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426章 与卿永相偕
  闻游顿时感动了,澳门赌博网站:果然朋友是要通过比较才知道谁才是最好。

  “做个法,制止阳气外泄便是。”这个对于乾阳来说很简单,只不过做法的过程少不得要闻游袒胸露背,所以夜摇光也就没有说出口,但是夜摇光给了闻游一张符纸,但是闻游今日没有带在身上。

  闻游听了哪里还等得了,当即就抓住乾阳跑回去做法,温亭湛等人也回了宅子,天色也不早,都各自回了房,温亭湛这才去寻了夜摇光。

  夜摇光在房间里,正在把玩着陌钦送给她的三枚铜钱,温亭湛进入房间,恰好看到这一幕,原本并没有注意铜钱,毕竟夜摇光经常玩铜钱。

  还是夜摇光看到温亭湛,就忍不住和他分享喜悦:“湛哥儿快看,这是陌大哥送我的及笄礼。”

  目光落在摊平在自己面前的手心里三枚铜钱上,温亭湛的目光一冷,脸色一变。

  夜摇光并没有去看温亭湛,而是高兴的说道:“湛哥儿,这可是祥符元宝,而且布满生吉气,比我的罗盘还要好,以后有了它,对付妖魔鬼怪我就更加有把握。”

  看着夜摇光笑靥如花,心满意足的模样,温亭湛胸腔的郁结不上不下,他不是容不下她收别的男人送她的东西,也不是容不下她接受一个爱慕她的男人送的东西,可这礼物偏偏是祥符元宝,四百年前祥符元宝可是盛极一时的男女互送的定情物。看着她这般模样,他知道她定然不知道祥符元宝的意义,若是他说穿,她或许会将此物还给陌钦,从而洞悉陌钦的心意,疏远陌钦,但是他知道这并不是对她最好的结果。

  固然,他不希望任何对她有心思的男人接近她靠近她,可陌钦于她而言与所有人都是不一样,失去陌钦这个她尊重的人,她会难过会失落。

  想到这里,温亭湛不由闭上了眼睛,伸手揉了揉额头,素来果决的他,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如何是好。

  “湛哥儿,你怎么了?”见温亭湛半晌没有说话,抬起头却见他揉着额头,夜摇光不由担心的问道。

  “无事,可能是今日有些累了。”温亭湛笑着对她摇了摇头。

  罢了罢了,只要她高兴便好,她心里光明磊落,他又何必说穿这些徒然给她增添烦劳,今日又是她的生辰。

  “那你快去休息,都这么晚了。”夜摇光心里有些愧疚,温亭湛一直在为她的及笄忙活,自从回家之后他们这两天基本没有独处过。

  “嗯,把你的生辰礼送给你,我便去休息。”说着,温亭湛从袖中取出一个细长的盒子,将盒子递给夜摇光。

  “还有生辰礼?”夜摇光以为他送给她的《桃夭》就是生辰礼。

  “那是及笄礼,一生一次,这是生辰礼,日后每年我都会为你准备生辰礼。”温亭湛轻轻的笑着。

  夜摇光乐滋滋的从温亭湛的手里抓过细长的木盒子,打开里面竟然躺着两只白玉簪,一只细长,一只宽扁,一看就是一对,男女各一只。

  细长的手从烛光之中伸过来,间断了灯影,取出那一只细长的白玉簪,轻轻的插入她的发中,温柔的声音在她的耳边散开:

  初笄羞敛月,新妆姿容绝;

  琴动声声切,此中千千结;

  云髻横白玉,映帘影摇曳;

  若为长情劫,与卿永相偕。

  正了正她的发簪,温亭湛在她的额头落下深深一吻,将她握着另外一只白玉簪的手指轻轻收拢,握住合上的盒子:“这对玉簪是我亲手所雕琢,簪子的尾端有你我的字,这只簪子你保管着,待到我及冠之时,我希望摇摇能够亲手为我用它加冠。”

  夜摇光眼中有水光开始晃动,这个家伙真是太讨厌了,说了些她听不懂的诗,却莫名让她感动不已。

  “快去歇息吧。”将盒子握住,夜摇光垂下眼帘道。

  “好。”温亭湛温和一笑,就转身。

  夜摇光却一把拉住他,对上他疑惑的目光,她蓦然凑近,踮起脚尖在他的脸上印上一吻:“奖励你,辛苦了!”

  这次夜摇光学狡猾了,不等温亭湛动手,就滑溜的闪身跑进了她的内室。

  珠帘一阵摇晃,清脆的声音伴着她朦胧的身影,温亭湛眸光在烛火下荡开一圈圈的光,唇角满足而又甜蜜的扬起,转身离开了夜摇光的房间。

  夏夜无声,花开语静。

  这一夜大家都睡得很安然,第二天一大早起来,温亭湛和闻游等人都赶着往书院,他们还有三个月左右的课,夜摇光也跟着,邑诚公主随着他们去了豫章郡,将邑诚公主安置在了冠云街,而戈无音是铁了心要在温宅里面修炼,夜摇光也随她。

  快马加鞭也就用了三日就到了豫章郡,当天夜里就歇息在了冠云街的夜府,夜摇光开始了第一次给邑诚公主治疗,她现在浑身五行之气浓郁,不知道是不是温亭湛那香携着灵气融入她肌肤的缘故,她觉得她吸纳五行之气更加的快。

  夜摇光的手悬浮在邑诚公主的小腹上空,五行之气一点点滋养邑诚公主的身体,邑诚公主属于锁闭,要用五行之气扩开,这种情况在现代是需要做手术动刀子,虽然夜摇光用的五行之气其实也是割开。

  “为何我感觉不到疼痛?”已经做足了心理准备的邑诚公主,直到夜摇光收手之后,也没有感觉到一点疼痛,若非她身体里有感觉,她真的要怀疑夜摇光在装神弄鬼。

  “我及时收了手,再治疗下去,公主定然会疼痛难忍,故而需要徐徐图之。”夜摇光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渍,笑道。

  她可不希望一次性治疗,虽然治好了邑诚公主的身体,但是给她造成了心里恐惧,到时候可是会影响她日后的夫妻生活。

  “有劳你了。”邑诚公主真诚的感谢看着夜摇光。

  “无事,比起算命,这更容易些。”

  算命泄露天机,这可一点没有窥探天机,不过是耗费一些五行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