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424章 老头子迷上小妖精
  “无音,澳门赌博网站:这太贵重了。”夜摇光摇头,虽然陌钦的铜钱也很贵重,但是对于陌钦这样的人根本没有用,所以夜摇光才坦然收下,可戈无音的不一样,她不能收。

  戈无音的眉头立刻就蹙起来:“你这是要拒绝?”

  “无音,我不能收。”夜摇光态度也很坚定。

  “你别多想,我可不是仅仅为了你,不过是赶巧让你撞上。”戈无音目光闪过一丝阴鸷,“与其整日被那些小妖精给惦记,不如送给我喜欢的你。”

  “啊?”夜摇光抬头看向戈无音。

  陌钦端起茶杯低头喝茶。

  戈无音目光清冷:“也不怕你笑话,我家老头子迷上了一只妖。”

  原本也有点口干,准备喝茶的夜摇光及时的顿住了手,否则她非喷不可,她有些傻愣愣的看着戈无音,戈无音口中的老头子应该是她爹吧,她爹怎么也应该五六十甚至年岁更长,修为只怕都是炼虚期往上的修为,这样的修为竟然会被一只妖所迷惑?

  四周无旁人,戈无音又一心拿夜摇光当朋友,陌钦就是一个知情人,她心里的不痛快,也想倾吐一番,于是就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原来戈无音的父亲在年少的时候喜欢上了一个凡人,但是戈无音的祖父不同意,倒不是嫌弃对方的出身,而是对方是完全不能修炼之人,寿命有限,就怕到时候影响儿子修炼,于是就插手阻隔,把儿子踢去闭关,就逼的人家女方出嫁,给女方寻的也是一个好人家,奈何人家女方也是对戈无音的父亲情根深种,因着父母收了好处被迫出嫁,心中愤恨不已,洞房花烛就一杯毒酒当着夫君的面将自己给毒死。

  提前出关赶来的戈无音父亲只看到一具冰冷的尸体,没有想到这个女孩子竟然性子这么烈,戈无音的祖父也是有些愧疚。于是接下来儿子不哭不闹的回来,并且乖乖的答应迎娶戈无音的母亲之后,戈无音的祖父也就对儿子的事情极少插手,却没有想到戈无音的父亲竟然在族中挑选了两位修为极高的长老,还有在外面结识的两位好友,合自己之力在那女子头七之前,将她未散尽的神魂给偷偷凝聚起来,带回戈雾海。

  融入了戈雾海的一种灵果的种子,一心栽培这颗种子,就想要将之度化成为树仙,却不料就要成功之际,偶然间被戈无音偷听到了父亲对这棵自她懂事以来,关心比她还多的果树私语,当下怒不可遏,就动了手脚,让这颗即将化形的灵果树沦入了妖道。

  得知此事,戈无音的父亲险些就将戈无音给打死,要知道仙和妖的差距那是天壤之别,一个受苍生供奉,一个为天道所不容。好在戈雾海还不是戈无音的父亲做主,可惜戈无音的修为不够,否则拼了折损寿元,她也要将这个妖精给诛灭,她爹被她刺激到,竟然损了五十年的修为,直接了当的将之度化成人型,并且一心要娶她为妻。

  她娘还没死,他爹凭什么娶妻?况且她爹折损了五十年修为,现在就一个金丹期,把她祖父气得半死,若不是害怕将他们逐出戈雾海,被敌人所迫害,戈无音的祖父真的只想当做没有这个儿子。

  这下子戈雾海就热闹了起来,戈无音的叔叔们都盯上了少主的宝座,而戈无音的母亲被渣爹折腾到心如死灰之后,一个劲儿的督促自己的儿子上进,如果戈雾海不能成为他们的地盘,等到祖父飞升之后,就算是他们的叔叔上位,比起自己的亲哥哥,他们这个前嫂子和侄儿侄女亲疏自然见分晓,到时候被逐出戈雾海的就是他们。

  一下子,曾经喜欢眷恋的家乌烟瘴气,戈无音完全待不下去,正准备找个清净的地方好生修炼,哪里知晓那小妖精竟然盯上了神丝,她那昏了头的爹竟然还有几分本事,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说服了她祖父,气得她一怒之下就先一步全部收走,离开戈雾海之后还接到她爹的威胁传书。同时也接到了温亭湛传来的请帖,这么多神丝她也用不完,一直抱着指不定被人窥觊,到时候那小妖精指不定给她使绊子,于是她就去寻了自己的好姐妹,将之锻造成了千神缕衣当做及笄礼送给夜摇光。

  听完之后,夜摇光只觉得这礼物更加的烫手:“无音,这衣衫我平日里也穿不上,你给了我也只是压箱子,我就要这一根披帛就好。”

  戈无音正想劝说,却被陌钦拦下:“那我就先替无音保管这套千神缕衣。”

  戈无音瞪了陌钦一眼,没有说话,算是默许,好一会儿才对夜摇光道:“我现在无家可归,你可愿收留我?”

  “别的没有,空屋子倒是不少。”夜摇光点头。

  “那好,在你这里修炼也更方便,我要住到修炼至元婴。”戈无音总算面色不那么冰冷。

  不过夜摇光觉得她估摸着要修炼到元婴期,然后杀回去。陌钦就没有那么空闲,他还有要事在身,坐了一个时辰就走了,如何也挽留不住,夜摇光只能亲自将他送走。

  晚上的时候,他们还有更热闹的一场宴会,今日除了是她的生辰,还是萧士睿的生辰,中午之前把她的及笄礼搞定,送走了宾客,晚间他们就给萧士睿庆祝,夜摇光拉着戈无音一道出现的时候,萧士睿等人眼睛都快看得凸出来了。

  “流口水了!”夜摇光高喊一声。

  萧士睿等人快速的醒过神,秦敦还本能的反应摸了摸嘴,才知道夜摇光是逗弄他们,顿时脸涨红。

  倒是乾阳来了句神回复:“是啊师傅,我都快饿死了,你再不来,口水都流光了。”

  众人:“……”

  这厮中午和秦敦两个人合起来吃了一桌子,他们真的无力吐槽。

  夜摇光都懒得理他,该走的人都走了,大家都在一张大桌子上,男女各一边,中间嘛就是夜摇光和温亭湛挨着坐,夜摇光拉着戈无音落座:“这是我的姐妹,姓戈,她是方外高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