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449章 鬼化妖
  这位阮思思不但生的貌美如花,而且有一副好嗓子,唱的曲儿可是令整个豫州权贵都为她一展歌喉而不惜一掷千金,是大元朝有名的清伶,卖艺不卖身。

  据说自幼在花楼里面长大,十三岁就登台,一曲成名,从此成为万人追捧的清伶,今年已经十九岁的她,歌喉依旧,而且她还是个才女,时不时的就会出新曲,一直到现在虽然她卖艺不卖身,但一直是醉梦楼里最大的摇钱树,在其十五岁及笄之时,就有财大气粗的人愿意为其赎身,但阮思思言明不为妾不为外室要做大妇,稍有那么一点名头的家里哪里容得下一个青楼女子成为当家主母。

  但就是有这么一个傻子,而且这个傻子还是豫州有名的书香门第,梁家二房的嫡长子,梁家的家主现在乃是礼部尚书,是堂堂从二品大员。虽说梁尚书乃是长房,是这位梁公子的大伯公,可这样的名门望族,怎么可能容得下一个清伶进门,更别说是做大妇,传出去梁家的脸都丢光。

  但是这位梁公子就是情痴啊,梁家人不同意,没有关系他就和梁家断绝了关系,搬出了梁家租了一个小院和自赎其身的阮思思住在了外面。阮思思因为梁家施压,被老鸨讹诈,几乎花光了积蓄才脱离苦海。两人为了生计,梁公子甚至放下昔日名门子弟的骄傲,摆起摊位给人写书信,本来二人过得和和美美,但是好久不长,今年年初的时候,梁公子回家给爹娘磕个头,算是尽孝道回来之后就看到阮思思竟然背着他偷人,梁公子当即愤恨不已,他险些将奸夫给活活打死,而后他质问阮思思,阮思思却是缄口不语,最后梁公子愤而离去,阮思思在第二日就从河桥上跳了下去……

  其后每个月都有一个人在桥上落水。

  夜摇光和温亭湛从师爷的口中解倒了详情之后,不由对视了一眼,而温亭湛又看了看其他死者,都是一些和阮思思无关的女子,没有规律,有贫富,有女子也有成过婚的,甚至有一个都不是濮阳人,只不过路过……

  “这些人的尸身被安葬之后可有怪事发生?”既然身份都是明了的,肯定是被家人领走安葬了。

  “不曾听闻。”汪知府与师爷对视一眼之后,很肯定的回答,其中有好几个都是濮阳人,有两个葬的还不远,若是有什么怪异之事,瞒不过他们的耳朵。

  “不知大人可否派人带学生二人随意去一位的坟地看一看。”温亭湛提议。

  “好,本官这就派人。”汪知府很好说话。

  于是夜摇光和温亭湛就由着汪知府所派的人带着去看坟,其中有两位都葬在了一座山,虽然隔得有些远,但夜摇光两座坟都去查了,绝对不是空坟,澳门赌博网站:坟也没有任何妖气,就证明埋下去的女子是正常。

  天色已经不早,温亭湛打发了知府派的人,就和夜摇光回到了他们的院子里,吃了晚饭,就把这件事讲给了一直等待的闻游等人听。

  说完之后,大家就觉得更加不可思议。

  “我倒是有个想法。”夜摇光突然说道。

  众人把目光投向她,唯有温亭湛垂着眼帘,似乎在沉思。

  夜摇光见此,不由问道:“你是不是猜到了?”

  温亭湛这才抬起头微微一点。

  “你怎么知道?”夜摇光惊奇。

  “摇摇忘了,我们一起经历过孙琳儿的事。”温亭湛笑道。

  夜摇光瞪了他一眼,萧士睿是听过夜摇光讲诉过孙琳儿的事儿,于是他恍然大悟:“那夜被摇姐姐打伤的是阮思思!”

  “阮思思不是已经死了么?就算她出现也是鬼……”秦敦还没有反应过来。

  “你笨啊。”萧士睿嫌弃的看着他。

  “鬼可以化妖。”乾阳道,“只要遇上了机缘就可以化妖。”

  “对,鬼可以化妖。”萧士睿点头,“就如同摇姐姐讲过救走孙琳儿的树妖,其实也是因为死后附着在有灵气的树上,所以化了妖,故而他的躯体是树木。但是阮思思在水下也许碰上了夺得佛舍利的妖物,那妖物需要阮思思帮忙才让她化作了妖,在阮思思没有遇上那妖物之前,她只得一个月寻一次替死鬼,才会出现这样的局面。”

  萧士睿说完,一副求夸奖的表情

  夜摇光和温亭湛都是默默的把眼光移开。

  萧士睿顿时垮了脸:“我说的不对?”

  “你笨啊。”乾阳突然道,“就算那妖物有通天的法力,借助佛舍利也不能让阮思思从鬼短短一个月化妖,否则它哪里还需要躲藏?”

  “也不能怪士睿,他对妖鬼不算了解。”夜摇光说道,“那些女子是正常死亡,自然是阮思思使得坏,但是却没有做替死鬼,阮思思应该是很早就遇上了有佛舍利的妖物。她每个月寻一个人,不过是在寻和她契合的宿主,前夜里我们遇上的那个才是她想要,所以她才会在前日里跑了上来,也才会为何那么舍不得那具身躯。”

  “原来如此。”众人才明白,闻游道,“只怕她有什么事儿是想要自己来了结,否则她不会这么紧张那具身躯。”

  “那就从这位梁公子查起。”温亭湛将不知道何时写好的一个纸卷递给被他招来的卫荆。

  “嗯,她才是寻到那妖怪的关键。”萧士睿觉得总算有个头了。

  “只怕又是一段孽缘。”夜摇光不由轻叹一口气。

  既然梁公子和阮思思可以做到那一步,那么阮思思就绝对不可能背叛梁公子,可为何事后阮思思会不解释,且跳下河呢?而且她那日仿佛听到人家议论是阮思思的冤魂,若是阮思思是羞愧自杀,何来冤魂一说……

  “阮思思是他杀。”温亭湛直接下了定论。

  众人都是不解的看着温亭湛,虽然他们都在怀疑,可都不敢这么笃定,毕竟他们知道的线索还太少。

  但是这一次温亭湛没有向他们解释,他为何这么笃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