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469章 中秋佳节
  坚持着将阮思思送到了禅房,澳门赌博网站:夜摇光才觉得最后一口气被抽干,昏倒在了温亭湛的怀里。这一昏迷,便是两天一夜,在八月十五的前夜她才微微的睁开了眼睛,温亭湛一直守在她的榻前,见她睁开眼睛,才快速的给她喂了汤药,汤药应该是刚刚再热过来,有些烫。

  温亭湛每一勺都轻轻的吹了又吹,才喂给夜摇光,喝完之后夜摇光有些混沌的大脑总算有些清醒,看着眼中有红血丝的温亭湛:“你去歇息,我没事了。”

  温亭湛抿唇没有说话,他突然褪去外袍,小心翼翼的拥着夜摇光,就靠着她躺了下去,很快就嗅着她身上属于桃夭独特的香气睡着。不知道是不是药也有催眠的作用,夜摇光竟然也迷迷糊糊的又睡了过去。

  等到八月十五这一日天未亮,夜摇光就被生物钟叫醒,这说明她的身体虽然虚弱,但真的没有事了,否则就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她刚刚想要动一动,就见温亭湛紧紧的抱着她,看着他眼角眉梢的疲惫,定然是那日从河中出来就不曾睡过,轻轻的摸了摸他的脸颊,夜摇光才小心翼翼的挣脱他,就在床榻上盘膝而坐,金子不知从什么地方跑过来,无声的蹭了蹭夜摇光。

  “这次又辛苦你了。”夜摇光伸手摸了摸它的脑袋。

  金子一看就非常的虚弱,她能够恢复得这么快,只怕是金子将五行之气渡给她的缘故,源恩他们最多只能替她疗伤。

  “喔喔喔。”金子更加腻歪的窝到夜摇光的怀里。

  主人好不容易温柔的气息,它多么迷恋啊,可惜它才感受了一会儿,就被一股力量给拎了出来,从夜摇光身后坐起身的温亭湛,一把拽着还想挣扎的金子,一边抓着自己的外袍就走下床榻。

  “你修炼,我带着它去习武。”说着就不理会喔喔直叫唤的金子,拎着金子就从容优雅离开了夜摇光的屋子。

  夜摇光笑了笑,就盘膝而坐,开始修炼,将五行之气引出,一点点引入体内,因为身体空缺的太多,所以这一修炼就是一早上。

  等到夜摇光出现在众人的面前之时已经是正午用膳的时间,大家看到夜摇光都是松了一口气,用起饭菜来也一个个都饿狼一般,实在是这两日担心得食不下咽。

  等吃完午膳之后,温亭湛才道:“我们去看一看阮姑娘。”

  阮思思在最后一刻,夜摇光将紫灵珠送入她的体内,加上她是妖保住了最后一点生机,可这生机并不能长久的保存,时间久了一样会消耗。

  看着坐在阮思思床榻前,紧紧握住阮思思手的梁成蹊,夜摇光心也是微沉,她沉默的走上前,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屋子里静了很久,梁成蹊才道:“该知晓的,源恩大师已经告知我,还请你让我陪伴她最后一日。”

  夜摇光伸手运气悬浮在阮思思的心口,她心口的紫灵珠微微的转动,淡紫色的光圈从心口荡开,将她整个身体笼罩,最后隐没。很快她就睁开了眼睛,四目相对,阮思思的眼中瞬间涌起了泪光,她紧紧的抱住梁成蹊:“相公……”

  “思思。”梁成蹊也是紧紧的回抱着她。

  见此,夜摇光和温亭湛沉默的退了出去,他们并没有离开,而是坐在禅房外的石桌前。

  “那妖王呢?”夜摇光问温亭湛。

  “被济明大师和源恩大师联手诛杀。”温亭湛回答,“佛舍利早在它潜伏回来之前就已经被济明大师夺回。”

  夜摇光点了点头。

  “阮姑娘她……”

  “子时过后,明日她将会魂飞魄散。”夜摇光声音低沉。

  温亭湛握住她的双手,没有说话,无声的安慰着。

  阮思思和梁成蹊天刚刚擦黑的时候,走出了禅房,两人的脸上都没有一丁点悲伤,她走到夜摇光的面前:“我想再为相公做一次晚膳,夜姑娘可否帮帮我?”

  “好。”

  夜摇光二话不说,带着她去给济明大师打了一声招呼。便换的了厨房半个时辰的使用权,因为寺中僧人和客人着实不少,半个时辰已经是极限。夜摇光一直在给阮思思打下手,寺庙之中也没有什么荤菜,做的都是素菜,阮思思的手艺也实在是有些糟糕。但是梁成蹊依然吃的很开心。

  “其实相公的手艺比我还好。”阮思思对夜摇光笑道。

  他们两个都曾是十指不沾阳春水,乍然脱离了养尊处优,着实闹了不少笑话,烧糊的菜真的不在少数,有一次阮思思还险些将厨房都给烧着,因此烧伤了手。梁成蹊便刨开了固有的思想,舍不得阮思思再动手,慢慢的将手艺磨砺出来,之后大半年的婚后生活,动手的基本都是梁成蹊,阮思思偶尔才会在梁成蹊晚归的时候做。

  “今日是八月十五中秋佳节,洛阳有花灯节,我们去看看可好?”阮思思询问夜摇光。

  “你身上已经没有妖气,可以放心出去。”夜摇光道。

  紫灵珠护体,有的也是灵气,不会出现什么岔子。

  “我们一道去吧,正好士睿他们也想凑热闹。”温亭湛提议道。

  阮思思欣然点头,梁成蹊眼里只有阮思思,自然是阮思思说什么就是什么,最后大家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就去了街上,因着他们一行人的气度非凡,好几个人颜色绝佳,故而频频惹来注目,最后夜摇光路过一个摊子,买了几个面具,一人带一个,才减少了回头率。

  “这洛阳的花灯节,要比我们镇上的热闹多了。”这是夜摇光参加的第二个花灯节,洛阳也有灯谜赛,夜摇光看着悬挂在最高处一盏洁白完全由水晶打造的花灯,花灯内不知道怎么做的竟然似乎有活得两只蝴蝶在展翅一般,“那灯很美。”

  “我会为你做更美的花灯。”温亭湛抓住夜摇光的手。

  夜摇光扬了扬下巴:“我可记着,你还欠着我一盏花灯。”

  “我也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