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390章 反问
  麒麟公子为何不说一声?

  这一句话,所有人都错愕了,对方是宣麟的亲姨母,何以到逃出来,见到人之后,还不曾开一句口?求救一声?那可是活生生的一条生命,就算是陌生人也不可能忘记,为何亲姨母却忘记了?

  夜摇光想要开口,却被温亭湛给拦下,垂下的宽大袖袍内,温亭湛的手抓住夜摇光的手,轻轻的捏了捏。

  宣麟的脸上看不到任何情绪,非常自然的说了一句:“大火起前,姨母已经丧命,火势熊熊,麟不能因着姨母的尸身,而让活人犯险。”

  去救了火的都知道火势比较大,如果进去救人,有去无回的可能是较大,大家点了点头,明白宣麟的意思。

  而那人又诧异:“已经丧命,麒麟公子的姨母怎么会在公子的屋内丧命?”

  “姨母系自裁。”宣麟回答。

  大家都是一阵惊讶,抬尸的护院在宋山长的耳边有说了什么,宋山长点了点头:“荀夫人确然是自裁,这是宣家的家务事……”

  “宋山长。”还不等宋山长说完,那人就站出来,对着宋山长作揖,“此事关系到一条人命,总不能听麒麟公子一人之言,虽说荀夫人乃是麒麟公子姨母,的确是家事,可荀夫人并不是宣家签了卖身契的奴仆,天理昭昭,律法严明,学生等人希望宋山长能够给大家一个交代,为何麒麟公子的姨母会在麒麟公子的屋子内自裁,总要有个因由。”

  宋山长蹙了蹙眉,这是岳鹿书院发生的事情,他作为岳鹿书院的山长的确有理由给所有人一个说法,于是将目光投向宣麟。

  宣麟突然抬眸,深沉而又睿智的目光看向那人:“这位同生凌然正气,道教人心生钦佩,不知如何称呼?”

  “金山书院金珂。”金珂回道。

  “金同生既然如此关心麟之家事,麟也不好有所隐瞒。”宣麟面色坦然,“姨母受奸人所蛊惑,欲置麟于死地,恰好允禾来寻麟,允禾博学广识,识破姨母杯中迷药,麟质问于姨母,这时大火突起,姨母才知蛊惑她之人也欲要她之性命,母亲身中姨母所下之迷药,麟行动不便,姨母幡然醒悟,为了让允禾只顾及我们母子二人,故而当场拔出麟之匕首穿胸而过。”

  宣麟的话除了小元氏下迷药以外全都是假话,但他偏偏说的不急不缓,说到最后面上已经有了沉痛之色,大家都能够感同身受。这番话说的滴水不漏,小元氏死前也要摆宣麟一道,她所用的自杀匕首乃是宣麟的独有之物,曾经作为宣麟依赖如母的人,她自然是能够轻易拿到。这才是这个事情最大的致命点,然而所有的一切都在温亭湛去寻宣麟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商议出了所有对策。

  元氏中迷药,宣麟没有阻止,第一是不希望元氏看到小元氏阴险的嘴脸,第二就是为了这一步,只需要去找个大夫去查一查,就能够查到元氏体内的确有迷药,而小元氏没有中迷药,相比不能行走的宣麟,和没有中迷药的小元氏,谁能够害谁不言而喻。

  至于为什么阿奇会说温亭湛还没有进屋就被人叫走,这的的确确真有其事,是做给旁人看,只不过连阿奇也不知道,为的就是造成一个时间差,温亭湛在事发当时并没有在场,只是办完事又折回来,恰好撞见小元氏对宣麟行凶这一幕。

  这是他们两商议出来的结果,澳门赌博网站:因为无论小元氏做了什么,终究是宣麟的姨母,而且书院学子中毒的事情不能暴露出来,否则对宣家的质疑就会一浪一浪的掀起,这件事情将会没完没了,也会牵扯出更多无辜的人,他们才会这么费心思得到解药。

  宣麟的话让金珂目光一变,显然没有想到事情和旁人告诉他的出现了这样的分歧,于是只能颇为愧疚的对宣麟一作揖:“是在下莽撞,还望麒麟公子勿怪。”

  “无妨,人命关天,金同生所言也在情理之中。”宣麟淡声道,“只不过麟有一疑问,请金同生解惑?”

  金珂眉心一跳,还是道:“公子请问。”

  “麟之随从,武艺高强,曾在五十余暴徒手中救麟于危难,世人皆知,不知金同生可知?”宣麟问道。

  金珂现在如果答不知就太假了,因为这件事传的非常的广,这件事其实就是小元氏所说的雇凶刺杀宣麟的事件,阿奇身负重伤护主将五十多个杀手杀死,后来遇上了路经的巡抚大人,巡抚格外震怒,故而下手彻查,才会令这件事广为人知,一时间麒麟公子有神人相助的事迹因为麒麟公子本身的神秘色彩也被人津津乐道。

  “在下略有耳闻。”金珂只能硬着头皮道。

  “想必诸位也略有耳闻。”宣麟对着众人道,在场的人无比点头,“故此,诸位才会未见阿奇在麟之身侧,没有想到被烧死之人乃是阿奇,倒是金同生见解非凡。”

  那样武艺高强的人,就连温亭湛提着两个人都逃出来了,怎么可能跑出来?他们的的确确没有想过那烧死之人乃是阿奇,只当做是纵火的凶徒,要不是金珂莫名其妙的来了那么一句话,甚至自动认为是不是凶徒不止一个,阿奇在知道温亭湛能够将宣夫人和宣麟救出来之后,就去追击凶徒了。

  可是为什么金珂的想法会和他们不一样呢?真的如同麒麟公子所言是金珂心细如发?不,他们都是代表各大书院来参加文赛的人,没有一点脑子是不可能获得这样的资格,他们都在想金珂方才的言行,似乎有意无意的就想要暴露出死者,那么问题来了,金珂怎么知道死的是宣麟的姨母呢?如果金珂不知道,怎么会这样的引导大家?

  一下子众人看向金珂的目光就非常的耐人寻味。他们日后都是要跻身官场,脑袋不会转弯的肯定有那么一两个,但大多数人还是品味出了这是一场针对宣麟的阴谋。又联想到宣麟说他姨母是被人蛊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