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405章 需要原画
  五行之气一**的渡入画卷之中,却有一种石沉大海的感觉,夜摇光顿时惊觉画中的妖绝对非比寻常,若是将之引出来只怕在场不少无辜者都要受到牵连,而若是她进入画卷之中,则是一场冒险,那是属于它的地盘。

  最后夜摇光只能双手一转,深厚的五行之气爆发而出,迅速的给了画中之妖一击,在画中妖快速的躲闪时,撤回了自己的双手,蕴含着五行之气的指尖隔空定在卷轴之上,手腕一拉,迅速的将画卷给裹起来,然后封了三道镇妖符在画卷之上。

  一手抓住画卷,夜摇光一跃到金山书院的学子面前:“这幅画缘何会有画中妖?”

  “我我我我,我不知。”那学子吓得脸色苍白,慌乱的摇着头。

  夜摇光目光一冷:“你最好如实交代,这画中妖定然是被你们解开了封印,才会带到此画之中,若是不寻到原本封印它的画轴,我也未必能够将之降服,届时它第一个要吸得就是你的精元!”

  为了显示出比赛的公平公正,所有的画具全都是书院准备,包括画纸,所以这画中妖绝对不会是原本就在空白的画轴之中,只能是被这个人用了媒介带出来,然后在作画之中,将之引入了画中。

  每一次文赛大比,最后夺冠的作品都会快马加鞭送到陛下的面前,给陛下过目,有着画轴的保护,它很可能真的冲破重重关卡直达圣上面前,届时若是它用妖术蛊惑了陛下,将之日复一日悬挂在自己的寝宫,这家伙就可以借着龙气修炼,最可怕的还可能影响国运。

  “我,我真的不知道。”那学子恐惧不已,却依然摇头。

  夜摇光看着他,发现他真的不像是再说谎,不由看向许源。

  “来人,将古同生看押起来。”许源自然也想到了这一层,他想得到没有夜摇光那么深远,只知道这妖物肯定会送到陛下的面前,若是到时候谋刺陛下,那么他的罪过,乃至整个金山书院都是罪责难逃。

  “学政大人,还请学政大人让陈佥事大人将那夜与这位学子一道的两位学子抓起来。”这位学子就是当天夜里和另外两位学子,被夜摇光追到学舍的三人,温亭湛听了他们的话,顿时心思百转。

  “陈嵩?”许源对那天夜里的事情也是有所耳闻,但具体并没有太过于关心,他每日要忙的事情太多,这些捕风捉影的事情,若是他重视的去询问,反而会让所有学员寒蝉若噤。

  “大人,下官这就带人去。”陈嵩自然认得那两人,毕竟他盘问过。

  带着人在金山书院的休息区扫了一眼,其中一个也在,而另外一个却不在,他当即去询问了金山书院的山长夫子,才从和那人一个学舍的同生口中得知他今日身子不适,故而没有来观赛,于是陈嵩就带着两个侍卫去了金山书院的学舍区抓人。

  许源很快就安排疏散学员,画赛的魁首并没有定下来,而是查明原委之后再做定夺。

  “学政大人,不知长延道长可还在?”夜摇光其实知道长延道长只怕昨日就已经离去,但是心里还是抱着一点期望。

  “长延道长昨日一早便已经辞别。”许源说完就问道,“是否这妖孽法力高强?”

  “学生并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将之诛灭。”夜摇光蹙眉,“若是可以提早寻到原来将之封印的画卷,学生的把握将会更大。”

  这个妖物也许是某一位高人将之封印在一幅画之中,也许是那一幅画在某个时机得到了机缘,吸纳了灵气从而形成了妖,也或许是某一位举世名画家的大作,这世间不凡之人和物降世总会携带灵气,灵气经久而不散,就会赋予无生命体以生命力。目前还不能确定是哪一种形成了这画中之妖,但无论是哪一种,不管是它曾被封印的,还是将它创造的,原来那一副画卷才是它最大的克星。

  “大人。”许源正要说话,陈佥事已经回来,低声在许源的耳边说了两句话。

  夜摇光和温亭湛脸色大变,那学员已经在学舍内服毒自杀,并且他们赶到的时候,学舍有火盆,似乎有一副画被烧毁,只剩下两个卷轴。

  “大人,学生去看一看。”温亭湛匆匆禀告一声,就和夜摇光一道跑向了金山书院的学舍。

  金山书院学舍已经被很多官兵所包围,夜摇光和温亭湛到的时候,仵作也恰好赶来,温亭湛进入屋子里,仔细的看着每一个角落,并且蹲下身,将画轴还有一片未烧完的画纸给取出来,翻来覆去的仔细看。

  很快许源和金山书院的山长也赶来,仵作这时候已经检查好了尸身,起身对许源道:“大人,此子的确是服毒自尽。”

  夜摇光看向温亭湛,温亭湛也点了点头,这个人的的确确是服毒自杀,他在现场并没有看到任何他杀的痕迹,若是仵作没有查错死因,他就只能是自杀。

  但,这并不意味着没有线索,温亭湛的目光沉凝。

  夜摇光带走了比赛那一副蕴含着妖物的画卷,和温亭湛回了他们的学舍,整个书院的人都在等他们,但是看着夜摇光手中的画卷,都不敢靠太近。

  “山长,此事事关重大,恕学生不能透露。”温亭湛对禾山长道。

  禾山长了然的点了点头,然后就将学子们都遣散,澳门赌博网站:夜摇光和温亭湛带着萧士睿等人一道去了萧士睿的学舍。温亭湛一进屋子,就去了书房,他们都在院子外面。

  “小枢,这妖怪怎么办?”萧士睿颇为忌惮的看着被三道符纸封住的画轴,“可不可以将之烧毁?”

  “这并非妖物的原画,也便不是它的躯体,将画烧毁,只会将它给放出来。”夜摇光摇头否决,“我在赛场上已经感应到这妖物的修为定然在我之上。一旦将之放出来,它极有可能会附体书院的学子身上,届时我便会被动,若是杀了人,于我而言就得遭到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