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378章 破解棋局
  看着萧士睿一脸交友不慎伤心欲绝的模样,一唱一和的温亭湛和夜摇光不由扑哧笑出声来。

  “你们有没有人性,这样逼迫我,竟然还笑得出口!”萧士睿用谴责的目光看着二人。

  “得了吧你,我和湛哥儿如何也不可能拿你的小命玩火。”夜摇光伸手将萧士睿推得远远的,目光投向温亭湛,“你可得小心点。”

  虽然只是让萧士睿走个过场,然后装装中毒,这里面可有太多人想要钻空子,恨不得让萧士睿真的中毒死了才好,一个不慎还真的是玩火**,不过夜摇光对温亭湛是有绝对的信心,她相信既然温亭湛这样做了,就一定有他的用意,也一定能够将所有的风险都提前做出安排。

  “那,要不还是让我的替身躺着。”萧士睿见事情已经成了定局,只能开口讨价还价。

  “不行。”温亭湛断然否决。

  “为什么?”萧士睿一脸不乐意。

  “笨啊你!”夜摇光恨铁不成钢的瞪着萧士睿,“以往是你不在,这会儿你就在书院,就算你易了容跟着我们,你身边的人也不能时时刻刻都记住你不是长孙殿下,他们只要稍稍露出一丁点的异样,不但这次的事儿露馅,就是你前次被刺杀的事情也得被掀出来,到时候你就成了心思歹毒构害皇叔,欺骗你皇爷爷的无耻之徒,你想狡辩都没有地方狡辩去!”

  “好嘛好嘛,我躺着就是。”萧士睿瞬间蔫了。

  “好好躺着吧。”

  说完,夜摇光就和温亭湛不理会萧士睿的哀嚎离开了,他们也只是来走过场看望一番,伤重的人需要多休息,他们也在这里呆了有一会儿,现在走时间也刚刚好。

  他们的学舍就在一个大院子里,从萧士睿的房间走出来也就十几步路就是他们的房间,行李什么已经大致被整顿好,夜摇光和温亭湛休息了一会儿,又去了岳鹿书院的饭堂用午膳。两地的菜色相差还是很远,中州的口味偏重,温亭湛吃得就少了,他一向喜欢清淡,夜摇光倒是吃了不少,她什么味道都能够吃得下。

  吃了午饭原本打算午休一下,却听到闻游苏醒过来的消息,两人也就立刻赶了过去,闻游也恰好用了午膳,正在喝药。

  “允禾,小枢,这次又让你们两为我劳心了。”闻游已经从秦敦的口中知道了事情的始末,喝了药将自己的书童打发之后,靠在床上说道。

  “我们之间,无需客套。”温亭湛说着便问,“对你中毒,你可有看法?”

  闻游摇了摇头:“我已经将当日之事全部仔细回想了一遍,完全不知是何时中毒,我们下棋之时,茶水糕点都是书院的书童供应,一应用具皆是统一,没有道理部分人中毒。”

  夜摇光听了有些失落,倒是温亭湛似乎早已经料想到不会得到多少有用的信息,便点了点头:“你多休息,我们便不相叨扰。”

  辞别了闻游,两人回到学舍,就见温亭湛宽衣解带,很快就躺在了床榻之上,夜摇光不由错愕:“你竟然能够睡得着?”

  “为何睡不着?”温亭湛目光对上夜摇光,“晨间赶路,回来便不曾歇息片刻,我有些困,养足精神,下午去破局。”

  “你要去破麒麟公子的棋局?”

  “摇摇不是拭目以待很久了么?做夫君的,哪里可以让娘子久等?”温亭湛笑的春风般温柔。

  夜摇光瞪了他一眼,也褪去外袍翻身躺下。

  不到一个时辰,就听到了动静,夜摇光睁开眼睛,温亭湛已经穿戴整齐。她也连忙爬起来,这样的时刻,不紧跟着温亭湛,她放不下心。

  午休的时间已经过去,设立于岳鹿书院棋场的棋局旁又已经围满了人,有其他书院的学子,大多还是岳鹿书院的学子,但因为这个棋局躺下了十几个人,已经让很多人望而却步,故而大多数是围观。

  温亭湛带着萧士睿从一旁参赛的监督先生那里领取了参赛的签,围观的学子一看到签就纷纷让开了路,不断的窃窃私语。

  “这又是哪里来的人?”

  “你没有看签上写着么,白鹿书院温亭湛!”

  “嘶~~不会是那个十一岁案首,智破书柜杀人案的温亭湛吧?”

  “白鹿书院难道还能有两个温亭湛?听说他去年的考试被白鹿书院评了优等,他的作答都被誊写到我们书院,让我们夫子是连连夸赞。”

  “……”

  此起彼伏的讨论声,并没有影响到温亭湛和萧士睿,萧士睿自然是先坐下来的人,他早就看过这盘棋局无数遍,然后捻着一枚黑子,装模作样沉思了许久,最后沮丧的将棋子丢回了棋笥中。

  大家对这样的局面见怪不怪,都把目光纷纷投向温亭湛,无比期待的兴奋目光,仿佛是自己要大战一场般激动无比。

  “温公子,请落子。”站在对面的并不是宣麟本人,而是宣麟的表弟宣麓,他代表宣麟来监督。

  温亭湛温和一笑,他细长两指执起一枚黑子,仿佛看都没有看棋盘就非常随意的落下了一子。

  “下了哪里,下了哪里……”

  “你们别挤啊。”

  “快说,快说,温允禾下在了哪里。”

  意见温亭湛落子,而且是坐上去就落子,几乎是第一人,大家都激动得无以复加,远的人都纷纷往前簇拥。

  “温允禾爬了一子!”为了让后面的人安分一点,澳门赌博网站:站前方的人高喊一道。

  爬,乃是棋中术语,意思是指一方的棋子在对方的压迫下,沿着边上低位也就是一线或二线的位置上长。

  “这样紧迫的局势,竟然还爬子,这不是浪费了一子?”

  “你懂什么,说不定人家有深意呢!”

  “但愿如此!”

  “……”

  这些议论,完全没有影响到宣麓。

  宣麓一直就是替宣麟应付所有挑战者的人,什么位置都下过了不少遍,所以也是不假思索就落下了一子,然后非常有礼的对温亭湛道:“温公子,请。”