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440章 想怎么吃都行
  夜明珠朦胧的光晕之下,澳门赌博网站:温亭湛的眼眸显得更加漆黑,他深深的凝望着夜摇光,眼底似深海之渊潜藏着一股几欲喷薄的海啸,浓烈的爱意要将夜摇光淹没。

  夜摇光半晌没有听到他回话,侧过头看向他,顿时觉得她的心被那一双漩涡一般的眼眸给吸了进去,不由漏了一拍,很快她眨了眨眼睛才清醒过来,而后连忙躲开他的视线,僵硬的躺在榻上。

  这样的反应换来温亭湛会心一笑,他染着笑意的声音传来:“既然摇摇想要尽善尽美,我自然要全力以赴。”

  “你要怎么做?”夜摇光顿时好奇了。

  她都解决不了这个局面,因为她做不到让郭媛重生,她也不可能因为郭媛和陈臻儿契合,就纵容郭媛潜藏在陈臻儿的体内,而且郭媛一旦没有了凝魂香,就不得不吸收阳气,到时候只会成为一个鬼修。

  “要让一个人活下去,有很多办法。”温亭湛道。

  “我当然知道,总不能让余长安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活着吧?”夜摇光苦着脸。

  “解铃还须系铃人,郭媛可以让他连死都不惧,难道不能让他好好活着?”温亭湛反问。

  夜摇光想想也觉得是这个道理,可只有真正的当事人才知道这样的活着每一秒都是一种折磨。

  “若有一日,你我也如此,摇摇我也希望你能够好好活着。”温亭湛突然开口道。

  夜摇光吓了一跳:“呸呸呸,你胡说八道什么?你有吉神相护,必会逢凶化吉,谁也不可能分开我们。”

  温亭湛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而后平躺了身子,缓缓闭上了眼睛。

  他的摇摇永远只会想到当下,她不怀念过去,也不展望将来。她也许到现在都没有想过他们的百年之后会是什么光景……

  他知道修炼之人有着比凡人更长的寿命,他希望等到他百年之后,她依然能够好好的活着,要活得更好更长,等着他再一次轮回转世到她的身侧。的确没有人能够分开他们,可岁月不偏袒任何一个人。

  以前对于这个事情他一直耿耿于怀,可今日遇上了余长安和郭媛的事情,他真的很庆幸,也很感激上苍的厚待,至少他们不是从一开始便殊途……

  伸出一只手枕在头下,温亭湛心里想着,既然这世间没有什么是不可能,就算他不能成为修炼者,他也一定要找到可以长生的办法。

  想到这里,他忽而不由一笑,历朝历代不少君王炼丹寻求长生,可最后却断送了性命不说,也断送了江山,曾经翻阅史书时,对这些人愚蠢的做法嗤之以鼻,没有想到他也会有这样的一日,不过他绝对不会误入歧途。

  这世间,尚且还有一个词叫做——殊途同归。

  夜摇光早就已经沉入了梦乡,早间起来修炼洗漱之后就去了陆永恬的学舍,直奔陆永恬的寝房,余长安还没有苏醒,她特意来的早了一些,天还没有亮起来,郭媛也依然还在外面。

  “你可想好了?”夜摇光直接问。

  “我想了一夜,我想问一问我日后与他一道,可否会吸纳他的阳气。”郭媛抬头看向夜摇光。

  “不会,你的神魂现在由聚魂鼎和凝魂香滋养,只要你们不要……”话点到为止,夜摇光道,“我可以让你们在书院的时日彼此陪伴,但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你说。”郭媛点着头。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不要让他再轻生,若是能够让他好生的活下去,便尽力说服他。”夜摇光也知道有些强人所难,但不得不说。

  “谢谢你,灼华。”郭媛冲着夜摇光一笑,“便是你不说,我也会尽力。”

  “为了避免麻烦,我会和湛哥儿想办法让余长安搬到这里。”夜摇光想了想又补充一句。

  “有劳你了。”郭媛感激道。

  “谁让我这个人喜欢多管闲事呢?就是个劳碌命。”夜摇光耸了耸肩就走了。

  她去把乾阳给拎起来,一道去了饭堂打饭,中途将乾阳打发回来,给陆永恬等人送,自己拎着他们学舍那一份回去。

  吃饱了,夜摇光才把这事儿跟温亭湛还有萧士睿等人说了,这种突然换学舍的事儿,说不定还得让萧士睿用点强权来压制。

  “哪里需要如此?”温亭湛听到夜摇光的建议,不由哭笑不得,“难道在摇摇眼里,我便是这般无用,连调配一个学舍,都得用上士睿的身份?”

  “我哪有你那么多弯弯绕绕,我一向这么简单粗暴。”夜摇光下巴一扬,“反正这事儿交给你们两,给我办好,正好今日休沐一日,快去。”

  “好,我这就派人去。”温亭湛说着就把王一林给叫来,回到书院之后温亭湛还是用着王一林,吩咐了王一林几句,就让王一林去寻山长。

  “你竟然这样光明正大的说谎!”夜摇光可是听到了,他让王一林去寻禾山长,说余长安身子不适,唯有乾阳可以治愈,为了方便行事,请山长批准余长安搬到乾阳的学舍,“你就不怕禾山长关心学子让大夫来给余长安把脉?”

  “小枢,山长最是信任允禾,哪里会派人来,这不是质疑允禾么”秦敦道。

  温亭湛现在就是白鹿书院的一块活招牌,禾山长哪里会砸招牌?

  “就算山长真的派人来了,也找不出破绽。”萧士睿紧接着补充一句,“你们前不久才报了书院有学子被女鬼采阳给山长,允禾说唯有小阳可以治愈,小阳是什么人我们都知道,山长心里定然会立刻想到这一茬,若是有大夫来诊治确认余长安元气大伤,山长只怕恨不得立刻将余长安给安顿在小阳的寝房内。”

  夜摇光没有想到一句谎话还有这么多弯弯绕绕,明明是说谎却也让人找不到破绽,一个个似乎都聪明得很,就是她最笨。

  心里不高兴的夜摇光拿起筷子用力的插了一个包子,盯着温亭湛狠狠的咬了一口包子:“这包子不好吃,我明儿要吃芝麻馅的!”

  岂料温亭湛来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摇摇想怎么吃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