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387章 要他死的人
  阿奇顿时也觉得心下一沉,快速领着夜摇光往内。

  然而,他们一进入院子里,就要一步踏入进到宣麟独立院子的月亮门之前,夜摇光伸手一横,拦在了阿奇的面前,艳光灼灼的眼眸一冷:“有阵法。”

  夜摇光快速的取出罗盘,罗盘悬浮在半空之中旋转,等到指针停下之后,夜摇光又伸出手指掐算,原来只是一个小小的八位阵:“跟着我。”

  夜摇光下步非常的独特,身体在偏移,脚下行的是横竖折不同的八字步,八位阵并不难,是最好布下的阵法,但是要破除却需要耗时,夜摇光强制让自己冷静下来,一步一个脚印的迈着八字步,因为方位非常的独特,导致明明看似两步就可以跨过去的距离,她却要印上二的八倍个脚印,每个九宫格内都隐藏着五行之气,夜摇光并不能肯定这气触碰后出现的会是什么,但她相信对方既然布下了这个阵法,若是触动阵法只怕更加的耗时和麻烦。

  这边夜摇光在破阵,而宣麟的屋子里,却是另外一幅场景,温亭湛和宣夫人倒在茶杯旁边,澳门赌博网站:唯有宣麟浑身无力坐在轮椅上,他幽深而睿智的目光平淡的看着站在他对面,身着琵琶襟上衣紫绡翠纹裙,臂挽浅蓝色透明轻纱披帛,梳着单螺髻,带着一套蓝玉头面,清雅而不失华贵的女人,她三十左右的年纪,有着少女般的甜美,又有妇人般的韵味,尤其是她的眼角飞贴着蓝宝石的花钿,将她的美点缀到了极致。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宣麟的亲姨母——小元氏,自他出生起就寡居于宣家,自小将他疼如己出,甚至她眼角的花钿下那一条深深的伤痕,也是替他挡下所致,他比亲生母亲都要亲近的人。

  “是不是很意外?”小元氏的声音很好听,有一种令人情不自禁沉醉的柔情。

  “是。”宣麟很诚实的点了点头。

  “聪明无双的麒麟公子,也有想不透之处是么?”小元氏迈着优雅的步子,拖着飘垂在地的精美外袍,她缓缓的走到宣麟的面前,轻轻的一如往常一般蹲在他的面前,目光带着一点迷离和一点阴冷的看着宣麟,没有涂着丹蔲的手指白皙而干净,缓缓抚摸上他的脸,“你长得和你父亲可真像……”

  宣麟的目光微微一动。

  小元氏似乎捕捉到他细微的变化:“你想得没错,我倾慕你的父亲,我的姐夫,我爱上他已经二十年了!”

  小元氏如今不过三十二岁,那么也就是她十二岁的时候已经喜欢上了她的姐夫,二十年前正是他母亲嫁入宣家的时候。

  “你知道我有多恨你母亲么?”小元氏的脸变得狰狞,“她总喜欢做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看着我,她总喜欢用嫡长姐的身份压制着我,教训我,逼的我不得不听从她的安排活下去,如同她这样的女人,凭什么得到你父亲的心?明明她生了一个妖孽……”

  原来宣麟的母亲元氏和小元氏虽然都是嫡女,却不是同母,元氏的母亲在生下元氏之后不久便病故,元氏的父亲便在守了一年之后娶了继室,继室过门第二年就生下了小元氏,他们相差刚刚好三岁,宣麟的父亲与元家嫡女有婚约在身,是宣麟的祖父定下,当时定的自然是嫡出之女,按照长幼也应该是元氏,并且宣麟的祖母格外喜欢元氏,小时没有少怕自己的媳妇吃了后母的亏经常接到家中小住,直到渐渐大了为了元氏的名声,才没有如此,所以宣麟的父母算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彼此自然是倾心不已。

  元氏嫁入宣家,三召回门的时候小元氏第一眼就钟情了这个从未蒙面的姐夫,所以她之后经常借着探望姐姐的名义去宣家,有时候更是小住一段时间,在近距离接触之后,小元氏日见姐夫对姐姐的好,就越发的嫉妒和不甘,元氏嫁入宣家三年都没有怀孕,小元氏是多希望她的姐姐不孕,如此她就可以委屈自己嫁入宣家,她不介意效法娥皇女英,可就在她及笄前后,元氏终于怀孕了,而她的父亲竟然趁着她小住在宣家给她定下了一门亲事,她就这样嫁给了别人,她曾经认命过,但是偏偏老天要成全她,她嫁人之后没有半年她的夫君就意外身亡,年纪轻轻她就守了活寡,她再也不想嫁入,这个时候她的姐姐已经怀孕十二个月都没有产子,她刻意在外面散布谣言,奈何她姐姐命好,宣家老夫人不但不忌讳,反而宽慰她姐姐,并且彻查此事,最后她姐姐十五个月后生下了一子,原本宣麟种种异象让她嫉恨不已。

  但是这个所谓天赐麟儿,竟然是一个不能言行的废物,她那时候心里别提多畅快,她的好姐姐一心思只想着儿子,哪里想着自己的丈夫,为着这个又哑又残的儿子四处奔走,她想要自己的儿子好起来,好啊,那她就多给她的好姐姐搜刮一些良方,最好是将这小怪物给毒死,她这位姐姐定然会经受不住打击,到时候她不就可以和姐夫双宿双飞了么?

  可这个小怪物竟然怎么毒都毒不死,她费了那么多心思也不行!

  “你知道么?你之所以可以言行,其实并不是我去相国寺跪求了三天三夜的神符,跪着的不过是我的侍婢,我怎么会盼着你这个小怪物好,给你的那张符纸,是我那年带着你去看花灯,一位老道士说你的名字不好,改了名字就能好,我原是不信的,可我那年回来将老道士给我的符戴在你身上之后,你竟然真的能够言行。”小元氏的面容有些扭曲,还有深深的悔恨,“这也是我为何会想方设法将那张符纸毁去的原因,当初刺杀你的人就是我花钱买来的杀手,我救你,替你挡下那一刀,只是想毁掉这道碍事的符,只要你死了,宣家不能无后,我就可以嫁入宣家,你母亲为你的死而伤心过度,缠绵病榻多好,可你怎么就弄不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