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454章 拖走
  陆永恬倒是真的全心全意的投入了搜集证据当中,作为一方督司的嫡长孙,虽然豫州和豫章郡名字相近,隔得很远,但是不妨碍陆家的人脉,陆永恬是不太擅长,可架不住他可以寻到擅长做这事儿的人。

  但是陆永恬注定是白忙活一场,因为温亭湛的速度远比他快了太多,第二日吃了晚膳,正在陪着夜摇光消食的温亭湛,就接到了卫荆送来的信件,他是当着夜摇光的面展开。

  夜摇光也随着温亭湛看了起来,看完之后夜摇光都不由瞪大了眼睛,从来没有想到梁成蹊竟然会选择用这样的手段对付自己的堂弟还有阮书涵。

  原来梁成蹊用了半年的时间布局,害死阮思思的正是他的堂弟,虽然不是梁家二房的人,而是庶出的三房,可若是论资质整个梁家梁成蹊永远是第一,而他永远是第二。所以他才会想着打垮梁成蹊。

  梁成蹊竟然在半年前寻了一个温柔可人的女子,这个女子和他的堂弟偶遇了,他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将这个女子按照他堂弟的喜好来培养,这个女子也是以寡妇的身份接近梁成蹊的堂弟,用了半年的时间这个女子得到了梁成蹊堂弟的信任,就在昨天晚上,这个女子成功的让梁成蹊的堂弟睡了一个患有花柳病的女人。

  接到女子的传信之后,阮书涵就被她毫无防备的梁成蹊给下了药,卖进了最低等的妓院……这期间,梁成蹊能够这么快的弄倒其堂弟,不少地方利用了阮书涵。

  看完之后,夜摇光说不上来是什么感受,觉得梁成蹊阴毒,她说不出口,若是谁敢把她的心上人这样的羞辱残害,她指不定比梁成蹊更加的阴狠的报复回去,虱子没有长在自己的身上,自然不痛不痒。

  没有人可以站在道德的至高点去评判任何一个人,因为不曾经历别人的伤痛就没有资格去评价别人的行为。

  “估计是被我们两刺激了,才下手这么快。”夜摇光想到白天他们才出现,晚上梁成蹊就收网,估摸着是不想节外生枝。

  “他布置了半年,也该到收网的时日。”温亭湛说着,突然一把抓着夜摇光的手,“我们去寻源恩大师。”

  “你是说……”被温亭湛拉着的夜摇光蓦然想到了温亭湛的意思。

  温亭湛对她点了点头,夜摇光心一沉。

  梁成蹊既然都在一个个的报复,最可恨的两个人他报复完了,对父母这一段时间的装疯卖傻也够了,他总不可能还杀父杀母,所以现在他剩下最后一个人没有报复,这个人就是他自己。

  他很有可能会从阮思思投河的地方跳下去,因为这样会让他觉得距离阮思思近一些,估摸着也有体验一番阮思思死前的痛苦之意。若是阮思思和那妖怪真的利用佛舍利藏在河中,澳门赌博网站:那么阮思思绝对不会坐视梁成蹊死,她若是救了梁成蹊,未必不会将那妖怪给暴露出来。

  源恩老和尚和济明大师竟然都没有歇下,而且两人都在源恩的房间内,似乎早就在等着他们到来,见他们这一副架势,夜摇光忍不住暗骂一声:老狐狸。

  “大师,恐怕今日佛舍利会出现,还请两位大师走一趟,”温亭湛对两位大师是非常的尊敬。

  “今日佛舍利不会出现,小友一人去,足以应付,温施主无需担忧,阿弥陀佛。”源恩一如既往的带着慈和的笑容。

  夜摇光忍不住翻白眼:“老和尚,你竟然知晓佛舍利何时能够出现,还要我干嘛,你再这样老神在在的,我可走了。”

  “走是留,留亦是走,小友走与留皆可。”源恩说的颇有深意。

  夜摇光牙槽疼,抖了抖眉,拉着温亭湛就往外走。

  “莫生气。”出了他们的院子,走上街道温亭湛才安抚夜摇光。

  “我才不生气呢,我要是这点都生气,早晚不得被老和尚气死?”夜摇光心宽,已经习惯了源恩这幅德行,若是她还能生气,说明她的修为和道行都太浅。侧头见温亭湛有些不确定的望着自己,“放心,这世间能够让我真正生气的人不多,你算一个,所以你可千万别惹我生气,否则后果会很严重。”

  “摇摇大可放心,让你开心犹恐不及,哪敢让你生气?”温亭湛连忙保证,上次的教训过后,他行事就更加小心了,完全不敢让自己受一丁点的伤,就怕她不理他。

  两人虽然说着话,但是速度一点也没有减缓,很快就到了石桥边,石桥现在每日下方都有官兵把守,为的就是防止命案再发生,这样做的效果就是让百姓们心里也安稳一些,为了平民心,夜摇光还特意送了几张镇妖符,把这里隔绝出来是温亭湛的建议,其实夜摇光知道不光是为了安定民心,更多的是方便他们再斗法的时候,减少惊扰百姓。

  等到夜摇光和温亭湛赶到的时候,把守的官兵竟然不见了,而桥头上站着的正是一袭白衣,披散着长发,活像一个鬼魂的梁成蹊。

  他已经站到了桥上的栏杆上,展开双臂,闭上眼睛,身体就往下倾倒,没有任何的犹豫,他就那样的投入了河中。

  温亭湛和夜摇光快速的收敛气息,在桥下一棵高大的杨树下隐藏起来。果然,梁成蹊的身体还没有沾到水面,就有妖气溢出来,他竟然被定在了水面上,梁成蹊惊愕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竟然动都不能动。

  “夫君,回去吧……”

  除了梁成蹊和夜摇光没有人听到阮思思的声音从河道之中传来,梁成蹊的身体就怎么落下去的,怎么被拉了上来,等他站回栏杆上一股风将他吹落,跌在了石桥上,却一点疼痛感都没有。

  他呆了片刻,顿时激动无比的站在石桥上大喊:“思思——”

  却再也没有换来一丁点回复,他又站到了栏杆上,准备往下跳,夜摇光让温亭湛出去,她不能出去,否则一定会被察觉。

  “公子有何事想不开?为何要寻短见?”温亭湛完全演绎着一个过路的好心人,强硬的将梁成蹊给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