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479章 步步紧逼
  听完温亭湛的话,澳门赌博网站:夜摇光站起身直接往房外走,聪明绝顶的温亭湛竟然一时间不知为何夜摇光是这个反应:“你要去何处?”

  站在门口回头看着温亭湛,她笑眯眯道:“你把什么都算计好了,我自然要去准备些点心瓜子,坐等好戏登场。”

  这话让温亭湛哭笑不得,他觉得有时候夜摇光的言辞真是无比逗乐。看着夜摇光离开后,他才站起身回到了房间,尽快将东西给改进。

  三日的时间,一晃就过,窦刑能够坐到布政使的位置上,绝对是有过人的本事,他不仅查出了凶手的来历,并且还找到了一个人证。

  “回禀殿下,凶手已经被查出。”窦刑亲自带着人证到了萧士睿的面前,彼时萧士睿正好在和温亭湛下棋,几个人都在观棋。

  “哦?”萧士睿道,“窦大人不妨说上一说。”

  “凶手乃是保定人,他们隐居深山,月前他随妻子到府城药房看诊,恰逢窦岭从城外赶回,不慎惊了马儿,使得其夫人一尸两命,故而怀恨在心,才潜入进汇珍楼,只为杀了窦岭为妻儿报仇,此人乃是他们的同村,且事发当日,他也目睹全场。”窦刑非常有条理的说道。

  萧士睿便将目光投向窦刑带来的人证。

  “这是长孙殿下,你将你知晓的如实告诉长孙殿下。”窦刑吩咐。

  “殿殿下……难难叫保儿,是害个大黑的同村儿……”保儿非常的紧张,说话吞吞吐吐,而且一口保定的乡音,最后还需要窦刑来翻译,他们才听明白。

  原来这个叫做保儿的人,就住在被他们叫做大黑的凶手同村,那一天他亲眼看到知府的公子窦岭当街纵马,导致大黑的妻儿因为流血过多而死在了医馆。

  “既然如此,那就将凶手带上来让他认一认。”萧士睿道。

  窦刑自然是立刻吩咐人将凶手给带上来,保儿也立刻认出了大黑。

  萧士睿也点了点头,伸手将保儿给挥退:“既然是来杀窦岭,为何巴豆粉却出现在本殿的汤内?若非那汤内有鸡脚,本殿只怕已经喝下去。凶手查明了,可汤窦大人又要如何解释?”

  “回禀殿下,那汤没有胡椒粉,原是窦岭所忌,故而乃是给窦岭无疑,应是厨房下人端错的缘故。”窦刑道。

  “端错?”萧士睿轻笑,他的手指转动着指尖的黑棋,棋子的棱角发出冰冷的光芒,“窦家的下人都不是新进府的吧?”

  跟随着窦刑的知府窦英和连忙回道:“不是。”

  “窦知府的爱子忌讳胡椒粉也不是一两日吧。”萧士睿又问。

  “不是。”窦知府心情越来越紧张,却不得不回复。

  萧士睿抬眸,他细长的眼睛紧紧的盯着窦知府:“府中以往宴客时,贵府可有人端错了窦公子的烫菜?”

  “不,不曾。”

  “呵,所以本殿来了贵府就端错了,且一桌子的人错就错在了本殿的身上,窦大人是想要用巧合二字打发本殿么?”萧士睿的声音越来越冷。

  “回禀殿下,这事的的确确是一场巧合。”窦刑面色坦然的说道。

  “窦大人换了是你,你可信?”萧士睿目光落在窦刑身上。

  窦刑一顿:“殿下,就算给窦英和一百个胆,他也不敢谋害殿下。”

  “不敢?”萧士睿冷笑的点着头,“你们的的确确不敢,但是本殿的七皇叔不知道敢不敢。”

  窦刑的身子一僵,窦知府吓得身体一抖。

  “窦大人,你们查到了凶手的身份,本殿也查到了一份。”萧士睿将手伸出去,萧归将一叠纸恭恭敬敬的递上,萧士睿接过将之递给窦刑,“窦大人也别喊冤,看完想清楚再对本殿说。”

  窦刑沉默得接过,看过之后眼睛都瞪大了,这件事他完全不知道,当年窦英和言之凿凿说凶手已经被烧死,他才替窦英和去领了功,次年和郭建廷力保才做了三年县令的窦英和成为了保定知府。

  他气得抓住纸的手都有青筋暴起,怒瞪着窦知府:“你说,这凶手你可认得?”

  “我……我我……”窦英和自然是认得这凶手,当天夜里他就想要杀人灭口,不过被萧归给阻拦,但是后来他庆幸没有杀了凶手,否则他们窦家真是百口莫辩,可如今他更是有话难言,他被逼的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战战兢兢的说不出话来。

  窦刑见此,哪里还不知道前因后果,他沉沉的闭上了眼睛,转过身重重的跪在了萧士睿的面前:“殿下容禀,老臣确然不知此事……”

  “你不知?”萧士睿没有给他说下去的机会,“六年前本殿在皇爷爷的身侧,皇爷爷亲口对本殿言及,你力保窦英和为保定知府,其首功便是擒拿逍遥法外连杀十二人的凶手!这凶手竟然没有死,没有死也就罢了,七年后竟然出现在了你们窦家,牵扯到了刺杀本殿。窦大人,你来告诉本殿,一个连续三年四处杀人的惯犯,为何在你这侄儿的直辖六年风平浪静?当年你这好侄儿又是如何欺君罔上,因何要替凶手开脱?”

  “殿下……”

  “啪——”不等窦刑辩驳,萧士睿就将棋笥甩袖一扫,棋笥砸在了窦英和的身上,迸溅的棋子打在窦刑的身上,“你还想如何狡辩?你说你不知,好,本殿姑且信你,但你堂堂湖广布政使,三天的时间你竟然连本殿都能够查到的东西都查不到,你要本殿信你不是包庇纵容,那么本殿恐怕要上报皇爷爷质疑你的能力。”

  “殿下恕罪。”事情到了这一步,窦刑真的是辩无可辩,他进士出身,从小县令一路做到如今正三品执掌一方政权,还是第一次这样哑口无言。

  “本殿无能定你之罪,自然也无能恕你之罪,你要恕罪,就等着皇爷爷圣裁吧。”说完,萧士睿就走了。

  一直没有说话的温亭湛和夜摇光等人自然也跟上。夜摇光的目光落在面色一直很平淡的温亭湛脸上,原来他所说的是逼迫一番,就是这样的逼迫。窦家从一开始每一步都在往他定好的路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