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402章 不可拒绝的笨徒弟
  夜摇光的话,让长延道长身子一震,倒是乾阳和易天任点头,他们很认同,这个宅子如果不改风水,其实是金玉其表,败絮其中,不出十年,必然是寡妇主事,家道中落,并且子孙凋零。

  “当日贫道与妖物斗法,身受重伤之后昏倒此宅前,宅中主人家于贫道有救命之恩,因果相报,贫道看出此宅有凶险,故而才以此为报,却不曾想……”长延道长的眼中有深深的愧疚与自责,“若是贫道以旁物相报,也许这十年他们另有机缘。”

  “道长着相了。”夜摇光笑道,“道长也曾说,迄今为止,学生乃是第一个一眼道破之人,道长又何必执迷于无可挽回的过去,我们修炼之人,时也命也,他们遇上道长未尝不是一种命道。”

  无可挽回,命道?

  两个词,让长延道长的目光似乎从茫然到释然,最后他不由目光感激的看向夜摇光:“夜同生一语,令贫道茅塞顿开。”

  修炼之人,最怕的就是被心结所困扰,一旦走不出来就会形成心魔,心魔这种东西在晋级,尤其是越高的修为晋级越发的要命,若是有人因此而执念过深,很容易就坠入魔道,成为真正的魔。

  夜摇光也很开心长延道长能够解开心结。

  “这一场易赛,已经无需再比下去,今日的赛题,只有夜同生一人答对。”接着长延道长将夜摇光的答卷递给了易天任和乾阳。

  易天任看过之后,目光不可思议的看向夜摇光,带着浓浓的敬佩:“学生输得心服口服。”

  “哇,小枢,我要拜你为师!”乾阳立刻就从对面一跪到夜摇光的面前。

  他的速度太快,快的夜摇光根本来不及避让,夜摇光顿时想杀死他的心都有了,卧槽!

  长延道长和易天任都是一愣,旋即二人笑开了,长延道长笑道:“哈哈哈,夜同生所言极是,冥冥之中自有天道,看来夜同生和乾同生的确有师徒缘分。”

  夜摇光好想哭,她不想收徒弟,更不想收这么一个只会吃,脑子又笨的无可救药的蠢徒弟,可是她已经收下了乾阳的膝盖,虽然是被逼的,但是老天爷可不管她是不是被逼得,这师徒缘分就已经定下了一半。

  自然还是可以解除,但是这种因果关系一旦强行拗断,谁也无法预料到将来会因此付出怎样的代价……

  “师傅……”乾阳可怜兮兮看着夜摇光。

  “先起来,等我算个时辰,再重行拜师之礼。”夜摇光的内心是崩溃的,但是这个蠢徒弟她想丢已经不可能了。但是,他们这一行拜师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各门各派的礼数不一样。

  “不知能否去观礼?”易天任道。

  “我这一代只剩我一人,不宴宾客。”夜摇光道。

  “没关系,没关系,师傅,我不觉得委屈。”乾阳立刻表现出一副我是这世间最乖巧徒弟的模样。

  夜摇光努力保持着微笑,如果没有外人在,她真的想要一脚将他有多远踢多远,你不委屈,老娘委屈!

  “既然如此,那贫道也不在此间逗留。”长延道长点头表示理解,只有大门大派在收首席大弟子的时候,才会广邀同道之人来观礼,既然夜摇光说了他们这一代只剩她一人,不办大礼也是正常,于是从袖中取出一个木牌,“此乃贫道信物,夜同生日后若有所求,只管将此物送到昆仑山缘生观,贫道定然竭力相助。”

  夜摇光也没有客气的接下来,珍而重之的将木牌收好,然后就辞别了长延道长,出了长延道长的屋舍,澳门赌博网站:明明和高阳书院不是一条路,可乾阳竟然还跟着她,夜摇光不由瞪着他:“你不应该回自己的书院么?”

  “我以后肯定要跟着师傅!”乾阳一脸认真。

  “可你是高阳书院的学生,我是白鹿书院……”

  “夜同生放心,此事交给我,我定然会办妥帖,日后小阳就交给夜同生,他生性单纯,烦请夜同生劳心相教。”易天任对夜摇光抱拳。

  夜摇光一噎,目光一转:“你们两是什么关系?”

  “回师傅的话,这是徒儿的表哥。”乾阳一本正经的回答。

  “哦~~~”夜摇光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然后不怀好意的看着易天任,“既然我收了乾阳为徒,这辈分……”

  易天任顿时有些尴尬,他已经快及冠了,夜摇光对外报的是现在十一岁。

  乾阳立刻明白师傅的意思,转过头非常严肃的对易天任道:“表兄,快叫师叔!”

  这下轮到易天任想要伸手掐死乾阳了,不过按照礼法上来讲,他们既然是同道之人,虽然并非同一师门,可他和乾阳的关系是斩不断的血亲,那就真得喊夜摇光一声师叔,于是只能僵硬的行了一个礼:“师叔。”

  “嗯。”夜摇光心里这下畅快了,然后对乾阳道,“你今晚先去收拾行李,和你的同生夫子告别,等你表兄把你转入白鹿书院的事儿办妥了,你再来寻我。”

  “是,师傅!”乾阳非常的听话,然后一把拽着易天任,“表兄,快走,我们现在就去办事儿,我明儿就要去服侍师傅!”

  见着两人越走越远,夜摇光不由乐得揉了揉肚子。晚上回去的时候,自然把这件事情告诉了萧士睿等人,萧士睿等人一阵欢呼,他们又漂亮的得到了一个魁首。陪着他们乐了一会儿,夜摇光就起身告辞。

  “卫荆,收拾东西。”温亭湛突然开口。

  “额?”夜摇光脚步顿住了,“你要搬回去?”

  “自然。”温亭湛点头。

  “不准!”她一个人还没有高兴够呢!

  “小枢难道要等到和徒儿同吃同住么?”温亭湛漆黑的眼眸光华流转。

  夜摇光这才反应过来,看着乾阳那风风火火的模样,估摸着真的逼着易天任今晚就把事情给办妥了,明日一早就搬过来,看着她的学舍空着一个位置,到时候想把他撵走都不可能,若是她真的和乾阳同学舍……

  对上温亭湛笑的温和的眸子,夜摇光觉得还是不要挑战芝麻馅的包子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