章,等了一会儿才印下去。夜摇光看得目瞪口呆,由于原信封宣麟并没有破坏蜡封,而是从底端撕开,夜摇光将两个信封拿到手中做对比,惊骇的发现竟然完全一样!

  “你是怎么做到的!”这个蜡封考验的地方太多,蜡的多少,蜡滴落的形状,蜡的厚度,等等都是很难控制的因素。

  “熟能生巧。”宣麟轻轻一笑。

  夜摇光想到了宣麟的身体,他这样的身份,这样的身子,肯定是没有童年的,他不能行,不能奔跑,不能玩乐,也许曾经无数个夜晚孤独的躲在房间内与烛火为伍,也许无数个夜晚因为疼痛而不眠,滴烛到天明。

  “厉害。”夜摇光没有露出一点其他神色。

  宣麟没有说话,而是将信封递给温亭湛,温亭湛翻过来,提笔在背面的最下端,点了一个小黑点。

  夜摇光将信封翻过来,果然原来的信封背面也有一个。

  两只妖孽!

  而后温亭湛将小乖乖给叫出来,将信递给了小乖乖,小乖乖抓着信封就跑了。

  夜摇光算是明白了,估摸着柳老爷子的送信人还在半路上狂奔,温亭湛是算好了距离和时辰,将这封信偷走,做了手脚之后,又将信让小乖乖送回去,估摸着在路上送信的人也没有那个时间去检查现在信还在不在,等他歇下来检查的时候,小乖乖联合暗卫已经将这封信给送回去。

  这中间看似简单,但很多事情都必须精准无比,稍有差错就会败露。

  “你为何要费这么大的功夫?”夜摇光有些想不明白。

  她刚刚也看了内容,温亭湛添加的内容无非就是一些隐晦牵扯到朝堂的话语,但都是指向温亭湛多么的不好,以及柳老爷子揣摩温亭湛的野心,预计温亭湛很可能不是拿窦英和开刀,而是要直接对付窦刑。

  “让窦刑早日动手。”温亭湛笑道,“我们都快耽搁大半个月,早些把此间事了,便能早日去青海。”

  温亭湛自然不会点醒夜摇光,他添得那一页纸,那几句话足够窦刑急火攻心,一刻也等不了的对自己动手。

  “你不会又在引火烧身吧?”夜摇光狐疑的看着温亭湛。

  “放心,明日窦刑必然动手,明日我和你去郭家。”温亭湛抓住夜摇光的手轻声道。

  “你们要去青海游历?”宣麟何等聪明,只从只言片语就看出两人之间的事情,于是便出言帮了温亭湛一把。

  “是啊,早就决定去青海。”果然,夜摇光立刻兴奋的说道。

  “可惜青海路途遥远。”宣麟轻声一叹。

  “没关系,等你好了之后,我们再结伴出游。”夜摇光连忙道。

  “这算是承诺?”宣麟便问道。

  “承诺。”温亭湛点头。

  “好,那我便好生养好身子,盼着能和你们结伴出游之日。”宣麟笑道。

  “等我们去青海,我给你画个小漫画,把我们所见所闻都画出来,让小乖乖送给你。”夜摇光一脸期待的说道,“让你就和我们一道无甚区别。”

  “漫画?”宣麟有些听不懂。

  “等你收到就明白了。”夜摇光卖个关子。

  “好,满心期待。”宣麟点头,而后道,“我让阿奇猎了一只狍子,借花献佛便在宅子里摆个宴,我们一道用个膳。”

  “好啊好啊。”距离上次吃野味已经是半个多月前,夜摇光也是想了,连忙挽袖子,“我亲自去烤。”

  “允禾,好福气。”宣麟看着夜摇光消失的背影羡慕道。

  “早知瞒不过你。”温亭湛指的是宣麟知道夜摇光是女儿身。

  “尚在岳鹿书院之时,我便猜想到了一二。”宣麟道,“不过没有想到,你竟然真的让未婚妻去了书院。”

  全是男儿的书院,得多大的纵然与心胸才能够允许自己的未婚妻,女扮男装混迹在男学之内,宣麟想想自己,他未必做得到,至少到现在还没有出现那么一个女子,可以打破他的底线,让他摒弃原则。

  “当你遇上,便知世间一切,都不如她展颜一笑来的重要。”温亭湛笑了笑,转身走到宣麟伸手,亲自推着轮椅,“走走吧。”

  宣麟抬手制止了阿奇,澳门赌博网站:他知道温亭湛定然是有什么要对他说。

  两人私下又说了什么,无人知晓,等到夜摇光调好配料,让人将烤肉的架子摆到院子里,又去买了一些葡萄,正是这个季节,捣了一些葡萄汁,黄昏的时候,他们就在院子里美餐了一顿,一直到天要擦黑了,夜摇光和温亭湛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宅子。

  因为现在窦刑对他们还没有警惕,所以他们出入都很自由,只要不涉及萧士睿,都没有人关注,回来也不用特意打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