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399章 说湛哥坏话的代价
  对着夜摇光奉上一个笑颜,露出他完美的两个酒窝:“摇摇,我们打个赌,若是我的笑话能够哄你一笑,你答应我一件事儿,若是不能,我答应你十件事儿。”

  原本不愿意的夜摇光,一下子就被他激发了:“嗬,好大的口气,你说,我看你如何把我逗笑。”

  她作为一个修炼者,她不想笑,谁还能逼的她笑不成。

  “摇摇这是应了?”温亭湛问。

  “应了。”夜摇光豪气干云的点头。

  “好。”温亭湛点头,然后开始一本正经的讲:“从前,有一位老秀才,一生不曾中举生了两个儿子,於是将大儿子取名:[成事],小儿子取名:[败事]他认为:‘人生功名,就在成败之间尔!’一日,老秀才出门,临走时让妻子督促小孩练习书法,规定大的写三百个字,小的写两百个字。老秀才快要回来时,妻子去查看情形,大儿子少写了五十字,小儿子多写了五十字过不久,老秀才回家问妻子,儿子们的功课做的如何妻子回答说:‘写是都写了,但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两个都是二百五’。”

  其实吧,二百五这个词温亭湛还是跟着夜摇光日常用语学来。

  夜摇光很想作弊的,但是她还是忍不住咧开了嘴角,绷得住故事,绷不住那份感动的心,有那么一个人将你平常奇异的一言一行加倍留心,不觉得奇怪,不觉得离经叛道,甚至私下去琢磨其含义,然后在想要哄你的时候,把它用心编织成妙趣横生的故事讲给你听,这世间幸福本就不多,她已经得到了最多的那一份,如何能够不去珍惜。

  “摇摇这是笑了?”温亭湛绽开唇角。

  夜摇光连忙收敛笑容,理直气壮道:“我没有笑,你听到我笑出声了?”

  “没听到,是我输了。”温亭湛连忙态度良好的认输。

  夜摇光这才满意的点头,她并不是完人,其实她可能自己都没有发现她在越喜爱,越在乎,越亲近的人面前就会越发的刁蛮,甚至无理取闹。所以,她前世人缘不好,因为她想靠近的人并没有真心的想要包容她这一份独特的表达方式,而此刻,有那么一个人,可以在任何情况下,没有原则的去纵容她这一份刁蛮任性。

  “我饿了,我们去吃饭吧。”修炼了一整天,辩论了一整天,他们都是饥肠辘辘。

  雨过天晴,温亭湛哪里有不同意的道理,立刻带着夜摇光回了萧士睿的学舍,萧士睿已经命人将饭菜准备好,还没有踏进门呢,就听到萧士睿和秦敦道,“我们来赌你身上最后的五百两,我保证用不了一炷香的时间,允禾就能把摇姐姐给哄骗回来。”

  一直保持着笑容的温亭湛,在听到萧士睿‘哄骗’两个字,唇角的笑容就淡了,夜摇光则用一种,原来你是在哄骗我的眼神儿溜了温亭湛一眼。

  “我很傻么?”秦敦反问,“这是无须争议的事实。允禾一肚子坏水,夜姑娘哪里是他的对手。”

  温亭湛唇角最后一点笑容也没有了。

  夜摇光伸手捂着嘴,不让自己笑出声。

  “就是就是,摇姐姐说的没错,允禾就是芝麻馅的包子。”萧士睿的言辞也在被夜摇光潜移默化的影响。

  “何谓芝麻馅的包子?”秦敦还有些不懂。

  “腹黑!”

  这个时候因为事情耽搁,后到一步的闻游恰好听到腹黑两个字,又见到温亭湛和夜摇光站在这里偷听,自然能够猜到萧士睿这两个字说的是谁,于是咳了一声:“腹黑,因为允禾腹中全是文墨。”

  萧士睿和秦敦两人顿时脸色一白,互相投给彼此一个你死定了的眼神,连忙迎了出来,萧士睿愤恨的给隐在暗处的暗卫一个冷冷的眼神儿。暗卫们都摸不着头脑,不偷听主子们的谈话是他们的职业操守,来的人是他们现在的首领,难道他们还要提示一下主子,主子这是在干嘛呢?

  “咳咳,允禾来啦。”萧士睿连忙迎上去。

  “快开饭,快开饭。”秦敦连忙亲自去拿碗筷,澳门赌博网站:将书童们都撇在一边,分外殷勤,“我今儿抢到了红烧肉,我知道允禾你最爱这道菜。”

  然后一脸肉疼的把整盘红烧肉给推到温亭湛的面前。

  夜摇光见此偷偷的笑,萧士睿立刻投来求救的目光,夜摇光对萧士睿比一般人要宽和,倒不是因为他的身份,一种合得来的投机,亲自夹了一块红烧肉给温亭湛:“快吃吧,你不是盛赞岳鹿书院的这道菜做的极好,我们在这里的时日也过了一半,书院也不是每日都有这道菜,也不知还能吃几回。”

  有了夜摇光救场,温亭湛自然要给夜摇光的面子,于是也就没有说什么就吃了饭,晚饭过后,温亭湛陪着夜摇光在院子里消消食,见着打算睡遁的秦敦和萧士睿:“明日便是书画第二轮比赛,你们跟我到书房来。”

  两人的脸顿时就垮了,萧士睿正想开口向夜摇光求救,却接到温亭湛颇为‘温和’的目光,顿时把话咽了下去,一副视死如归的哭丧着脸跟着温亭湛进了书房。

  闻游和夜摇光坐在院子里,就看着关起的书房门里有人影晃动,但是具体是在做什么也猜不出来,也没有萧士睿和秦敦的叫喊声出来,里面肯定是没有动武。

  就在两人非常好奇的时候,书房的门打开了,温亭湛走出来之后又把房门给关上,对着二人道:“天色不早,早些就寝。”

  夜摇光和闻游也就各自回了自己的学舍,这一夜萧士睿和秦敦的灯亮到了天明,两人一夜未睡,可吃早餐时两人却精神抖擞,参加比赛的时候也是超常发挥,原本没有把握进入决赛的萧士睿也进入了决赛,秦敦也不负所望进入了决赛,只是两人比完赛之后,整个人仿佛灵魂都被掏空了一般,回到学舍就倒下了。

  如果有兴奋剂这种东西,夜摇光怀疑温亭湛给二人下了兴奋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