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444章 老和尚的传唤
  “你说什么?”夜摇光觉得自己是不是听觉出了问题。

  余长安深吸一口气:“我想娶媛媛为妻,小枢可否帮我?”

  确定自己没有听错,夜摇光不由叹声道:“她是鬼,你是人,你如何能够娶她?”

  “冥婚。”余长安吐出两个字。

  “你疯了。”夜摇光目光一沉,“你可知何为冥婚?”

  “我知。”余长安点了点头。

  “你知?”夜摇光目光紧盯着余长安,“那你想我如何帮你?”

  “我想和媛媛成为被认可的夫妻。”余长安郑重的说道。

  夜摇光气了乐:“看来你功课做得很足。”

  余长安要的认可,不是父母亲眷的认可,而是天道的认可。夫妻只要过了三媒六聘,有了婚书,女方的名字进入了男家的族谱不仅仅是世人认可的夫妻,也是天道认可的夫妻。可郭媛是一个鬼,余家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儿子娶了一个鬼?所以余长安走不通这条路。

  “小枢,我请你相帮。”余长安站起身一掀长袍,竟然跪在了夜摇光的面前,“这于你而言并不难,既不改命亦不泄露天机。”

  “可这是违背天道!”乾阳立刻跳出来,“为人与鬼主婚,那是违背天道之举!”

  “怎么会?民间不也有冥婚?”余长安脸色一白。

  “你们这些凡夫俗子什么都不懂,我们修炼之人,看似有凌驾于你们的本事,可我们处处受天道所制,行事得小心谨慎,一个不慎就会万劫不复。”乾阳的情绪有些过激,可爱的小脸都气得涨红,不断的跺脚。

  “好了,我又没有答应他,你就气上了?”见乾阳这副模样,夜摇光不由好笑,她手一挥,五行之气将余长安的膝盖给拖起来,“这事儿我不能应你,郭媛也不会答应,我知道你定然是看了不少这方面的书籍,你想在郭媛死后,有个名正言顺的名分给她上香烧纸,你也担心郭媛成为孤魂野鬼是与否?”

  “是。”这就是余长安心中最深的顾虑。

  “你放心,我会亲自将她送入轮回,她绝对不会成为孤魂野鬼。”夜摇光担保道,“至于你想给她上香烧纸,这未必需要形式上的名义,须知心诚则灵,而我不得不告诉你,郭媛她乃是枉死之人,虽则她采过活人的阳气,但到底不多,且回头是岸,没有沾染人命,所以她很快就会拥有轮回转世的机会。”

  “当真?”余长安瞬间目光明亮了起来。

  夜摇光点头。

  “多谢小枢告知,先前我让你为难了。”余长安态度诚恳。

  “无妨。”

  这一刻,夜摇光并不知道余长安为什么会这样的高兴,直到很多年以后,她才知道人世间自有情与痴。

  时间过得很快,给温亭湛过了生辰,就是七月休沐的时候书院宣布了放假,原本他们都在担心余长安和郭媛这对会不会难舍难分,到时候他们也会为难。却没有想到余长安亲自来送行夜摇光他们,将手中的聚魂鼎交给夜摇光。

  而后只是目光深深的看了聚魂鼎一眼,就对夜摇光等人发自内心的一拜,不发一言的走了。

  夜摇光看着少年挺直远去的背影,他没有回头,每一步都非常的坚定,他似乎已经知道他该做什么,那一刻夜摇光的心有些惆怅。

  “启程吧。”温亭湛轻轻的说了一句。

  “嗯。”夜摇光收回目光,捧着聚魂鼎就上了马车。

  他们还是决定去直隶,虽然郭媛已经表示不需要报仇,夜摇光也不是一个执着的人,但是她知道郭媛其实内心的执念一直很深,只不过被余长安化解了一半,终究还有一半意难平,而且这一次,不仅仅是为了郭媛而去,而是温亭湛和萧士睿决定去一趟直隶。

  “师傅,我要跟你们一辆马车。”乾阳凑过来。

  “不行。”温亭湛黑脸。

  为了能够和夜摇光独处的时光,也为了能够携带多一点东西,他们一行人足足有四辆马车,都是上等好马,是萧士睿让仲尧凡给送来,一天跑上四百里绝对是不成问题。夜摇光和温亭湛一辆,萧士睿秦敦一辆,乾阳就和陆永恬他们挤一辆,剩下的一辆作为卫荆他们的歇息马车和放些东西。

  “师傅……”乾阳撇着嘴看着夜摇光。

  夜摇光看了看温亭湛脸色,为着乾阳着想还是将他给打发了,要是她这会儿帮着乾阳说话,只不过以后乾阳要被温亭湛给折腾成什么模样。

  “快回去,没得商量。”说着,夜摇光就将马车的车帘子给放下来。

  温亭湛这才脸色稍缓的跟上去。马车驶过乾阳的身边,澳门赌博网站:夜摇光掀开车帘子对他挥挥手。

  后面的马车跟上,陆永恬将他给拉上来:“你怎么这么没有眼色?”

  乾阳完全不懂他的意思:“师傅的马车有宝贝,凉快。”

  夜摇光的马车自成一个小天地,里面的温度完全不受外面影响。

  “你怎么不早说?”陆永恬看着明明还是晨间,已经毒辣的太阳,不由气愤。

  乾阳躺在一侧不理他,闻游便道:“你师傅能,你就不能?”

  “我才不要便宜你们两!”

  两人:……

  “对了,你不是说小窦氏的父亲另有其人,查到了没有?”夜摇光突然想起这茬,不由问道。

  “尚且没有。”温亭湛的眼眸变得幽深。

  “哎呀,还有你花了这么多时日也查不到的人啊?”夜摇光伸手托着下巴,不由对小窦氏的生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温亭湛笑的有些无奈,他这个未婚妻无时无刻不想看到他碰壁。

  “我们得快点赶路,争取在五日之内赶到濮阳。”夜摇光突然说道。

  “为何?”之前都没有听到夜摇光提及濮阳,温亭湛有些好奇。

  此去濮阳两千里路,他们日行四百里也是有些赶。虽然濮阳是保定的必经之路。

  “是老和尚的传唤,让我八月初三之前赶到濮阳。”夜摇光摊了摊手,“我昨夜才接到传信,老和尚也没有说是什么事儿。”

  源恩神神秘秘,不过夜摇光觉得源恩不会坑她,说不定有什么好东西等着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