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450章 农夫与蛇
  “阮思思是他杀。”温亭湛直接下了定论。

  众人都是不解的看着温亭湛,虽然他们都在怀疑,可都不敢这么笃定,毕竟他们知道的线索还太少。

  但是这一次温亭湛没有向他们解释,他为何这么笃定,而是轻抿了一口水之后眸底深沉的锐光一闪而过:“凶手不止一个。”

  “依据呢?”萧士睿问。

  “你查到了什么?”夜摇光问。

  温亭湛接手了萧士睿的暗卫,他所能够调配的人太多,这些暗卫自然是少部分跟着来,但是这些暗卫被温亭湛培养也快一年,恐怕早已经不是昔日的光景,她认为除了她受伤昏迷的那一夜以外,温亭湛只怕私下行动绝对不少。

  “昨日我便让小阳亲自入河探查过河水。”温亭湛道,一则是想让乾阳看看入水能不能寻到妖物,虽然机会渺茫,二则是要让乾阳将河中的细节转述给他,“河水其实并不深,我已经让人查过当日目睹阮思思跳河入水的人,得到的答复一致,阮思思跳河前身无旁人,入水也未有挣扎的迹象。”

  “一心求死,自然是如此。”秦敦凝眉道。

  “阮思思当日是午后去了石桥旁的茶肆,她带了丫鬟,可丫鬟却临时离去,她一直在等人,却未等到,丫鬟未归她已经有了离意。”温亭湛慢条斯理的说着,“我让人问过阮思思跳河前所在的茶肆掌柜,他对当日的情形记忆犹新,他说阮思思离去匆忙,气色并不好,也未留下话……”

  “阮思思和梁公子不是生活窘困,怎还有丫鬟?”闻游诧异。

  “问的极好,我亦是才知这丫鬟很早就跟着阮思思,且阮思思花了大价钱从醉梦楼之中将她一并带走。”温亭湛笑容加深了些。

  “既然是这般重视这个丫鬟,就不可能独自离开……”萧士睿他们自己是有心腹常年跟随在身侧,所以纯属是经验之谈,就算是他们中途走开,自己的下人被派走只要确定还会回来都会留下话让人转达。

  “若是阮思思知晓那丫鬟不会回来呢?或者是阮思思故意将她支走,所以才不需要留下话。”秦敦突然道。

  温亭湛没有说话,而是将不久前卫茁送来的几张纸递给了几人,几人翻看,正是当日阮思思跳河的细节,阮思思是未时一刻(13;15)到的茶肆,丫鬟是约莫酉时初(17点)左右离开,阮思思是在戌时末(接近21点)匆匆离开了茶肆,登上了石桥,就跳了下去。

  “等的估计是梁公子,没有等到故而心生绝望而一时间情绪失控跳了下去也无可厚非。”陆永恬看完之后想着,“只是这丫鬟离开的未免有些久……”

  夜摇光对他翻了一个白眼:“你就看出了这么点东西?”

  陆永恬有些窘迫的挠了挠后脑勺。

  “阮思思等的不是梁公子。”闻游目光也变得深沉起来,“前夜她才被梁公子捉-奸-在床,她当时并没有解释,定然是受到了威胁,她需要的是把这个威胁给除去,才会去寻梁公子,而且这个时候除非阮思思傻,否则定然明白梁公子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她,她若是想要解释或者见梁公子,应该是主动去寻人,而非摆着姿态等人,阮思思能够在醉梦楼保持清白之身至十七岁,绝非没有脑子的人,她和梁公子既然两情相悦到这样的地步,就算有人阻挠,她也有办法将梁公子给引出来。”

  “所以,阮思思不可能因为等不到情郎,愤而自杀。”秦敦总结。

  “那么阮思思为何会突然脸色不好,自那丫鬟离去之后,并无人接近阮思思……”萧士睿将所有的信息翻了一遍,温亭湛让人查得非常的详细,也许是因为事情发生的太过于轰动,目击者比较容易寻到的缘故。上面有特意询问过,阮思思坐的虽然是雅间,但却是过道的雅间,小二来来回回给其他客人换茶续茶,明确的说了这一点。

  一下子几个人都似乎被什么给堵住,蓦然间夜摇光抬眼看向温亭湛:“丫鬟!”

  “丫鬟,丫鬟走了那么久了。”陆永恬懵。

  “我想我明白了。”夜摇光的目光紧紧的落在抬眼含笑而对的温亭湛身上,“是那丫鬟给阮思思下了药,丫鬟是自己借故离开,所以一去不回,阮思思期间或许是在等其他人,但后来等的就是自己的丫鬟,感觉到自己的毒发,才明白待如亲姐妹的人背叛了自己,所以她匆匆的离开,石桥对面就是一家药堂,这也是为何石桥既不能通往她家也不通往梁家,她会走上石桥的缘故,她上了石桥毒发已经严重,所以她扶住了石桥的栏杆,因为是深夜,路过的人已经不多,而她毒发从桥上掉了下去才会没有人来得及制止,因为是毒发,故而随后发现的人跳下去营救就看不到她有挣扎的迹象……”

  听了夜摇光的分析,几人快速的翻阅了温亭湛查出来关于那丫鬟和阮思思的一切。那丫鬟叫书涵,是阮思思很小就养在身边,名字也是阮思思所取,一直视若妹妹一般调养,在醉梦楼那样肮脏的地方,阮书涵的姿色虽不及阮思思,却也绝对是醉梦楼拔尖的人,是阮思思一直保护着她,挡在她的面前,那时候醉梦楼的摇钱树正是阮思思,老鸨都不敢得罪,就连阮思思要离开醉梦楼,老鸨已经狠敲了一笔,阮思思也毫不含糊的拿出了她给自己准备的几套陪嫁首饰当了把阮书涵一并捞出来。

  这样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对阮思思下毒手,午夜梦回难道不会做恶梦?萧士睿等人就是看了这些才想不明白,所以再看一遍。

  对上几人不可思议的表情,夜摇光唇角扬起一抹嘲弄的笑:“你们没有看到一个矛盾点,阮书涵既然姿色极佳,老鸨又不是傻,阮思思已经不能成为她的摇钱树,她还把另外一棵摇钱树给扔了?难道阮书涵给她带来的利益比不上阮思思的几套压底箱首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