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422章 及笄礼
  夜摇光并没有立刻治疗邑诚公主,澳门赌博网站:邑诚公主需要治疗的地方太过于私密和脆弱,并不是一两日可以完成,已经十七年,邑诚公主也不急于一时。

  第二日,一大早夜摇光就起来就沐浴更衣,在她沐浴的时候,幼离取来了一颗粉色的桃花一般的丸子,放入了水中,霎时整桶水变成了浅浅的粉,一阵阵桃花的幽香弥漫散开,在浴桶里的夜摇光,觉得有一丝丝灵气涌入她的肌肤,让她每一个细胞都活跃了。

  这是……

  “这是少爷让奴婢放的。”幼离也惊奇不已,她也曾是官宦人家的女儿,自然对这些高雅的东西也曾有过研究,却从未见过甚至听过这世间有这样的奇香。

  夜摇光来不及听幼离的话,她在浴桶之中盘膝而坐,这一块香料融合的灵气竟然这样的浓郁,水中似乎有着无数的小鱼撞入她吹弹可破的肌肤,游走于她的经脉血液,让她如同置身于云端,温和充裕的灵气一遍遍的洗刷她的经脉,与往日完全不同的是,竟然没有一点疼痛感。

  不知道过了多久,耳边响起了幼离的轻唤声,夜摇光才猛然站起身,原本浅粉色的水已经变成了透明的白,而夜摇光觉得她的肌肤不知道是不是刚刚沐浴过后的缘故多了一点点浅浅的粉嫩,真正是白里透红。

  换好采衣采履,安坐在东房,任由幼离将她的头发擦干,直到奏乐响起,她才披散着一瀑青丝走了出去。

  及笄礼的一步是主宾就位,是笄者的父母迎正宾,二者相互行礼,然后主人先落座,宾客们再落座,第二步是开礼,由笄者的父亲致辞。由于夜摇光无父无母,所以她的及笄礼就省去了前面两步,直接由作为正宾的陆夫人开礼。

  等到房门被打开,就看那一头长发披散,身着浅粉色衣摆裙摆荡漾着胭脂红采衣的少女缓步走来,四周终年不谢的梅花在轻轻的随着奏响的旋律款摆,少女步伐轻盈,清风撩起了她的长发,眉目如画的少女,恰似一朵娇艳盛开的桃花,容光绝色,令人心颤。

  “我滴乖乖,摇姐姐着女儿装竟然这么美!”萧士睿自问看了不少美人,他皇爷爷的后宫比御花园的花还多还美艳,可依然被夜摇光这种逼人的夺目之美所震撼。

  更可怕的是,当她走过你的身旁,微风吹拂着她的秀发,缭绕着浅淡的桃花清香,即便她走了很远,依然能够闻到,仿若桃花仙子遗世。

  等到夜摇光就位,全了礼仪,就是赞者为她梳发,接下来是宾盥、初加、一拜、二加、二拜、三加、三拜、置醴、醮子一系列的流程之后便是最为重要的字笄者,就是给笄者取“字”。

  只见陆夫人起身下来面向东,念祝辞曰:“礼仪既备,令月吉日,昭告尔字。爰字孔嘉,髦士攸宜。宜之于假,永受保之,曰灼华甫。”

  夜摇光心中一动,没有想到温亭湛会用灼华给她为字,这个字一看就是温亭湛所取,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按照规矩,夜摇光立刻答:“灼华虽不敏,敢不夙夜祗奉。”

  接下来是聆讯,也因为没有父母而省去,夜摇光直接拖着华丽的裙摆,飘荡着宽大的水袖,缓步走到了正中间行揖礼于正宾、客人、乐者、有司、赞者、旁观群众。

  最后便是礼成,这整个过程温亭湛是不可以参与,但他始终远远的站着,看着她一步步的完成了人生中未嫁时最重要的礼。

  这一番行礼下来,一个上午都过去了,温亭湛这个时候才出面招呼着所有的来宾去了村里的祠堂院子开宴用膳。

  夜摇光累的只想瘫在床上,好在不用她出面招呼宾客。

  “瞧你的模样,这才不过是一个及笄礼,要是等到你大婚,你还不得连洞房花烛都不要了?”杨夕荷也千里迢迢的赶来参加她的及笄礼,魏临决定参加今年的大比,杨夕荷也腾出时间让他可以安心攻读,借着参加夜摇光及笄礼的时候回娘家小住。

  “嗯,果然是成了亲的,说什么都抹得开脸。”夜摇光笑眯眯道。

  “你现在就取笑我吧,等过几年你就知道了。”杨夕荷伸手掐了掐夜摇光的腰肢,然后一脸期待的看着她,“我倒是想着你们的婚礼将会是如何热闹,温允禾对你的心,这世间恐怕再也找不出能够相比之人。”

  “你又知道他对我用心了?”又不在身侧,顶多不过道听途说。

  “我就知道你是个不开窍的。”杨夕荷恨铁不成钢的盯着夜摇光,“温允禾在文赛赠你绝世奇香《桃夭》,让你的及笄宴在村中祠堂,你难道一点也看不出背后的用意?”

  夜摇光一脸茫然,这背后还有什么深意么?

  杨夕荷不由叹息:“真是可怜了温允禾一番苦心。”

  “别阴阳怪气的,有话快说。”夜摇光斜眼。

  “你呀,也是个心宽的。”杨夕荷轻叹,“你家湛哥儿现在可是名扬天下的人物,以他的出生,你以为日后没有人盯上他?他不以脸面为重,在文赛当众承认是被你含辛茹苦养大,这是在昭告天下,你之于他是何等的恩德,也是在告诉已经开始对他动心思的人,打消想与他联姻的心思。他让你的及笄宴在你们村子里的祠堂,这是宣扬你的德行足以与他这个陛下亲口赞扬的人相配,以免日后你随他高升,而被人戳你的出生。”

  杨夕荷不说,夜摇光真的从来没有想过这一层,她想到文赛那么多人在场,他坦然说他七岁父母亡,是被她一手养大,这样的事情就算是事实,搁在任何一个要面子的文人身上,未必愿意被人提起,更不要说是自己光明正大的说,那时夜摇光只以为他是心怀宽广,从来没有想到他这样说是为了她。

  她一直知道他考虑所有的事情都非常的长远,却没有想到他会将这么深远的心思用在她的身上。他的身侧还没有出现桃花,而他已经再开始将伸过来的桃枝折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