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381章 暂停对局
  时间在那一刻突然静止,澳门赌博网站:大家都瞪大了眼睛,看着飘然落地的两个少年,他们的发丝在微风拂动之中绞缠,他们穿的不是学子服,但无论款式、用料都近乎一模一样,但一个人那样雍容优雅,一个却那样美艳夺目,这样绝美的画面,真是让所有人都忍不住心跳加速。

  “住手!”原本还要动手的宣麟的暗卫,被终于缓了过来的宣麟沉声何止住,“退下!”

  暗卫都快速的消失,彷佛从未出现过,宣麟坐了片刻,竟然从轮椅上站了起来,这一幕让所有人都惊愕不已,大家都知道麒麟公子自然是没有残废,但他身体非常的弱,据说从十五岁开始就没有再行走过。所有人心里都明白,能够走谁愿意如同残废一样坐在轮椅上。

  “多谢小公子出手相助,下人冒犯,麟在此向小公子致歉。”宣麟对着夜摇光深深一鞠躬。

  “无知者无罪。”夜摇光觉得,对着宣麟这样人,任何人可能都责难不起来,事实上她也没有怎么样,不过温亭湛的脸色沉得可以滴墨,夜摇光不由偷偷捏了捏他的手。

  温亭湛依然脸色不太好,但是语气至少是没有什么不悦:“宣公子,你我之战,可推延几日,今日再战无意。”

  说完,也不给宣麟回复的机会,松开夜摇光就走到学政大人许源还有包括岳鹿书院山长在内的三位山长面前;“学政大人,三位山长,学生与宣公子实乃旗鼓相当,此局一时三刻绝无胜负之分,然则诸位学子在场,两日之后便是文赛,岳鹿书院诸多学子明日尚且还要上课,对书院对诸位学子都多有影响,不如改日再战。”

  温亭湛的话不由让许源乃至所有人都大有好感,这个实情说出来,顾及了所有人的颜面,也把这个僵局轻易的打破。

  “温公子所言极是,老夫到了此刻还没有用膳,老夫乃是东道主,便宴请学政大人,二位山长,还有温公子以及宣公子一道坐席,不知几位可否赏脸?”岳鹿书院的山长站起身笑道。

  “哈哈哈哈,老宋你不说,我还未觉得,此刻当真是饥肠辘辘。”学政大人自然是顺势而下,对着在场的学子道,“天色不早,诸位快快去用膳,此局老夫着人封存,至于两大神童何时再对决,老夫定然会通知诸位,切莫耽误了自身之事。”

  提督学政是谁?掌学校政令,岁、科两试。巡历所至,察师儒优劣,生员勤惰,升其贤者能者,斥其不帅教者。凡有兴革,会督、抚行之。

  他都发话了,谁敢还说个不字?还想不想在任何一个书院混了?自然都乖乖的各自散去,很快岳鹿书院宋山长就引着几人去吃饭,似乎早就已经吩咐人去准备,他们去了没有多久,下人就快速的上了饭菜。

  “以茶代酒,敬温公子一杯,久逢知己千杯少,麟却不能饮酒,还望温公子莫要嫌弃。”宣麟对着温亭湛举杯。

  许源和宣家有渊源,严格说来宣麟可以叫他一生姐夫,他的继室乃是宣家的庶出之女,是宣麟的堂姐。他幼年也曾求学于宣家,几乎是看着宣麟出生,对于宣麟格外的关注,因为他比一般人都了解宣麟,宣麟这辈子除了他的爹娘,这是第一次主动对一个外人举杯,并且一次性说了这么长一句话,那绝对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不过看了看对象是温亭湛,他也觉得无可厚非,这两个才惊艳绝的孩子,一颗不被世俗理解的心很容易靠近。

  “湛之荣幸。”温亭湛也端的是茶杯,因为夜摇光规定,除非是他们家自己酿制出来的酒,否者他十八岁以前不许饮酒,所以无论是出席什么场合,到目前为止他都以年纪尚幼不宜饮酒来推辞。

  两人相视一笑,眼中都透出一种格外的畅快。

  继而宣麟又对夜摇光举杯:“麟自幼身子孱弱,寻医者无数,奇门异士也遇到过不知凡几,从未有人能够缓解麟之疼痛,今日多谢夜公子。”

  “宣公子多礼了。”夜摇光举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夜摇光可是喝的货真价实的酒,温亭湛想阻挠,被夜摇光一眼给瞪回去。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温亭湛可不会下夜摇光的面子,一旁的萧士睿看得闷笑不已,想着温亭湛这只妖孽,只有夜摇光能够驯服。

  “不知夜公子是如何缓解小麟病情。”突然间,学政大人便问出了声,不论是那一层亲戚的缘故,还是对宣麟才华的爱惜,许源都是非常关心宣麟,而且他不止一次看过宣麟病发,这一次这样凶猛换做往常早已经不省人事,哪里还能有现在这般如释重负的轻松之感。

  “其实我是半个修炼之人,用的乃是术法。”夜摇光说的很简略。

  “不知小麟的病情夜公子可否治愈?”许源目光猛然亮了。

  夜摇光很遗憾的摇头:“适才我已经知晓宣公子的病情,宣公子体内的毒素过于沉重,以我现在之能并不能医治宣公子,我方才不过是为宣公子缓解了冰山一角病情,便已经无力。”

  若非如此,怎么可能没有反击宣麟随从的力气。

  “姐夫,人各有命,何须强求?”宣麟相当的豁达,没一点悲色。

  “宣公子,你体内的积毒何以五花八门?”夜摇光忍不住问一声。

  若非宣麟什么器官都受了损,哪里会这样的麻烦。

  宣麟不由苦笑一声:“我幼时不能言行,我母亲四处寻觅良方医治,虽则我慢慢能言行,但身子却越来越弱,为了养好身子……”

  肯定是又吃了不少补药,夜摇光不由无语,这是坑儿子啊。

  “当初无数大夫检查过我的身子,都说我身子无碍,可我就是不能言行,故而母亲极为担忧。”宣麟不由替母亲辩解。

  气氛突然有些尴尬,宋山长连忙打圆场:“大家快用膳,常常我潭州的美味佳肴。”

  于是大家就都没有再说什么,开始用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