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473章 最难是情
  半个月前,澳门赌博网站:他们才刚刚启程,那时候没有窦氏和聂启恒之间的私情,他们一心只想暗中做手脚将郭家弄成人人相争的肥肉,甚至夜摇光他们都可以不用来保定府,只需要温亭湛和萧士睿暗中走一遭便是,所以保定知府的姑娘怎么都不可能是温亭湛为了能够正大光明进入保定府而残忍模仿十年前的旧案做的手脚。

  而且若是当年凶手真的已经服罪,保定知府怎么会为了头顶上的乌纱帽而隐瞒自己的女儿真正死因?

  “是我言辞不当。”闻游连忙道。

  “人之常情,无需在意。”温亭湛一笑置之。

  而后,伸手抓住气呼呼的夜摇光走出了客栈,上了马车。伸手揉着夜摇光的素荑:“别气,你若心不偏向我,站在蚊子的立场,也定然会冒出这样的猜想不是么?”

  “不会,就算我不偏向你,可我至少了解你。”夜摇光道。

  “你啊!”温亭湛伸手捏了捏夜摇光的脸,“你是在责怪蚊子不信任,认为他辜负了我们之间的朋友之谊,是与否?”

  “哼。”夜摇光轻哼。

  温亭湛轻笑:“傻摇摇,这世间人生百态,人无完人,我并不为此而感到愤怒,反而为此感到欣慰。”

  夜摇光投以看怪物的目光看温亭湛。

  温亭湛依然轻声道:“摇摇,我们需要一个无时无刻都清醒之人,蚊子就是这个人,他并非对我们情谊不真,也并非用心不诚,而是他处在是非之中,便会忘了一切,对事而不对人,故而他才会想都不想就直接看向了我,蚊子心有城府,并非一个沉不住气之人,正因为我们是挚友,正因为他看重我们之间的情谊,他才会毫不犹豫的表露出来。”

  经过温亭湛这样一解释,夜摇光不得不承认他说的完全没有错,若是换一个人,闻游只怕会面不改色的怀疑,心中的气一下子就消散。

  “算你说的有理。”夜摇光别别扭扭的说道。

  “摇摇,这世间最难的是情,血缘之情、友人之情、师徒之情甚至男女之情,或者还有更多的情分。”温亭湛紧紧的握着夜摇光的手,“我始终相信绝不会有两个完全契合之人,即便是再志同道合,兴趣相投都会有意见相左之时,那是因为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习性。也正因此,这世间才会有欢声笑语,而非千篇一律的按部就班。芸芸众生,相遇与相识再到相交是缘,要惜缘就去包容,去理解。如此,情方能长。”

  温亭湛的话让夜摇光蓦然间感触很深,这世间最难的就是包容和理解,否则人世间哪里有那么多的纷争,那么多的恩怨?

  有时候别人只是一句无心之言,有时候只是因为别人的表达方式并不被你所喜,有时候只是别人的观点和你不一样,但其实她的出发点不一定都是善意,可绝对没有恶意。

  “湛哥儿,你有这世间最宽广的心胸。”夜摇光将头偏向温亭湛,靠在他的肩膀上。

  “不,我只对我所在意的,我所认为值得之人包容。”温亭湛伸手抚摸着夜摇光一瀑的青丝。

  侧首,抬眸,对上他的眼:“也包括我么?”

  浅笑,垂首,轻轻的摇头:“不,你永远不需要我去包容和理解,因为你无论做什么,于我而言都是理所当然。”

  那双明艳的桃花眼顿时一弯,夜摇光的心都在冒着甜蜜的泡泡,蓦然间夜摇光将他一推,然后将头枕在他的腿上:“湛哥儿,这世间绝无你追不到的女人。”

  她从来没有觉得这世间有完美的人,可这一刻她不得不承认真的有,而这个完美的人属于她。

  拥有一个完美的人,比成为一个完美的人更幸福。

  温亭湛没有说话,而是低头俯身。

  玉掌连忙伸出,撑着他的下巴:“别以为我夸你几句,就可以占我便宜,我要午休。”

  说着头一偏,依然还是枕着他的腿,不过只留了个后脑勺给温亭湛。

  夜摇光觉得她越来越对温亭湛没有抵抗力,虽说这个时代十二岁当爹的人都有,但是她过不了心里那道坎,纵然温亭湛心智再成熟,为了防止擦枪走火,以后还是少亲密一点的好。

  她知道以温亭湛对她的尊重,大婚以前绝对不会对她怎么样。而他们的大婚,若是她没有估计错,他应该会在金榜题名时,那个最荣耀的时候跟她成婚,温亭湛要三年后才参加秋闱,次年参加春闱,那也就是四年之后,十六岁其实她觉得还是小了点,但到时候她就是十九岁的老姑娘了,这真是个忧伤的问题。

  不过那是四年之后的事情,她懒得想,迷迷糊糊的就睡过去。等到她醒来的时候已经进入了顺德府,顺德府是一个历史悠久,非常有文化底蕴的地方,并且十分的繁华,可惜他们要赶路,到的时候又是晚上,夜摇光想着还是等有机会再来游玩,就在客栈用完晚膳之后歇下。

  第二天一早赶路,天还没有黑就进入了保定府,保定府的城门严守,来往查探很是仔细严苛,可见那件事对保定府的影响非常大。

  进入保定府之后,因为可能要逗留的时日比较长,就买了一个小院子,夜摇光以在濮阳他们已经买过宅子为由,让萧士睿出钱,最后宅子还是写在了她的名下,见此陆永恬秦敦几人赶紧把荷包捂严实。

  二进的院子并不大,不过足够他们住下,因为在最繁华的阶段,花了足足一千两,这要是放到镇上可以买三套。又多了一处房子,夜摇光自然心里高兴,一高兴就看着天色还早,让卫荆他们去买菜,大显身手做了一桌子的好菜。

  吃完饭坐在院子里纳凉,夜摇光才问起:“那连环杀人案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夜摇光想不明白的地方在于,知府既然连女儿的死都忍下,那么证明十年前的凶手的的确确还在,知府心虚。可既然还在,知府怎么敢去领功?不怕他前脚说破案,后脚凶手又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