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398章 十六个字
  夜摇光没有想到,澳门赌博网站:她竟然进入了修炼者极其不容易进入的顿悟,当即盘膝而坐,快速吸纳涌入进来的五行之气,这些气息非常的纯净,全部被夜摇光吸纳到丹田,她明明饱和的丹田竟然如同初生婴儿一般饥渴的吸收着母乳,无数的五行之气沉入丹田又散开到四肢百骸,让她每一根经脉都充斥着一股饱满的力量。

  等她收敛气息,睁开眼睛的时候,顿时觉得她的耳力和视力似乎又扩展了,而且她的修为好似精进了不少,指尖一动,薄纱般的五行之气中间多了两根发丝一般细长的气力,这是到了金丹中期了。

  夜摇光大喜过望,这时恰好听到满堂的喝彩声,然后就见宣麟优雅落座,也就是说宣麟将论点表述完毕了?夜摇光一急,她刚刚在修炼,完全没有听到,不由掐了掐萧士睿:“明光说了什么,你快告诉我!”

  “小枢,你急什么,又不是允禾说的,瞧你这么心急的模样。”萧士睿摸着被夜摇光掐的手臂。

  “你说不说?”夜摇光目光变得危险。

  “我说,我说。”萧士睿连忙投降,“宣麟说:合则生,离则死;喜则生,悲则死;安逸则生,困厄则死……天道永存,生与死,由心而论。”

  夜摇光听着,仔细的咀嚼着,有些人活着没有欢乐,是行尸走肉,有些人死的其所,魂安于地下,未尝不是一种活着,至少精神是活着,生与死真的犹如宣麟所言,不由天道,不因轮回,由心而论……

  她看向宣麟的目光格外的激赏与认可。

  恰好宣麟的目光也扫了过来,不期而然的两人的目光撞上,宣麟对夜摇光露出轻和一笑,那一笑犹如拨云之明月华光万丈。

  “可还有同生欲辩论?”因为宣麟的话,很多人陷入了沉思,大家都觉得宣麟所言真的是将生与死言到精神的境界。越品味越有滋味越有道理,一时间都没有人发言,而此刻已经是下午了,许源不由起身问道。

  一声话将沉思的所有人都惊醒,大家都纷纷的摇头之后,瞬间将目光落在了一直到现在没有发一言的温亭湛身上。其实大家都很想看到温亭湛和麒麟公子再一次的交锋,如今宣麟已经发表了论点,并且在所有人眼中似乎已经精辟到最高境界,不知道温亭湛是认输,还是有更大的惊喜给他们。

  温亭湛漆黑的眼眸从夜摇光的身上收了回来,他可是把刚刚他的未婚妻对别的男人毫不掩饰的欣赏目光完完全全的收入眼底,漆黑幽深的眼眸有墨色在涌动,但是没有任何人感觉得到。

  他优雅的缓缓站起身,挺拔的身子站在那里,犹如一座巍峨的高山,令人仰望,只听到他清淡的声音没有任何情绪的响起:“薪尽传火,生生不息,则为生;蜡尽泪干,九死不悔,则为死。”

  薪尽传火,生生不息;

  蜡尽泪干,九死不悔。

  十六个字,他只说了十六个字。

  但这十六个字将生死从宣麟的精神境界一下子推到了灵魂境界!

  整个赛场一下子静的连针掉在地上都可以听得见,甚至没有一丁点呼吸声,所有人都在品味这十六个字,将自然,责任,天道,因果,轮回,人心,精神……全部囊括。

  “允禾心怀之广,麟难以望其项背。”第一个开口的乃是宣麟。

  一下子整个赛场都沸腾了,尤其是白鹿书院的学子看向温亭湛都如同看向神一般,即便是一直不服气的路南也是满目的崇拜。

  最后白鹿书院论赛初赛自然是第一名,嬴天书院成了第二名,岳鹿书院成了第三名。

  在所有人的欢呼声恭维声赞扬声中,温亭湛第一时间将目光投向了夜摇光,岂料却看到了夜摇光一个背影,不由目光一暗。他从来不是一个期待旁人夸赞和崇拜的人,那些言辞都不过是别人的看法,好与坏,于他而言无关紧要,可他却从来需要她的赞扬需要她欣赏而又喜爱的目光……

  是,是喜爱的目光,他其实知道到现在为止她都从来没有用看一个男人的目光来看他,更多的是亲人的目光,这不是他所想要……

  所有的喜悦瞬间因为她离去的背影而消失的无影无踪,他对着所有恭贺的人保持着得体而又完美的微笑,然后推拒了所有人的相邀,快速的奔向了那远去的人儿。

  夜摇光也没有去哪儿,她并没有和温亭湛使小性子,昨日那样的情况,其实并不是他的错,是她被紫灵珠吸引,而紫灵珠又在水中形成了结界,以至于她完全没有听到他的声音,他在感觉不到她的气息的情况下跑了进来,其实完全只是一场巧合。

  她会转身离开,是因为太多人往上凑,她也没有必要再挤进去,其实她的脑海里不断回放着他的身影,他的声音,是什么时候起,那个需要她保护的少年,已经可以昂首挺立于天地间,再也不需要她时刻展开羽翼。或许很早以前就已经开始,只是她一直没有重视,也或许是从未有像今日一样震撼的冲击,让她深刻的领悟,小男孩已经长大了……

  她的心里,莫名有一股子惆怅。

  站立在书院的荷花池边,时值四月中,荷花已经开始打苞,一个个俏生生的立在水面,她站在荷花池前,宛若被未开的花骨朵簇拥,精美的容颜,桃花般艳丽,纵使穿着男装也依然流露着不与世俗相同的美。

  温亭湛追上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副画面。

  “摇摇。”四周并无人,这里是书院偏僻的一角,他轻声唤着她的小名。

  夜摇光并没有回头,反而是面对着荷塘,双手搭在偏高的石砌栏杆上,仿若没有听到他的声音。

  温亭湛伸手摸了摸鼻子,发挥厚脸皮凑上前:“摇摇,我给你讲个笑话,让你开心可好?”

  夜摇光将脸转到另外一边,温亭湛又厚脸皮的绕到另一边。夜摇光再转,他再绕,最后终于夜摇光不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