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409章 齐心相助
  古灸的脸色一变,他很想萧士睿是在对他说笑,可是他心里却明白萧士睿绝对没有说笑,他深吸一口气:“你们为我准备画具,我尽我所能。”

  其实因为当日夜摇光等人来的太快,而这一幅画画功又每一处都精妙无比,古灸只整体看了一遍,就开始细细的研究细节,根本没有来得及看到空白处,就被夜摇光三人打断,他心里也没有多大的把握,可事到如今除了拼尽全力一试,还能如何?这事儿确然是他责任最大,若是牵连了书院其他学子,他有和颜面苟活于世?

  这件事很快就惊动了许源等人,温亭湛来寻古灸之前,就让秦敦准备好了画具,秦敦只比他们慢了一步,就在禁闭室的石案子上,秦敦将画具一一备好,站在一侧打算给古灸做助手,澳门赌博网站:古灸闭上眼睛回想了好一会儿,才下笔,这个时候许源恰好赶来。

  萧士睿上前,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许源也是忧心忡忡,为了以防有人趁乱对古灸不利,他直接不走了,带着护卫他的人等在禁闭室。有许愿和陈佥事在这里坐镇,温亭湛也就放心了不少。

  “宋山长,学生有个不情之请。”温亭湛对着岳鹿书院山长行礼。

  “温同生有什么需求只管直言,老夫能够做到决不推辞。”宋山长连忙道。

  “宋山长,我想进入贵书院的藏书阁。”温亭湛直言,见众人一愣,温亭湛便解释道,“古同生未必能够将此画细节处全然还原,此画乃是圣祖时期画痴所绘,学生希望宋山长能够派遣几位对书院藏书楼藏书了解较深的学子陪同学生进入藏书楼,协助学生寻找关于画痴的一切记载,学生也不知能不能帮上古同生,但有备无患。”

  “本官做主,允你所求。”不等宋山长开口,许源直言道。

  “我也去助你一臂之力。”宣麟同时开口。

  宋山长哪里敢拒绝,连忙亲自带着两个平时整理藏书阁的人和温亭湛还有闻游带着宣麟进入了藏书楼,和白鹿书院一样,岳鹿书院也有三栋藏书楼,为了节约时间,宣麟和一位整理藏书阁的人去了一栋,宋山长带着另外一人去了一栋,温亭湛和闻游去了一栋。当先的就是收集所有关于画痴记录的一起典籍,画集、史籍、野史籍、名人籍……

  几人的速度都非常快,长期看书的人都知道什么内容往什么地方寻找,各自一大摞很快就收集到了藏书楼的读书茶室。

  “接下来就交给我和明光,宋山长烦你们再去寻寻可有遗漏之处。”温亭湛坐在案桌前,前面起码有上百部书籍。

  “好。”宋山长也不耽搁的几人又分散开。

  温亭湛和宣麟对视了一眼,两人快速的翻开书,在明亮的烛光之下,两个容颜无双的少年,每一本书籍都是一手抓住书页,刷刷刷的从他们的手中滑落,平均一本书用了不到一刻钟,他们的目光专注,唯有眼珠在微微的滚动,等到宋山长等人第二次搬了一摞过来时,瞪大眼珠子看到中间的书籍已经少了一半,分别在两个少年的手边。

  时间,在争分夺秒的一点一点划过,在画卷之中的夜摇光和画中妖的恶斗也已经到了紧要关头,双方各有胜负,都已经有一些力竭。

  原本画中妖修为的的确确在夜摇光之上,但是这个画卷的空间靠的是它的妖力支持起来,耗费的妖力绝对非同一般,夜摇光也就借此采用了拖延战术,虽然受了不少的伤,但的的确确将画中妖拖延了两个多时辰,消耗了画中妖越来越多的妖力,基本上将两人的能力拉平到了一个水准。而画外的金子抓住了乾阳的手,将他的纯阳之力逼入画中,画为纸,属木,画中妖的妖力以木为主,乾阳虽然修得是土木之气,但他纯阳之体,所有修炼的五行之气都会自动转为火,火虽然克的是金,但却能够焚木,乾阳的五行之气虽然没有克制住画中妖,但是却对他有了强烈的干扰,这样给夜摇光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五行修炼者果不愧为五行修炼者,你是我遇到过最难对付的金丹修炼者。”画中妖终于看向夜摇光的四只眼睛有了忌惮,他虽然才被放开封印,但是在他画中已经有百多年岁月,流落过很多地方,经过很多人的手,他见过很多形形色色的人。

  “说吧,是谁把你送到书院。”夜摇光再问。

  “咯咯咯咯,你若能够降服得了我,我便告诉你!”

  画中妖的声音一落,它的身体瞬间化作一片片纸张,快速的飞旋,恰似魔术师手中的纸牌急速的一张张纸飞出。夜摇光眼前的画面顿时一变,一浪一浪的雪浪翻滚而来,恰似高山上的雪崩,但夜摇光知道这不是雪,而是纸页,画中妖想要毁去现如今的画卷逃逸出去。

  漫天飞雪般的纸屑一片片看似非常的唯美,但却每一片都蕴含着锋利的妖气,将片片微薄的纸化作了刀片,巨浪一般朝着夜摇光袭来,夜摇光运足全身的五行之气,凝聚成一道光屏,才能够将飞袭来的纸片抵挡住。

  然而,画中妖似乎有同归于尽的趋势,又是一波纸片如同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朝着夜摇光冲击而来,当雪球和巨浪相撞后相融,一股巨大的力气将夜摇光的屏障震碎,将她给击飞出去。

  狠狠砸在地面上,夜摇光心脉一阵剧痛,张口就吐出了一口鲜血。还不等她喘上一口气,无尽的纸片汇聚而成的浪涛冲了过来,将夜摇光给淹没,她犹如陷入在了沼泽地的人一般,身子一寸寸的往下陷,整个人仿佛被一条巨蟒给缠住,一点点的夺走她的呼吸。

  几乎是同一时间,正在藏书楼翻书的温亭湛眼前一黑,手中的书突然滑落,砸在了地上,让对面的宣麟抬起头:“怎么了?”

  温亭湛摇了摇头,将书本捡起来:“无事,还有几本交给你,我先去禁闭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