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389章 还有后招
  小元氏动作太快,澳门赌博网站:温亭湛都来不及阻止,这个时候宅子突然从外面着火。而且火势非常的迅猛,似乎泼了油一般,火苗扫过,所有的地方都快速的点燃,温亭湛来不及想其他,走到宣夫人的面前,说了一声得罪,就将宣夫人扛起来,然后另一手夹住宣麟的肩膀,一脚踢开已经熊熊燃烧的大门,从里面冲了出去。

  明明是在院子里,这么近的距离,但他却如同鬼打墙一般怎么也没有走出去。

  这边夜摇光已经走到了阵法的最中央,突然看到宣麟的宅子燃起了大火,心里一紧,好在她很快就看到温亭湛奔出来的身影,心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见温亭湛在原地打转。现在她能够看到温亭湛,温亭湛却看不见她,她能够听到温亭湛的声音,温亭湛却听不见她的。

  “夜公子,起火了!”阿奇惊叫一声,就想要冲过去,可他才一个纵身,就被一股力道给弹了回来,要不是夜摇光眼疾手快将他拉住,只怕不知道要飞出去多远,扶住阿奇,“你现在出去,将围上来的人拦住,不论你用什么理由,一定要拦住他们来救火。”

  “这是为何?”阿奇不解。

  “你刚刚没有感受到吗?”夜摇光面色冷沉,“这是一个八位阵,一旦人群蜂拥而至,就会陷入阵法中,很多人或许会被绞死在阵内,一旦这种事情发生,阵法被打乱我就无法救出你家公子,就算救出来,你家公子这个害人妖孽的名声也休想逃得掉!”

  这才是真正的毒计,如果好心来救火的人死在这个阵法中,扯上了人命,尤其是文人的命,事后再如何解释,也难堵悠悠之口,自古文人最难缠,而宣家本就是文坛中的神话,经此一事,只怕要跌落泥里。

  夜摇光这下算是明白了,这场预谋针对的从来不是宣麟,而是整个宣家,否则哪里来的这么多奇门异士,恐怕宣麟泄露天机之事无可挽回也有这些人在暗中做手脚的缘故。没有时间多想什么,夜摇光将阿奇给扔出去,而后就在原地盘膝而坐。

  她和温亭湛有过神识交流,她不知道在她没有接触到温亭湛的情况下,能不能做到,将紫灵珠取出来,催动了五行之灵,快速的用神识呼唤温亭湛。

  温亭湛终于发现院子里的不对劲,他停了下来,正在冥思要如何破开这个阵法,他虽然看过几本涉及的书籍,但真的说不上精通,恐怕在布阵上,他还不如陆永恬。

  眼见身后的火光已经冲天,如同一条火龙一般在他的身后腾飞而起,随时都有可能张开大嘴将他给吞噬,就在此时他的耳边响起了夜摇光的声音,他都怀疑是不是他的幻听,想到午间还信誓旦旦的说不会将自己置于险地,今日若是他不平安出去,只怕不能善了了。

  “湛哥儿,凝神……”

  仔细的听,竟然不是幻听,温亭湛大喜,连忙凝神静气:“摇摇。”

  “按照我说的往前走,我就在你的前面等你。”

  “好。”

  温亭湛从来没有想过这是不是如同萧士睿当初在河边一样中了**的术法,他觉得这世间如果有人可以用夜摇光来迷惑他,那么这个人绝对不是人,而是神,他非常相信这是夜摇光的声音。

  于是他沉敛心神,每一步都跟着夜摇光所述的走,虽然如同蚂蚁一般缓慢,但他依然不焦躁,纵使身旁已经有后方的烧毁的带着火苗的木头砸落,他也依然面不改色,他相信既然夜摇光能够看得见他,就知道他身处于什么样的地方,若是有危险她一定会第一时间提醒他。

  就这样,温亭湛带着两个人,终于在房屋轰然倾塌的一瞬间,与夜摇光汇合,夜摇光快速的接过宣夫人,然后拉着温亭湛就一个纵身而起。

  而身后的火屋扑倒下来,火焰冲天而起,夜摇光和温亭湛跑到宣麟小院子的小门时,就见几个黑衣人将门给死死的抵着,已经有嬴天书院的学子因为焦急翻上了墙头看到了黑衣人。

  夜摇光灵机一动:“你们快开门,否则就休怪我不客气!”

  黑衣人中也有脱了外袍,随便撤了一块布蒙面的阿奇,阿奇快速的给几个人使了一个眼色,他们一瞬间就飞奔不见,这时候房门自然被撞开了,一大批的人冲了进来,带头的还有嬴天书院的山长,和岳鹿书院的宋山长,看到温亭湛和夜摇光带着宣麟和宣夫人不由松了一口气。

  “快,快去救火!”宋山长连忙阻止端着水,提着水桶,扛着大水盆的学子和护院冲进去救火。

  而嬴天书院的山长则派人过来搀扶宣麟,至于宣夫人就没有人帮忙了,毕竟宣夫人是女人,于理不合,不是谁都跟夜天枢似的,只有‘十一岁’,宋山长只能吩咐夜天枢将宣夫人送到自己的院子,由其妻女来照料。

  大家都在关心着火势,索性火势虽然大,但还是在众人齐心协力之下被扑灭,除了宣麟的小院子,其他房舍也没有受到牵连,原本松了一口气的众人,却在最后护院抬出一具尸身后,不由心又沉重了起来。

  看了看在场的人,嬴天书院的人都知道是宣麟的姨母,尸体被白布遮挡住,抬尸的人在宋山长的耳边低声说了什么,宋山长的脸色一变,目光微妙的看了看宣麟。

  “这……这是麒麟公子的随从?”他们一直记得麒麟公子因为行动不便有个随从形影不离,宣麟是被温亭湛送救出来,却没有见到宣麟的随从阿奇。

  夜摇光和温亭湛都不着痕迹的扫了那突然出声的学子一眼,有点眼熟,今日在饭堂似乎和那个黄演眉来眼去了几下的人。

  “不,是麟之姨母。”宣麟知道这是后招准备上场了,他索性大大方方的承认。

  “啊?那为何适才麒麟公子不让我们进去救人?”果然,那人突然惊呼,“虽说火势大,但我们如此多的人,总能想办法,麒麟公子为何不说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