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474章 听天由命
  “定然是保定知府与凶徒一丘之貉。”陆永恬怒气冲冲的说道。

  “这也值得你动怒?”闻游睇了他一眼,“古往今来,官匪串通比比皆是,不过各取所需罢了。”

  “那此刻是谈不拢了,所以那凶徒一不做二不休拿知府千金开刀?”秦敦问道。

  “定然是如此。”陆永恬点头。

  “应当不是。”萧士睿蹙了蹙眉道,“那凶徒既然是连环杀人,他所享受的当是如此杀人带给他的满足与快意,这样的人非常可怕,没有那么容易被收买,除非保定知府主动给他提供这样的人供他发泄,否则我觉得他们二人很难达成协议,而这七年来保定府确然没有出现过相同的杀人命案。”

  “士睿说得对!”夜摇光赞道,这个人明显是个变态杀手,变态都是心理扭曲的人,这样的人若是都能够掌控,那么这保定知府也就是神人了。

  “保定知府姓窦,乃是窦氏的大堂哥。”温亭湛突然出声道。

  “难怪你要挑出这件事大做文章。”夜摇光道。

  温亭湛对她笑了笑,才看向众人:“此事乃是我与明光商议后的下手点,这件事明光已经查清楚,七年前死的的确非真凶。其实当年窦知府还真的查出了凶手,可凶手过于狡猾,诈死而逃,窦知府原以为凶手已经葬身火海,当时正逢保定知府任期将满之际,为了邀功,窦知府便寻了一个假凶手,至于这七年为何凶手没有动静……”

  在温亭湛的讲诉之中,夜摇光等人才明白了始末:原来这个凶手在奄奄一息时被一名女子所救,这名女子是乡野女子,因着天生克六亲而被同村排挤在深山,这名凶手与其同病相怜,他亦是因为连死四任妻子,才被同村之人的流言所激发恨意,他杀的第一个人就是他同村平素口舌颇多的妇人,也因此他们在深山成了夫妻,原本一切都相安无事,今年他的妻子有了身孕,为了安胎他们才走出了深山,但也是极少。

  一个月前他带着身怀六甲的妻子去看大夫,可知府的公子从城外疾驰纵马而归,推搡之间他的妻子跌到在地,又被一辆推车撞到了肚子,等他将妻子送到医馆之时,已经来不及,所以才又把他内心的魔再度激发出来,他便是想要去杀知府公子,可在中间遇上了颐指气使的知府千金,这人有心魔,他受不了任何聒噪的女人,遇上了就会发疯,故而他就将知府千金给杀了。

  当然他杀知府千金的过程是温亭湛推断,源自于宣麟查到当年凶徒所杀之人唯一的相同之处,就是死前都有口舌之争。

  “那他岂不是还是要杀知府公子?”几人听了都是后怕,这样的人真是和疯子无疑,遇上了只能自认倒霉。

  “正在计划中。”温亭湛动了动手指头道,“若我没有猜错,应该在后日夜里。”

  “后日虽然是知府大寿,可他才刚刚丧女……”秦敦愣然,他们进城之后倒是听了些议论。

  “知府姑娘已经下葬。”闻游道,“只听过儿女给父母守孝,难道还要父母给儿女守孝?”

  “现下已经是八月,今年考绩再过一个月就有定论。”萧士睿道,“这时候又出了这事儿,若是他再不趁着办寿宴走动走动,只怕就没有机会了。”

  “所以,早些歇息,明日我们好生去街上逛逛。”温亭湛对萧士睿一笑,便站起身,拉着夜摇光就去了他们的房间。

  房间依然是隔壁,温亭湛将夜摇光送去睡了,自己才歇下。

  第二日,温亭湛独自带着萧士睿去逛街,当然不知道他们两怎么逛的,反正窦知府是知道了萧士睿的身份,明日就是自己的大寿,有些还在观望的人正需要一个吸引力,还有什么比皇长孙更吸引人?

  所以两人才回来没有多久,知府就带着两个人,低调而又谦卑的来请萧士睿去府中做客,皇长孙盛情难却,也就带着他一众好友去了。然后当天夜里,皇长孙又兴致勃勃的将这件事写了书信传向了帝都。信中有如实交代他们在濮阳的听闻,也义愤填膺的言道要好好看看这位窦知府是不是阳奉阴违,所以故意暴露身份,住进了知府府衙。

  窦知府寿辰这一天,果然来了很多人,这人比往年多太多,以往他的上司们都是派个人送份礼,今儿可是都派了重要的人来,比如窦家的嫡子,窦氏的亲大哥窦英度,比如郭媛的父亲郭宵冈,还有在郭家做客的聂启恒都亲自来,这自然是给皇长孙面子。

  “都来了才好。”萧士睿笑的阴测测。

  他就等着他们亲眼看着窦知府怎么栽跟头,先用窦知府给他们来盘开胃菜,好东西还在后面慢慢上。这是萧士睿亲自参与的第一次谋划,他的心情有些复杂,但是最多的自然是兴奋。

  几个人都来给萧士睿见了礼,也会了会陛下钦封的淇奧公子。

  寿宴是在晚间举行,一则不影响办公,二则现在是初秋还非常的热。

  设宴的地点乃是府衙的花园,大概有十来桌的人,但十来桌已经把整个保定甚至豫州大半官场人家给囊括。

  “皇长孙的面子挺好用的。”夜摇光低声和温亭湛道,“那两桌还是临时加的呢。”

  “要的就是他们手忙脚乱。”温亭湛唇角一扬。

  不这般,如何给凶手大开方便之门?

  “你不会真的让凶手再杀一人吧?”呆了一天,他们已经见了窦知府的儿子,是一个非常势利之人,在萧士睿面前点头哈腰,在他们面前鼻孔都恨不得冲上天,夜摇光也不喜欢他,而且他害得人家一尸两命,背后指不定还有多少龌蹉事。

  “一切看他的命。”温亭湛端起特意要的温水一饮而尽。

  这一场谋杀非他策划,谁说知晓了就一定要去营救?他又不曾亏欠,对方于他也无恩情,且并不是一个良善之辈,是生是死,听天由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