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453章 暖心
  门当户对的世俗,害了多少无辜。

  夜摇光不由想到这句话,门户之见自古有之,对于这个话题其实夜摇光是持中立意见,因人而异吧,有些人可以跨越门户共同努力达到一个高度,有些人就算冲破了门户结为连理,最终的激情过后两个受着不同文化和环境养大的人也很难融合,最终也是反手收场,也许还会因爱成恨。对与错,结果好与坏,端看是什么人对上什么人。

  “你我永远不会出现如此波折。”温亭湛握着夜摇光的手。

  “就算有,也是你配不上我!”夜摇光非常自傲的扬了扬下巴。

  “自然。”温亭湛深表赞同,“所以,我要努力成为一个足以与你相配的人。”

  “我不嫌弃你。”夜摇光心情大好的伸手拍了拍温亭湛的肩膀。

  没有说话,温亭湛抿唇一笑,伸手更加紧握她的手。

  在他心里,如果这世间还存在一个让他自卑的人,那么这个人只能是她,因爱而卑微。

  午后灼热的日光将两人照射的有些不真切,他们走过绿杨阴里,与路旁的野花绿草擦身而过,将越来越模糊的身影留在了山间小路上。

  夜摇光的心里非常高兴,她觉得老天对她最好的恩赐就是给了她一个真正完美无缺的温亭湛,就像诗歌里面赞扬的那样,他才华横溢,内有玉秀,容光绝世,优雅从容,气度沉稳,深藏如水。

  也许是老天对她格外的偏爱,他不仅对她如珠如宝,且他只有她一个牵绊,所以会加倍的关怀呵护着她。想到这里,夜摇光不由紧了紧温亭湛的手,对着温亭湛侧首看来的目光,她投之以明媚的笑容。

  没关系,他缺失的所有,她都会给他补偿,他们一定会组成这世间最幸福的家。这一刻,两颗心的距离又无形的拉近。

  两人这么甜甜蜜蜜的走回去,一下子又让所有人吃了一把狗粮,闻游等人看着这两人都快分不开,穿着男装就这么手牵着手,就差一点成为连体婴儿的模样,不由心塞无比,他很怀念以前不知道夜摇光身份的日子,至少这两人会收敛一点,现在已经到了完全不知道同情心为何物的地步,他们都还单着呢!

  陆永恬眼里都快包泪了,他想起了卓敏妍,什么时候他才能拉一拉心上人的小手呢?

  “你们两能不能收敛点?”萧士睿也有点看不下去。

  “收敛一点?”夜摇光笑眯眯,就当着他们几人的面,踮起脚尖在温亭湛的脸上亲了一口,“你们说的是这样么?”

  “我要和你们分道扬镳。”闻游木然的说道。

  “带上我。”秦敦第一个表态。

  “也带上我。”萧士睿也站过去。

  陆永恬还在发呆,乾阳顿时高兴坏了:“好啊好啊,你们快走,我可以把你们的饭都吃了。”

  众人:……

  看着乾阳星星眼的模样,所有人都扭头选择无视。

  萧士睿就正经的问了温亭湛:“今日的事儿如何了?”

  看了温亭湛一眼,夜摇光才道:“梁成蹊是装疯。”

  “为何装疯?”陆永恬好秦敦开口问。

  夜摇光自然把温亭湛的话又说给他们听。

  “我们现在是去将凶手抓出来?”秦敦又问。

  大家其实还蛮赞同这个观点,最快的让梁成蹊取信他们的方法,最快的让梁成蹊和他们合作的方法,毕竟他们还有郭媛的事情没有解决,还想去青海游玩,就不想在这里多做耽搁。

  “抓凶手?证据呢?”温亭湛反问,“先下一切都是我的推测,我们并没有掌握证据。”

  “我们现在就去收集证据。”陆永恬气势高昂,他就不信凭他们几个的人脉,不能快速的找出证据。

  “那这事儿就交给小六了。”温亭湛笑着用鼓励的眼神看向陆永恬。

  “放心,我保证不负重托!”陆永恬伸手拍了拍胸脯。

  深深了解温亭湛的夜摇光,用疑惑的目光看着温亭湛,她咋觉得温亭湛这是在故意折腾陆永恬呢?不止夜摇光这样想,就连萧士睿和闻游也这样想,顿时联想到了陆永恬早上说的那句话……

  “你真的让小六去做这件事?”晚间吃了饭之后,温亭湛将夜摇光送回房间的路上,夜摇光不由问道,“你手下的暗卫办事不快多了。”

  “给个机会磨砺小六而已。”温亭湛笑着将夜摇光送进房门。

  “你故意让他瞎折腾,就没有指望他的证据。”夜摇光早就看出来了,“他哪里又惹你不高兴了?”

  “他犯的错,比惹我不高兴更严重。”温亭湛淡声道。

  根本没有将陆永恬那句话放在心上的夜摇光一脸茫然,她一直和温亭湛在一起啊,陆永恬啥时候作死了她怎么一点也不知道。

  温亭湛见此也没有点出来,而是隔着门槛在她的头上轻轻落下一吻:“放心,我行事自有分寸,小六心思太简单,让他多长长记性总是为他好,早些休息。”

  夜摇光就站在门口,看着温亭湛的身影走远,他今日着了一身月白色的广袖长袍,衣袂在夜风之中向后款摆。八月金秋,院子里的桂花在风中抖动着枝叶。

  不知谁家少年郎,碎了月光,袭一袖清芳,将身影拉长,飘然至远方,徒留满园余香。

  直到他的身影完全消失,夜摇光才想到了今日陆永恬说了一句话,当时她皮笑肉不笑的看了陆永恬一眼,大家都是好朋友她犯不着为了一句话就修理陆永恬,但是温亭湛……

  他说:他犯的错,比惹我不高兴更严重。

  他说:让他多长长记性总是为他好。

  却原来……

  月色打在屋檐上,折射到夜摇光的脸庞,将她精致的眉眼照亮。

  她不由抿嘴一笑,有时候有人无需山盟海誓,无需情话绵绵,他总能用他独有的办法让你从内心真切的去体会,他对你的好,对你的在意,对你的珍视。

  若说那些甜言蜜语是冬日的棉袄,暖了身体;那么这样付诸实际的真心,却是一碗热汤,深深的暖在了心里。

  躺在床上的夜摇光,都忍不住扬起唇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