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417章 淇奧(yu)公子
  欲无止,不可止,善者留,不善者去,凡七情六欲无人可免,为君者,不以私欲为先,则为明君。

  一句话深深的敲入了萧士睿的心口,他觉得每一个字都格外的沉重,但是细细想来,温亭湛的话也许才是皇爷爷想要借此来让他明白的道理,若是那些亡国之君,没有因为对美色的私欲,而将这些倾城美人弄到身边,就算弄到身侧,能够严以克己,又如何会沉迷美色。有的时候,色不迷人,人自迷;酒不醉人,人自醉。

  “我明白了。”萧士睿非常认真的点头。

  “这样说来,你与宣麟所答应该是一致,那这魁首……”闻游蓦然想到此。

  “你们以为陛下出这道题的真正用意在何处?”温亭湛蓦然问道。

  三人面面相觑,最后萧士睿有些不确定道:“皇爷爷真正想要问的其实是为君之道。”

  “是。”温亭湛欣慰的问道,“我和明光都看出了这道题的深意,但我们毕竟是两个人,对为君之道自然是各有见解,定然有胜负。”

  “允禾似乎胜券在握。”秦敦看着稳如泰山的温亭湛。

  “我与明光不一样。”温亭湛端起茶杯,浅饮了一口,这茶正是宣麟所送的寒香茶,“我幼时家贫,为此而吃了不少苦,故而我比明光更懂民间疾苦,明光幼时艰难,局限了他的脚步,这一局我会赢,只不过赢在了阅历。”

  大家都似懂非懂,又坐了一会儿,便各自散去,温亭湛洗漱过后,又去看了看夜开阳,才回寝房,夜摇光已经窝在了床榻上,不过并没有入睡,而是看着屋顶发呆,似乎在酝酿睡意。温亭湛也就不打扰她,自己倒在了自己的床榻上,也和她一样望着屋顶。

  过了一会儿,夜摇光才侧首看向温亭湛:“陛下为何会出这样一道题?”

  夜摇光问的为何,是为何要婉转的考为君之道。

  “陛下是个有远见之人,可惜登基太晚。”温亭湛叹息道。

  陛下而立之年才做了皇帝,澳门赌博网站:做太子就得有做太子的样子,不该插手的就不能插手,在先皇时朝廷的弊端就已经出现,陛下现在定然是看出来,可他年事已高,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和时间,否则就算他拨乱反正,割除了毒瘤,没有一个能够匡扶的继承人,反而会加速朝廷衰败,所以他现在首要的事情是培养一个得力的继承人,同时为这个继承人挖掘良臣。陛下应该深明他几个儿子为了权利争夺,都是迎娶的世家之女,日后无论是谁赢了,都只有自己的母族和妻族可以重用,这样的局面并不是他所想见到,所以才会选择萧士睿,这是用心良苦,才会任由萧士睿跑完军营又跑书院,看似无奈纵容萧士睿,其实是在锻炼历练并且给萧士睿自己培养新势力,不受任何大氏族所牵连的势力。

  “所以,陛下这个问题其实是在考验你和明光,谁更适合辅佐士睿?”夜摇光听完之后,了然的点了点头。

  “嗯,可以如此说。”温亭湛颔首。

  “那明光就算能赢也不会赢。”夜摇光蓦然道。

  “何以如此作想?”温亭湛扬眉。

  “因为他根本不想辅佐萧士睿。”夜摇光直白的说道。

  “呵呵……”温亭湛低低的笑出声。

  是的,这个题目一出来,赢得人就必然是他,他说给闻游等人的理由,只是看似说得过去的搪塞之词,为的就是掩盖宣麟的心思。若宣麟真的全力以赴,其实从小就受训如何培养辅佐君王之道的宣麟会比他更容易得到魁首。

  “胜之不武。”夜摇光对温亭湛挤眉弄眼,然后用被子捂住自己,睡觉了。

  温亭湛纵容一笑,其实有一句话他没有告诉夜摇光,宣家自来是辅佐乱世之君,如果陛下选定了宣麟,岂不是告诉世人他所治下的天下已经大乱,所以需要宣家人辅佐?只要他不是烂泥巴扶不上墙,为了帝王的颜面,宣麟就算全力以赴,陛下也只会选择他。

  故而,他才直言,这个题目出来,能够赢的只会是他。

  第二日休息一日,也没有书院告辞,因为他们都在等最终的结果,夜摇光和温亭湛倒是迎来了一个客人,就是中州香学世家的家主,意图与温亭湛合作,被温亭湛婉拒,《桃夭》永远只属于他的摇摇一人,这世间再不会有人配得上。

  其实人家也只是来试探一下,毕竟为官者不可经商,只不过知道温亭湛似乎出生贫寒,想着温亭湛会不会想做,若是被别人捷足先登,对他的影响就会很大,既然温亭湛没有这番意向,他自然是放心的离去。

  很快,比赛结果宣布的这一日便到来,所有人都早早的来到了赛场。许源迎着晨光,面带微笑的走了上去。

  “学子们,都想知晓最终结果,本官也就不再赘言。”说着,许源就直接打开了写着魁首的纸卷,上面是今上的亲笔手书,“赢得此次大赛的魁首乃是——白鹿书院,温亭湛。”

  “赢了,赢了,我们赢了!”白鹿书院的学子都疯狂了,其他书院纷纷表示祝贺,下方的人已经不去关心他们究竟答了什么,这是陛下钦定的魁首,历来第一次,何等殊荣,看向温亭湛的目光都带着敬佩。

  温亭湛缓步走上赛场,许源将和答案送来的奖品递给了温亭湛,竟然是一幅字画。这是由陛下所书,所有人都好奇不已,许源便问:“允禾,可愿让我等一睹陛下墨宝。”

  温亭湛非常大方的递给了颁奖的童子,因为是一大幅,两个童子从中间缓缓的展开,四个大金字——淇奧(yu)公子!

  瞬间全场一片哗然。

  《淇奧》出自于《诗经·卫风》,这首诗赞美的是一个风华绝代的如玉君子,他才华横溢,内有玉秀,容光绝世,优雅从容,气度沉稳,深藏如水,几乎是将世间所有对男子的赞扬都用上。

  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瑟兮僴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

  瞻彼淇奥,绿竹青青。有匪君子,充耳秀莹,会弁如星。瑟兮僴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

  瞻彼淇奥,绿竹如箦。有匪君子,如金如锡,如圭如璧。宽兮绰兮,猗重较兮。善戏谑兮,不为虐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