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458章 千里马和伯乐
  夜摇光望着面前的少年,他的身后是小院假山,有涓涓细流顺着假山蜿蜒,流水汇聚到最低端一点点的滴入假山的池子里,正如他的声音也是这般一字一字的敲入她的心尖。

  “湛哥儿,你这般待我,要么我会变得不知收敛,有恃无恐,要么我会害怕给你造成困扰变得谨小慎微。”夜摇光的声音很轻。

  “那摇摇想要变成哪一个?”温亭湛扬眉问道。

  “我啊……”夜摇光情绪突然变得低落,声音也沉下去,尾音拉得老长才蓦然抬起头,露出比日光还要明媚的笑容,一下子跑到温亭湛的身后,纵身一跳就趴在了温亭湛的背上,双手从后面死死的圈着温亭湛的脖子,“谨小慎微是我的个性么?既然你要成为爱替我操心的人,我当然要做可着劲放肆张扬的女王,快,小湛子服侍本女王去午休。”

  说完,还不忘在温亭湛的肩膀上狠狠拍了一巴掌,温亭湛也很配合的低声下气道:“小的遵命,我的女王。”

  “哈哈哈哈……”小院里就传来了他们欢快的声音,萦绕扩散在这个宅子的上空。

  温亭湛看着书坐在榻前,直到夜摇光进入梦乡之后,才起身出去,去了书房,他亲自研磨写了两封书信,让卫荆递出去。旋即他又在书房内静坐了片刻,给自己点了凝神的香,正准备拿起书卷,却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唇角一弯,抬眼看向门口,很快萧士睿的身影就出现。

  温亭湛走到一旁的茶几案前,亲自倒了杯水递给萧士睿:“你能来寻我,我很欣慰。”

  “若是我不来,是不是会让你失望?”萧士睿反问。

  “嗯。”温亭湛毫不含糊的点头。

  “今日你又给我上了一课。”萧士睿接过温亭湛递过来的温水,澳门赌博网站:因为夜摇光觉得茶喝多了并不好,故而温亭湛基本都喝温水,他这个习惯连带着萧士睿几个人也慢慢觉得温水也没有什么不好,所以萧士睿喝的很自然,“感触良多,世事无常,瞬息即变。一盘局每个人都是活着的,我们无法掌控他们的灵魂,便无法令他们每一步都按照我们的安排走下去,即便真的做到了这一步,也未必不会有人横生枝节,所以不变应万变方为上策,此不变为我们的初衷不变,达到的目的不变,至于手段则可随机应变。”

  “士睿,其实你很聪慧。”温亭湛赞扬道。

  “聪慧?怎么我觉着从你口中说出来,我心这般酸?”萧士睿不由笑道,“小的时候皇爷爷把我护得太好,父王害怕我斗不过几位叔叔,临终前让我切勿有非分之想,做个平平安安的安乐王,我也曾谨记父王的叮嘱,可我越是退让皇爷爷便越发的疼爱我,皇爷爷越疼爱我,我的几个叔叔便越发的容不下我。我父王何等机敏,却也没有想到这个局面,现如今我已是身不由己,不上则亡,可要我就这样任人宰割我亦是做不到,早知是这样的局面,我应当早些活得清醒。”说着萧士睿看向温亭湛,“虽则我混沌了十年,可在我大势将去,幡然醒悟之际又遇上了你,老天爷待我何其宽厚,我若是再不开窍,岂不是辜负了这番福泽?”

  “我们都是该惜福之人。”温亭湛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将杯中水喝下,因为湿润而更加红艳的嘴唇牵起一抹浅笑。

  萧士睿自然知晓温亭湛是想到了什么:“我知道,你今日会改了计划,其实只是为了让摇姐姐高兴。”

  “只你一人看出。”温亭湛想到就连夜摇光都有些迟疑,“你对此,如何作想?”

  “如何作想?”萧士睿面色认真道,“我唯一的想法就是,作为男子我也嫉妒摇姐姐。”

  萧士睿的话让温亭湛不由笑出了声,好一会儿他才收敛笑容;“你当真这般想?”

  “若是不然,你以为我应该心存芥蒂?认为你过于儿女情长?并非一个合格的兄弟,早晚为了摇姐姐插我们这些做兄弟的两刀?”萧士睿说完摇头,“允禾,我或许比摇姐姐都要了解你。在你心中,摇姐姐比任何人任何事乃至于你自身都重要,但我相信,若是有一日,我和摇摇被挂在悬崖的两端,你只能救一个之时,你的选择将会是救我。”

  温亭湛的手一顿:“把你摇姐姐的一句话说给你,你哪儿捡来的自信?”

  萧士睿却笑得的的确确很自信:“是你们给我的自信,你和摇姐姐的为人给我的自信,你会选择救我,然后和摇姐姐一同跳下去。你私心自然是希望摇姐姐活,可正因为你如此珍视摇姐姐,故而你明白摇姐姐无愧于心的原则,与其让她活着愧疚自责,不如与她一道长乐赴黄泉。”

  内敛漆黑的眼眸变得深沉,温亭湛看着萧士睿:“士睿,你知晓你最大的优点在何处么?”

  “我会看人。”萧士睿道。

  温亭湛点头:“是,你会看人,是很懂看人,一个君主,不需要太聪明,大权在握只需要寻找聪明的人为其效力,你懂得看人,已经具备一个明君的潜质。”

  “正如千里马和伯乐?”萧士睿愉悦道。

  “是,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温亭湛颔首。

  “如你这般的千里马,只怕比伯乐还不常有。”萧士睿又道。

  “所以,这是缘。”温亭湛笑着。

  “故而,要惜缘。”萧士睿也笑。

  两人相视一笑,而后萧士睿才道:“郭家的事情,你打算如何做?”

  “估摸着这里的事儿也差不多到了结尾之时,待到处理完此事儿我们便去郭家做客。”温亭湛道。

  “正大光明的去?”

  “正大光明的去。”

  “正大光明的动手?”

  “正大光明的动手。”

  萧士睿陷入了沉思,温亭湛则道:“我不是让你每隔一段时日就将你的行踪上报给陛下么,上一次是何时?”

  “书院修课,信止于我们计划游历。”萧士睿如实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