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437章 一物降一物
  到了这一步,澳门赌博网站:筱筱也没有隐瞒的必要,她苦笑道:“妍儿,谢谢你愿意为我遮掩,可、可我也不知道他现在藏在何处。”

  夜摇光一把将人推下去,好在那男子还有些身手,没有摔在地上,只是有些不雅观的落地,男子有些拘谨:“在下穆栎,惊扰姑娘,还望姑娘见谅。”

  穆栎的礼行的不伦不类,倒把妍儿给逗乐了,她笑了笑抬起头看向房梁上:“你是自己从上面摔下来?”

  “我……”穆栎支支吾吾。

  这个精明的女子啊,夜摇光不由一个旋身飘落而下,在几人万分惊艳的目光下彬彬有礼道:“无意闯入,还望二位姑娘勿怪。”

  “你是何人?”妍儿带着一些防备盯着夜摇光。

  “在下夜天枢……”

  “夜天枢!”还不等夜摇光说完,筱筱和妍儿同时惊呼出声,旋即妍儿目光晶亮,“难怪方才我没有见到你,定是你使了仙术。”

  “姑娘说笑了,在下哪里会什么仙术,不过是些障眼法。”夜摇光也没有想到她的名气竟然这么的大,这两人都听说过。

  “小女子姓卓,名敏妍,夜公子幸会。”竟然完全不再追究为何夜摇光深更半夜出现在她的学舍内,而且毫不避讳的将自己的闺名说出来。

  直白的夜摇光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倒是筱筱比较理智:“小女子姓黎,单名一个筱字。不知夜公子怎会深夜出现在此?”

  黎筱会把名字全部报出来,一则是因为她情郎就在身侧,二则是为了掩护一下卓敏妍。

  “今夜察觉有阴煞之气在女学书院,故而便一路追寻而来,却没有想到恰好看到穆兄翻墙而入,故而便一路尾随。”夜摇光虚虚实实道。

  “我就说我们书院不干净,你总不信我!”卓敏妍立刻嗔怪的看向黎筱,然后又看向夜摇光,“夜公子,你快说是何处不干净,我早就建议他们请你来给我们看看,他们几个都不依,尤其是臻儿更是百般阻挠!”

  面前这个女子娇憨的模样,哪里还有方才的精明可怕,夜摇光身为女子都觉得这些女孩子可真是千变万化。

  “卓姑娘安心,明日后书院便不会再有不干净之物。”夜摇光只能这样说。

  “是你把鬼怪驱逐了么?”卓敏妍立刻目光明亮的看着夜摇光。

  “嗯。”夜摇光敷衍的点了点头,然后见势不妙立刻道,“卓姑娘,黎姑娘,天色不早,我们二人实在不宜多做停留,便就此告辞。”

  “夜公子……”

  不等卓敏妍在开口,夜摇光就一把抓住穆栎的肩膀,将他给拖走。以防还有人有后招,夜摇光一路将穆栎给送出书院,打发了再三感谢的穆栎之后,夜摇光才折身到了相思河,郭媛果然在那里等着她。

  见到夜摇光,郭媛还诧异了片刻:“你竟然来的这么快。”

  “此话怎讲?”夜摇光觉得郭媛话里有话。

  “你大概不知道,我们学舍四个女子,有三个都对你倾心不已。”郭媛打趣的看着夜摇光。

  夜摇光险些吐血,有木有搞错,她对外面报的年龄现在才十一岁,他们学舍怎么都是十三四岁的女子,啃她这么嫩的草?

  “哈哈哈哈。”见夜摇光这般模样,郭媛不由乐了,“我逗你呢,她们啊不过是对你好奇不已,毕竟你的能耐从中州传来的消息,那可是能够上天下地,入画捉妖,他们都以为你是活神仙。若非我现在是一个鬼,听到那些人亲眼所见的传言,也会如此作想。”

  已经做了鬼,很多东西她都明白,尤其是后来她还特意去寻了这方面的典籍翻阅,虽然大多是杜撰,可也不全然无根据可言。

  “你又不是不知我是个女子。”夜摇光白了她一眼,然后一脸惋惜道,“你说我怎么就成了一个女子,老天爷把我生的这般貌若潘安,竟然是个女子,真是碎了一地芳心……”

  就在夜摇光捧着她的脸叹息时,耳边传来沉沉的声音:“摇摇似乎很是惋惜。”

  夜摇光顿时一个激灵,侧首就看到了从月色之中踏出来的颀长身影,不由唇角抽了抽,这厮怎么越来越神出鬼没,她竟然一点也没有感觉到。

  温亭湛的脸色在夜色之下染了月华一般冰冷,他原本是见着夜摇光去了这么久还不曾回来,心里担忧才来看一看,却没有想到听到了这番话,本来他最近忍受陈臻儿对她的纠缠,心里就非常郁结,却没有想到他的未婚妻可是乐在其中呢。

  咽了咽口水,夜摇光快速的转过身一本正经的对好整以暇看戏的郭媛道:“我已经寻到办法将你分离陈臻儿身体,保你在半年之内神魂不散,待到下月底我们就带着你回直隶。”

  说着夜摇光就将掌心摊开,聚魂鼎就躺在她的掌心,她将聚魂鼎的运用方法一一告诉郭媛。

  “我后日再进入聚魂鼎可好。”听完之后,郭媛道。

  “随你。”夜摇光很好说话。

  “你不问问我为何要后日?”郭媛好奇。

  “这是你之事,我信你不会伤及无辜,其余的和我无关。”她可没有窥探别人**的癖好。

  “谢谢。”郭媛非常诚恳的对夜摇光道谢。

  “去吧。”夜摇光对她挥了挥手。

  郭媛很快就消失不见。

  夜摇光这才觉得有些尴尬,她转过头讪讪的看着温亭湛:“那啥,我刚刚就是随便感慨一下……”

  温亭湛抿唇不语。

  夜摇光凑上前挽住他的胳膊,将头搁在他的肩膀上:“好了,别生气好吧,还不准我过过嘴瘾么?”

  听着她略带撒娇的语气,鼻息间是她发丝缭绕的桃夭清香,他的心顿时就像她的声音一般柔软如水,再大的闷气也消失的一干二净,果然这世间从来是一物降一物,这就是他的克星。

  他不由伸手将她揽在怀里,心里轻轻一叹:真是不知该拿你如何是好……

  夜摇光胜利的唇角微扬:小样,任你变成什么模样,我都能够降服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