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385章 情深一吻
  “摇姐姐……”

  “吃饭吧。”

  为了更好的看着萧士睿,温亭湛索性搬过来和萧士睿住,夜摇光当然是举双手赞成,她可以独霸一个房间,关起房门萧士睿自然是自由的,他见夜摇光这副模样,真心有些不忍打击她,正想要将真相说出口时,温亭湛却暗含警告的眸子扫过来,于是他只能乖乖的吃饭。

  “你们两有什么事儿瞒着我?”筷子杵在碗里,握着筷子的手支着下巴,桃花眼眯着看着二人。

  “我好饿。”萧士睿说了一句,就低着头完全不去看夜摇光的眼神扒饭。

  夜摇光只能把目光落在温亭湛的身上,温亭湛将挑干净鱼刺的肉放到她的碗里:“吃了饭,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

  用筷子狠狠的将温亭湛夹给的鱼肉戳碎在饭碗里,夜摇光冷冷的扫了两个人一眼,才开始吃饭,一顿饭除了温亭湛其他人都吃的不爽,夜摇光自然是心里不爽,而萧士睿则是要承受夜摇光时不时扫来的目光,吃的有些心惊胆战,好不容易吃完之后,萧士睿把碗筷一扔,就躺在床上,从来没有觉得让他装病原来这样的幸福!

  温亭湛牵着夜摇光的手去院子里散步,他们的院子里有颗杏花树,正是杏花盛放的时候,一片片雪白饱满的花瓣在清风之中纷纷扬扬,偶尔几片从他们的鬓发间飘过,也有那调皮的眷恋他们绝世容颜而停伫。

  温亭湛突然停下来,伸手从夜摇光鬓角将那一瓣雪白的花拂落。

  夜摇光一愣,旋即抚了抚乱舞的发丝:“说吧,你到底怎么打算的?”

  “摇摇想知道什么?”温亭湛拉着夜摇光坐在回廊的边缘。

  “我当然是想知道,你是早就知道对方会借着你这一招棋将事情捅出来,还是你疏忽了,那么现如今你打算如何做?”夜摇光瞪着温亭湛。

  “我不过是投石问路罢了。”温亭湛眸光只有对着夜摇光的时候,才会流出藏不住的温柔,“这件事线索太少,而且已经有学子中毒五日,只怕再不解毒,性命堪忧,没有太多的时间留给我。”

  “所以,你让士睿装病,其实根本不是让士睿以身犯险,而是让你自己!”夜摇光也是聪明人,她瞬间就把温亭湛所有的想法看透。

  温亭湛故意让萧士睿和他一道去破解棋局,再让萧士睿装病,是因为对方知晓萧士睿身份这个理由只是最表面的理由,只有她脑子这么懒惰,才会真的全部相信!萧士睿这个时候和其他学子患上了同样的病根本不合常理,所有人都会想不明白,因为温亭湛已经把棋局破解了,萧士睿明明在旁边看着,哪里来的思虑过度?若是为了其后的僵局,大可以询问温亭湛,温亭湛会眼睁睁看着他思路过度也不告诉他?

  有了这样一个不合常理的地方,所以背后的下毒的人就万分的被动,也许这并不是他们让事件爆发出来的最理想时刻,却被温亭湛弄了萧士睿这样一个意外逼得不得不爆发。其实温亭湛这也是在给对方一个收手的机会,悄无声息的将学员的毒给解了,这件事并没有损害到温亭湛的利益,在没有大量的人因此而丧命的情况下,温亭湛会将事情交给宣麟,毕竟这件事明显是冲着宣麟而来,澳门赌博网站:他不会追究到底。

  但今日的爆发,明显是背后的人不甘心就此收手,那么问题来了,这盆脏水要泼在宣麟的身上,第一个就得对温亭湛动手,否则温亭湛这个真正破局的人宣麟都可以坦诚相交,有必要因为害怕破解自己的棋局,让自己神圣的地位不保,而将那些人给杀了么?

  所以,现在真正有危险的根本不是萧士睿,而是温亭湛自己!

  夜摇光越想越恼火,想到她在饭堂为了给宣麟辩解的话,这简直是在火上浇油,就算对方顾及温亭湛那日在和宣麟对局时展露的身手,也绝对不会轻易的罢手,否则就是自打嘴巴,不需要真的杀了温亭湛,只需要让所有人知道温亭湛被宣麟不容,这盆脏水都稳稳的泼在了宣麟身上。

  “温亭湛!”夜摇光咬牙切齿,“你……唔……”

  夜摇光一想到他不但用了冠冕堂皇的理由来欺骗她,误导她,掩盖自己的真实目的,还再一次以身犯险,顿时怒火中烧,但是不等她怒吼,那两片柔软的唇瓣就堵了上来。

  那一双桃花灼灼般艳丽的眼眸瞪大极大,她一时间完全忘了反应,她的眼底倒影的是杏花纷飞见,他放大的头颅,而她感觉到了唇瓣上柔软而温柔的触碰,他的吻依然是那样纯洁,与上次他只懂轻轻触碰不用,他学会了含住她的唇瓣,轻轻的浅琢吮吸……

  这样的吻,一如纷飞的杏花一般纯白无暇。

  夜摇光没有心跳加速,可她大脑却是一片空白,她觉得自己有点醉了,醉在夺目璀璨的阳光之下,醉在温柔的春风之中,醉在飘扬的落花之间,醉在他的温柔缠绵之内……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轻轻的松开了被他吮肿的唇瓣,他用额头轻轻的抵着她的额头,风吹来,他们垂落的鬓发相缠,午后温柔的阳光从天空照射而下,越过雪白杏花满枝头的杏花树,折射出五彩梦幻的光晕,恰好将他们笼罩在其中。

  他伸手捧着她嫩滑的脸,漆黑绽放着珍珠般内敛光芒的眼眸倒影的全然是她的容颜,他的声音轻柔而缱绻:“摇摇,这世间,唯有你可以让我陷入险地,除你之外,再无人值得我将自己牺牲。为了你,我也要做一个自私的人,时刻保护好自己。所以,相信我,我不会让自己受伤。”

  抬眸,她静静的看着他,他们离得这么近,她甚至能够感觉到他温热的呼吸,鼻息间缭绕着他独特的清润幽香,她不由轻轻的点了点。

  杏花微雨落,情长不可说,无需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