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468章 替她挡下致命一击
  身子被不由抗拒的往后拉去,一路直直的撞碎了好几大块石头,疼的夜摇光五脏六腑都仿佛受到了震荡,头眼都发昏,夜摇光却一点都没有在意,宽大的袖袍之下细长柔软的五指扣住了紫灵珠,五行之火灵在她的掌心一点点的凝聚。

  看到被自己一点点拖进的夜摇光,妖王蓦然就张开了嘴,它有两颗和吸血鬼非常相似的洁白如玉雕却又尖又长的虎牙,对着的却不是夜摇光的脖子,而是头顶,就在它下嘴的那一瞬间,冰蓝色的眼底火光闪过。

  夜摇光等的就是这一瞬间,她的手腕软不可思议的反拧回去,蕴含着浓郁火之灵的掌心全力击在妖王的胸口,微微向后仰的头对上的是妖王张开血盆大口凝滞的脸,趁着这一瞬间,她意念一动,天麟飞出刷刷刷的将缠紧她的束缚斩断,再一个翻越而起一脚踢在了妖王的下巴上,借力箭一般的飞射出去。

  妖王的身上燃起了火焰,它的身体在水中与夜摇光相反的距离划出了好一段距离才停下,双臂一展,零星的蓝光瞬间将身上的火焰扑灭,原本它是女体,身上被夜摇光的火灵烧出了一个窟窿,它瞬间一个变幻,成了男体,身上再没有一丁点伤痕。

  那一双长满白色水泡一般疙瘩的双手妖力爆发,无数的水泡沸腾一般在它的掌心凝聚,水下的一切瞬间一阵逆转,在它的掌心下形成了一个剧烈翻滚如同滚落油锅的水球,蕴含着狂暴的力量,似乎要将整个河底炸裂。一掌朝着夜摇光逃窜的方向挥去,那巨大的劲气生生的将水给割开,其速度和蕴含的力道丝毫不亚于投射了一颗水下原子弹。

  夜摇光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高度的危机感瞬间朝着她袭来,她迅速的朝着河底一大块暗礁冲刺过去,最后一个瞬间足尖在暗礁上一点快速的翻越而开,几乎是同一时间那一块小岛屿般大小的水下暗礁砰然碎裂,刚猛的余波如一排排利剑齐齐飞射而来,其中一浪狠狠的扫在夜摇光的背上,夜摇光觉得她的脊梁骨很可能都碎了,张口就喷出了鲜血,身体破布娃娃一般被扔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了远处的暗礁之上,最后无力的滚落在水底。

  几乎是夜摇光滚落的一瞬间,妖王已经仿佛瞬移般停在了她前方不远处,夜摇光抬起头看着妖王,浑身都在痉挛,每一根骨头都好似被拆分了一般剧痛无比,可越是此刻,澳门赌博网站:她的战斗意志力越发的强,她快速的盘膝而坐,在妖王又是一掌击来的一瞬间,紫灵珠飞旋在夜摇光的面前。

  紫色的光芒如同一朵华贵的紫牡丹在半空之中绽开,拦下了妖王一击,夜摇光觉得心脉又是一疼,唇角的鲜血从喉头涌出来,血流如注,但是她防御的非常死,大有心脉碎裂爆体而亡,也不让妖王得逞的意图。

  这样的举动自然是激怒了妖王:“想死,本王就成全你!”

  妖王大怒,双掌运足全力朝着夜摇光一击,夜摇光的视线都有些模糊,她知道她是无论如何也挡不下这一击,索性不做反抗,撤了紫灵珠,省的将紫灵珠损害,日后再落到有缘人手里,但愿还能助人。

  就在夜摇光撤回紫灵珠的一瞬间,一抹白影挡在了她的面前,妖王爆发的力量强劲的将那人打在了她的怀里,将她两人抛出去很远,几乎砸在了河的尽头。

  “思思!”滚落在地的夜摇光顾不得身上的疼痛,她翻身跑过来,将身体已经开始透明的阮思思抱在怀里,“思思!”

  夜摇光从来没有想到阮思思竟然会在这个时候跑过来,替她挡下致命的一击,阮思思已经感觉不到疼痛,她伸出已经开始消失的手抓住夜摇光的手:“我为了取信它,我杀了四个人,我已经无法回头,你定然知晓我和它……我本是良家女,奈何命途坎坷,辗转入青楼,在那世间最肮脏最低贱的地方我不断的挣扎,我喜欢莲花,出淤泥而不染,我一直以为我可以,我可以……但、或许是我前世造孽太多,所以我今生注定受尽苦难,前世我已记不得,今生我尚能够……能够做主,我从身子到灵魂都不再干净,再无颜面去见他……”

  夜摇光看着阮思思躺在她的怀里,身子已经快速在飞散,她心里一急,将紫灵珠扔入阮思思的口中:“思思,你要坚持住,你要见一见他。”

  见阮思思的身体没有再飞散,夜摇光松了一口气,抬起头看向被明虫包裹的妖王。原来妖王打中阮思思的一瞬间,温亭湛引着大量的明虫飞扑而来,运气将裹成一个球体的明虫袭向妖王,明虫似乎对妖王这类东西格外的喜爱,瞬间就将它给包裹住。

  妖王被明虫紧紧包裹的身体不断的挣扎,发出痛苦的嘶吼,它运足全身的力量,不惜震碎自己的皮肉,也要将这些明虫给粉碎。看着浑身血肉模糊,甚至很多地方可以看到挂着血肉的白骨,却依然直直的站在面前的妖王,夜摇光心一沉。

  受了重伤的妖王,瞬间朝着夜摇光抓来,温亭湛隔得还远,他哪里有妖王的速度,然而在妖王触碰到夜摇光的一瞬间,一束金色的光芒笼罩了下来,将妖王给定住。那卍字一般在旋转的光芒一圈圈的荡开,妖王不由自主的被拖了上去。

  “摇摇。”温亭湛冲上前,看着重伤的夜摇光,以及躺在她的怀里已经没有生命迹象的阮思思,他的心一阵抽痛,“摇摇,我来迟了。”

  夜摇光对着他摇了摇头,那是妖王,就连她的速度都不及它的十分之一,更何况作为凡人的温亭湛。但是她没有说话,她保存着最后一丁点体力抱着阮思思由着温亭湛带着离开了河面。

  她没有将阮思思交给温亭湛,她已经看出来了阮思思心中有了心结,她定然不愿意再被任何一个雄性的生物触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