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412章 桃之夭夭
  “妖都没了,何来妖力?”夜摇光嫌弃的瞥了乾阳一眼。

  “师傅,妖没了?妖跑了!”乾阳心急死了。

  正准备告诉乾阳的夜摇光到了嘴边的话蓦然一转:“你现在才知道没了,你早干嘛去了?就知道睡睡睡,作为一个修炼者,你竟然能够让人在你熟睡中偷走东西,你不觉得丢人么?”

  “师傅,徒儿知错。”乾阳哭丧着脸,“我们快去把妖抓回来。”

  “妖已经没了。”夜摇光道。

  “没了?怎么没了?”

  “被你师父我吃了。”夜摇光没有好气的回了一句。

  “吃了?”乾阳的目光顿时奇亮无比,“师傅,妖好吃么?”

  夜摇光:“……”

  神啦,求求您高抬贵手放过我,把这个蠢徒弟怎么来的怎么收走。

  夜摇光顿时泪流满面的转过身,然后朝着饭堂而去,瞧着乾阳要跟上,她蓦然脚步一顿,转过身:“去,洗漱,你笨就够了,别再邋遢。”

  “是,徒儿这就去。”然后一阵风似的不见。

  夜摇光就在饭堂等着他,许多学子看到夜摇光,都忍不住关怀的问上一句,现在夜摇光在所有学子的心里形象已经高大到超越了温亭湛和宣麟,见到夜摇光装满了好几大食盒,还贴心的问要不要忙帮,夜摇光面带微笑的拒绝,很快乾阳就飞奔而来,一手挽着四个食盒,跟着夜摇光回到他们的学舍。

  夜摇光好了整个白鹿书院上方都是晴空,大家都很高兴,对于乾阳吃了六个人的量,大家也已经麻木了,提都不提一句。

  今日是香赛的夺魁赛,不过画赛夺魁赛,由许源和几位山长商议过后重比,大家都没有意见,也就定在了今日上午。夜摇光等人依然去给秦敦打了气,但是最后的结果,依然是古灸胜出,这是实力问题,在画技上秦敦的确很有天赋,但是遇上了古灸,注定没有胜算,否则那弄画中妖的人也不会看上古灸。

  大家都安慰了秦敦一番,两次比赛秦敦输得心服口服。

  下午的时候是香赛的夺魁赛,温亭湛要参赛,所有人都早早的午休,然后精神抖擞的彷佛自己参赛一般去了赛场。

  赛题非常的开放,是不限条件的制作一款新的香料,时间是两个时辰。其实制香的过程是非常的复杂,两个时辰根本不可能,这里要求的不过是有香之气即可,完全不必要是成品。为了节约比赛时间,题目昨日便已经公开,就是让两位学员提前将需要的香料准备好,现在就是将香料递给几位大夫还有中州当地调香世家的家主过目,没有问题就可以使用。温亭湛竟然弄了小指甲盖大小的一块香凝脂,香凝脂离开了山洞就莫名的失去了香味,此刻晶莹的一小团,几位审核员也不知道是什么,但能够确定无毒,也就通过了。

  制香的过程比画画要有趣,因为每一步都呈现在所有人的眼中,只是半个时辰过去,就有一股令人沉醉的芬芳散开,大家很确定这是来自于温亭湛的对手,温亭湛没有停止忙活,可他的香炉里面却一点香气都没有,所有人都纳闷不已。

  大约一个时辰之后,对手已经将香制完,那一股香气真的让人忍不住不断的吸气,说不出的气息,就是让人只想沉醉。

  学政大人和几位评审都频频点头,夜摇光等人有些担心温亭湛,他的香炉里面加了很多芬芳之物,可一直到现在依然没有一丁点的香气,也许是香气太浅淡,被对手给压制,所以闻不到。

  时间一分一秒的划过,一个半时辰过去,对手的那份香气都已经散尽,温亭湛的依然没有香气,这下所有人确定温亭湛是没有做出有香气的香来,而温亭湛从半个时辰前,就坐在案几前一动不动,要不是香炉还有白烟飘散,大家估摸着觉得他根本不打算比赛了。

  大概还有一刻钟比赛就要结束的时候,温亭湛终于伸手将香炉揭开,他将桃花捣出来的汁液倒了进去,终于有了一点点桃花的香气溢出来,约莫过了半柱香的时间,他将香凝脂用镊子夹起来扔了进去。

  等他盖上香炉,香炉的烟徒然消失了,大家都是一愣,旋即天空不知道何时被血染,夕阳的光都被这一抹血色给掩盖,无数的鸟儿飞了过来,一波又一波,在天空之中盘旋。

  “有灵气!”夜摇光顿时一惊。

  天地间但凡有惊世之物问世,必会天地变色,异象乍起,灵气顿生。

  正如:仓颉创字,而天雨粟,鬼夜哭。

  所有人都看到温亭湛那一双细长白皙的手轻轻的揭开了香炉,而后一缕缕薄烟被风吹开,那一瞬间所有人都仿若坠入了桃花盛开的世外桃源,忘却了一切纷扰,忘却了一切牵绊,他们的魂魄似乎得到了最大的解放,挣脱了身体,遨游在了九天之外。

  顿时,画面一转,大家都醒过神,才看到温亭湛又合上了香炉。所有人,都急切的恨不得将温亭湛的手扒开,再体验一番适才如梦似幻感觉。

  比赛结果不言而喻,就连对手都对温亭湛深深作揖:“在下认输。”

  学政大人不由大加赞赏,当即颁发了香赛奖品,而后问:“不知允禾如何调制出此等绝世之香。”

  “心之所向,情之所钟。”温亭湛漆黑幽深的目光落在白鹿书院休息区的方向,除了夜摇光和萧士睿没有人捕捉得到他具体在看谁,“湛生于贫寒之家,七岁父母双亡,是未婚妻不辞辛劳,方有今日之湛,心之感念,无所相寄,唯此香可托。此香,名为《桃夭》。”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所有人心中顿时就想到了这首诗,夜摇光的眼睛一酸,她别过眼,绝对不承认她是被感动到想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