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429章 把彼此看的最重
  女鬼身子快速的闪躲,然后夜摇光的速度比它还要快,没有几下火鞭便重重的抽在了它的手腕上,但见它的手腕没有一点鞭痕,却如同烤熟的肉冒起了烟雾,疼的女鬼龇牙咧嘴。

  “怎么样?还想试一试么?”夜摇光声音在夜晚格外的冰冷。

  还以为占据着凡人的**,而她不敢枉杀无辜就会被它威胁,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女鬼这才发现眼前这位看着年岁不大女扮男装的少女对付妖鬼的经验太过于丰富,收起了轻视之心,她蓦然手一转,如瀑的长发就快速的朝着夜摇光疯长的飞袭而去,夜摇光扬手一鞭,将她的头发给打的烟消云散,就同一时刻,女鬼竟然自己断了发,朝着旁边的树木一跃而去,伸出尖锐的爪子,一把将一棵壮硕的树干抠了一半出来,横着长长的木根朝着追上来的夜摇光横扫,逼的夜摇光不得不顿住脚步,侧身避让开,旋即它把半边木块砸向了夜摇光。

  夜摇光另一手运气,五行之气如利斧一般将那飞过来的木桩劈碎,视线透过碎木,却见女鬼伸出爪子快速的袭向温亭湛,以为温亭湛是一介凡人就好对付,以为可以用温亭湛威胁她,夜摇光反而不动了,她站在原地冷冷的看着。

  温亭湛看着朝着自己飞袭而来的女子,夜摇光说过这样的女鬼,占据着人的身体,若是用了真气,反而伤不了它,伤的是它占据的原主人身躯,温亭湛目光幽深,他很平静的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定定的看着女鬼靠近。

  那女鬼就快要锁住温亭湛的脖子时,温亭湛的身体一股刚强的阳气瞬间爆发出来,那是阳珠的力量,强劲的罡风生生的将女鬼给弹飞出去,将它身体里的魂魄都险些震出了这具身体。好在它现在有了一些修为,又迅速的闪回了身体,夜摇光都没有想到它的速度会这么快,快的她都没有来得及趁此将它给拔出来,它就缩回去了。

  女鬼重重的砸在了地上,夜摇光上前,一张符纸迅速的贴在了它的额头上,瞬间那女鬼被定在了地面上,动弹不得。

  夜摇光指尖快速的蕴含着五行之气一动,一张符纸在她的指尖飞出,悬浮在女鬼的身上,被夜摇光转化成一圈圈的金黄色之光,快速的笼罩下去。

  就听到这女鬼发出了凄厉的叫声,她的面目瞬间变得狰狞无比。她的身体下又另一种面目模糊的呈现。

  “你若杀了我,我便杀了她!”这时候女鬼传出冰冷的威胁声。

  夜摇光就看到一束冰蓝色的光在女鬼的手中闪过,顿时便停住了手:“你竟然能够挟制她的神魂!”

  “你若杀了我,我便与她同归于尽。”女鬼得以喘息,恶狠狠的说。

  “我不可能放过你。”夜摇光寸步不让。

  “你就不怕造下杀孽,令无辜者丧生,有损你的修为?”女鬼俯身的脸上的浮现讥诮之色。

  还不等夜摇光说话,细长的剑尖已经伸到女鬼的面前:“我会在她造下杀孽之前,将你附着的人变成一个真正的死人。”

  女鬼和夜摇光都愣住了,看着站在她面前,月光下逆着光,手持长剑的温亭湛,夜摇光的眼眸蓦地有些湿润,他总是这样,永远将最艰难一切为她挡下。

  “你若愿动手,还需威胁我?”女鬼冷冷的盯着温亭湛。

  “并非威胁你,而是告知你,你没有威胁我们的资格。”温亭湛的面色平淡,他的神态带着一众漠视,“虽则我是凡人,可也不想多染鲜血,你若愿意配合,自然是皆大欢喜,若不愿那么我们只能出此下策。”

  “你!”女鬼恼怒,她恶狠狠的看着温亭湛,“你乃是吉神庇佑之人,你可知你若残杀无辜,你身上的吉神就会被鲜血染成杀神,到时候你比我们这些妖鬼更容易坠入魔道。”

  “那是我之事,与你何干?”温亭湛淡声道。

  女鬼心里开始动摇,她能够清晰的感觉到眼前这个男子绝对不是在与她说笑,若是它执意要毁去这具身体的神魂,在此之前他会杀了这具身躯的主人,没有这一层庇护,它根本不是这个女修的对手,届时它就在劫难逃。

  局面僵持了很久,夜摇光指尖凝气朝着女鬼就是致命一击。

  “摇摇住手!”温亭湛想都没有想,竟然出手转身一挡,挡在了女鬼的面前。

  “湛哥儿!”

  夜摇光一把拉住温亭湛的手,将他拉开,两人速度都非常的快,旋了两个圈,最后夜摇光那一击,竟然被他们相互不让的二人同时给挡下。

  好在夜摇光只是想要杀死被女鬼挟持的原主,一个柔弱的女子,并没有下太狠的手,两人又各自挡了一半,身上的确都吃痛,但没有造成严重的内伤,和常人狠狠磕了一下没有多大差别。

  “你疯了!”

  “你疯了!”

  两人同时出声,澳门赌博网站:对彼此喝完,又同时愣住了,旋即温亭湛一把将夜摇光抱入怀中:“傻丫头,我杀一人又如何,我再救百人来补,百人不行我再救千人来补,千人不行我再救万人……”

  夜摇光伸手捶打着温亭湛的背:“你才是傻子,若是因果轮回可以这般计算,除非天道有情,每个人的生命都不能重复,杀了一个无辜者那就是一笔孽障,不是窥探天机,是可以用功德抵消。”

  女鬼静静的看着两人,它的心深深的被震撼,它从来没有想到这世间竟然还有这样的男女,可以为了彼此不但不顾自己的性命,甚至胆敢逆天而行,他可以为了她而杀人,不怕沦为魔道,她可以为了他不造杀孽,而不惜折损修为不受它的威胁。

  “我们都是傻子,因为我们都把彼此看得比自己还要重要。”温亭湛任由夜摇光在他身上发泄情绪,打着他,轻轻的在她的耳畔说着,他的声音轻轻柔柔,仿佛一股春风吹入心扉,安抚了她焦躁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