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414章 缺一个谋士么?
  这酒以五行之气滋养,同时蕴含着五行之五种气,可以缓解宣麟体内的毒素,也就相当于一个缓慢长期治疗的过程,虽然把握不大,但只要宣麟从此不再多思多虑,慢慢的用酒来代替药,未必不能拖上十年,到时候……

  “小枢,你好偏心,我好心痛!”萧士睿耍宝似的做捧心状。

  “我偏心?”夜摇光隐含威胁的目光落在萧士睿那杯酒上。

  萧士睿立刻端起来,一口闷了,生怕被夜摇光给端走。

  见此,大家都是一笑,温亭湛举杯:“敬明光一杯,愿明光早日康复。”

  大家都是一愣,宣麟的身体不是秘密,基本没有康复的可能,任何人都不会对宣麟说这种话,这是一种讽刺,可偏偏温亭湛这样说了反而令人心里萌生了希望,宣麟心思一动,端起酒杯回敬了温亭湛,没有说话将酒喝入口中,甘甜的葡萄味在味蕾散开,等到他将酒喝下去,有一种非常的舒适的感觉,似乎他的肠道有什么堵着的东西也顺着滑了下去,让他舒服了很多。

  “这……”一向淡然若素的宣麟都有些激动。

  “这酒……”夜摇光将酒的来源说了一遍,然后就道,“从今日起,明光可减缓用药,每日一杯酒,等到你身子不再如此脆弱,可以脱离药物之后,也许我们还能尝试别的办法。但酒毕竟是酒,有烈性,你的身子尚且孱弱,不可多饮,每日一杯已经是极限。”

  夜摇光并没有说明如何去治疗宣麟,因为她十年也未必能够修炼到化神期,所以不能轻易许诺。

  宣麟缓缓的闭上了有些泛红的眼睛,能够不再服药,其实这才是他最大的心愿,从他还未记事起,他就每日喝着各种汤药,对于汤药他已经深恶厌绝,期初是为了母亲,后来他已经离不开汤药,成了习惯。

  若能让他在生命的极限,一个月不用药,他便死而无憾。

  “快吃饭,菜都凉了,我可是跑上跑下一上午。”气氛变得伤感,大家都明白宣麟的苦楚,萧士睿连忙提起筷子道。

  宣麟再睁开眼睛,目光已经平复,看向温亭湛和夜摇光有着深深的感激,但是什么都没有说,一切都在不言中。

  饭后秦敦就在院子里继续他未完的画,萧士睿又拉着乾阳和闻游去外面撒丫子,温亭湛亲自推着宣麟,和夜摇光在宅子里走了一圈,消了消食,宣麟就带着温亭湛和夜摇光去了书房,这里有着很多宣麟的藏书。

  宣麟应该是时常来的缘故,书籍非常的丰富,不仅有温亭湛感兴趣的书籍,也有夜摇光感兴趣的书籍,大家各自拿了书来翻看,犹如在图书馆一般安静无声。

  “允禾。”突然宣麟出声。

  温亭湛也抬起头看向宣麟。

  “可缺一个谋士?”宣麟蓦然道。

  “啪!”夜摇光惊得手中的书都掉在了地上。

  不是她想的那样吧,宣麟要做温亭湛的谋士?卧槽,宣麟虽然身体缘故不能入仕为官,但他是宣家人,宣家人只辅佐君主,宣麟要是做了温亭湛的谋士,这个消息传出去,足以让皇帝将温亭湛给斩了!

  夜摇光看向二人,两人之间似乎在打着哑谜,夜摇光想不明白宣麟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是试探还是在考验?但是温亭湛并非皇室后裔,根本名不正言不顺,而现在的大元朝虽然日渐衰落,却没有昏君奸臣扰乱朝纲,也不像是要颓败的模样,她虽然卜上一卦是亟待革新,却也不是颠覆天下的意思,宣家素来是辅佐君王,他们必然有着他们看人看天下更替的独特目光,可是她曾经算过温亭湛的生辰八字,根本不是帝王命,宣麟这话到底是由何而来?

  午后浓烈的日光,从窗轩缠绕着幽幽芬芳飘洒进来,浅浅的在温亭湛身上镀了一层光芒,他的笑容和夺目:“虽则白蚁争穴,蛀虫噬梁,然则大厦未到倾覆之时。”

  “内忧已深,外患将起,你要扶大厦将倾,力挽狂澜所费之心何其深?或许倒头来反倒成了乱臣贼子,吃力未必能够讨好。”宣麟的声音依然平淡,“以你之智,合我之力,谋天下何难?”

  夜摇光的心蓦然就扑通扑通直跳了起来,她并不是这个时代长大的人,但是这样惊天的语言被她听来依然觉得让人吃不消,偏偏这两个年少风华独绝的男子,仿若谈论天气一般不关紧要。

  温亭湛的目光扫了夜摇光一眼,看向宣麟的目光越发的坚定:“明光,你要等的人不是我。”

  “允禾,宣家从千年以前起,每到乱世将显便会有异象之子诞生,这是宣家的使命,我的降生意味着世道将乱,天命无可更改,我要等的人只有我自己心里明白,谋天下之事,绝无情谊可言,作为宣家的家主继承人,我绝不会拿着整个宣家的盛衰与千年名誉儿戏,你懂我亦懂。”宣麟说得更加的认真。

  温亭湛依然笑着摇头:“那你看错人了,我并无万丈雄心。”

  这一点并不是他信口开河,从最初只为完成母亲的期望,到后来想要打败柳家,再到现在只想为了摇摇而造福天下,以及为士睿谋划至尊,他其实从来对权利不曾热衷。

  “不,允禾,天定,不可扭转,命运总会将你一步步推下去。”宣麟一字一顿的说道。

  “那便拭目以待,我心如明月坦荡荡,命由人不由天。”温亭湛搁下书,“时候不早,我们该启辰回书院。”

  两人的对话就到此结束,夜摇光却一路忧心忡忡,在马车上也是沉默不语,温亭湛伸手握住她的手:“别愁眉不展,有你,送我天下也不要。”

  其实他们都是相信宣麟口中的天定,但是温亭湛心里明白,若有一天他真的要问鼎至尊,那么他必然不可能拥有夜摇光这样身份的妻子,这是天道所不容,他坚信,不论未来的世道如何改变,他的心永远不会改变,他宁可呕心沥血将萧家的江山扶起来,也不愿因此而失去了她。

  舍与得,从来都是双生,割肉剔骨也得舍一个,端看如何取舍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